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東方文學論文

朝鮮“傳奇小說”中戰爭造成的悲歡離合探析

時間:2020-06-20 來源:中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本文字數:8902字
作者:王群 單位:上海師范大學人文學院

  摘    要: “傳奇小說”是朝鮮漢文小說中的一個重要門類,不僅作品數量較多,而且具有鮮明的風格特色。通過小說內容可知,作者對戰爭的書寫占有相當比重并成為其中的重要關目。鑒于此,筆者主要梳理了小說中涉及到的戰爭描寫,并結合小說文本對戰亂造成的“人鬼之戀”“家族離合”“男女殉情”為代表的悲歡離合進行了詳細分析,它們同時也成為戰爭書寫的主要方式和手段。在波瀾起伏的悲歡離合式故事敘述中,戰爭的描寫,除還原部分歷史事實與揭露戰爭的殘酷外,就文學功能而言,小說中的戰爭描寫在推動故事情節發展、促成故事發展的轉折點、塑造人物形象、實現人物離合等方面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關鍵詞: “傳奇小說”; 朝鮮漢文小說; 悲歡離合; 戰爭;

  Abstract: Tales of marvels,as an important category of Korean novels written in Chinese,narrate wars considerably.This paper analyses the main methods of war narration in Korean tales of marvels by focusing on the sorrows and joys during the periods of wars,such as love of human and ghosts,separations and reunions of family members and death for love.The war narrations in Korean tales of marvels not only serve to restore brutal histories but also take functions in literature.This paper argues that the war narrations in Korean tales of marvels play a critical role in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stories and shaping the characters in the novels.

  Keyword: “tales of marvels”; Korean novels written in Chinese; joys and sorrows; wars;

  朝鮮漢文“傳奇小說”是朝鮮漢文小說中的一個重要門類,與我國傳奇小說有著深厚的淵源:中國傳奇小說東傳后,經過朝鮮人民的介入與接受、傳抄與刊刻、解讀與翻譯等環節逐步推動了朝鮮漢文傳奇小說的創作。因此,在男女離合的故事內容、婉轉曲折的結構、注重想象與文采、寄予情懷等方面具有異曲同工之處;兩者又存在著質的差別:朝鮮傳奇小說并不是對我國傳奇小說的簡單模仿,它立足于本民族的歷史與文化,表現自身的思想、情感或命運。朝鮮傳奇小說濫觴于羅末麗初的《崔致遠》,而金時習的傳奇小說集《金鰲新話》則被認為是朝鮮傳奇體史上的“扛鼎之作”,得到了后人的高度評價。如學者趙潤濟在《韓國文學史》中評述道:“《金鰲新話》的問世使我國的小說文學具備了完整的形態,登上了世界文壇。”[1]154與我國傳奇小說內容相似,朝鮮傳奇小說中男女間的悲歡離合故事占了相當大的比重,但通過閱讀文本可知,朝鮮文人學士在描寫這類傳奇小說時,總是把故事背景置于戰爭的歷史框架下,如壬辰倭亂、丙子胡亂、丁酉再亂等。因此,本文以張孝鉉、尹在敏、崔溶澈、沈載淑、池硯淑編纂的《韓國漢文小說》中的“傳奇小說”為研究對象,梳理了其中有關戰爭場面的描寫,并結合具體文本詳細闡釋了戰爭所造成的悲歡離合敘事,并探討了以“戰爭”為小說背景的文學價值與意義。
 

朝鮮“傳奇小說”中戰爭造成的悲歡離合探析
 

  1、 朝鮮“傳奇小說”中的戰爭書寫

  在韓國漢文小說分類中,韓國學者習慣將“傳奇小說”單列為一個門類,可見“傳奇”體小說在韓國小說發展史上重要的學術地位。由高麗大學張孝鉉、尹在敏、崔溶澈、沈載淑、池硯淑編纂的《韓國漢文小說》專門有“傳奇小說”一類,里面共收錄了20篇作品,分別是:《調信》《金現虎感》《崔致遠》《王郎返魂傳》《萬福寺樗蒲記》《李生窺墻傳》《醉游浮碧亭記》《南炎浮州志》《龍宮赴宴錄》《崔生遇真記》《何生奇遇傳》《崔陟傳》《周生傳》《韋敬天傳》《云英傳》《相思洞記》《王慶龍傳》《洞仙記》《憑虛子訪花錄》《白云仙玩春結緣錄》。這些作品主要描寫了男女主人公之間的悲歡離合,表現出了一種悲劇美和意境美,其中以戰爭作為小說敘述背景的有《萬福寺樗蒲記》《李生窺墻傳》《醉游浮碧亭記》《崔陟傳》《周生傳》《韋敬天傳》《洞仙記》《憑虛子訪花錄》等8篇。小說涉及到的具體戰爭描寫如表1所示。

  表1 與戰爭相關的漢文傳奇小說篇目與戰爭名稱
表1 與戰爭相關的漢文傳奇小說篇目與戰爭名稱

  通過以上有關戰爭的描寫可知:首先,主要涉及的是來自外部的反侵略愛國戰爭,如壬辰倭亂、丙子胡亂、丁酉再亂、紅進賊入侵等;其次,小說較詳細地描寫了戰爭所造成的迫害,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巨大災難和無法愈合的精神創傷;最后,對于小說中的主人公而言,戰爭成為雙方生離死別的催化劑,譜寫了一出出悲壯的戀歌,如“人鬼之戀”“家族離合”“男女殉情”等,同時,它們又成為戰爭描寫的主要方式和手段,進一步推動了小說的繼續發展。

  1.1、 人鬼之戀

  人類學家指出:“死亡并非生命的結束,它僅意味著生命形式的改變。”[2]59靈魂不死信仰是:“處于所有進化階段的人們中間普遍存在著的一種信仰,可以當成一個毫無疑問的真理,很難說有哪一個野蠻人的部落完全沒有這種信仰。”[3]273不死的靈魂總是與人世存在著若有若無、或明或暗的聯系,人鬼之戀就是其中的一種。“人鬼戀”故事的原型為古代的“冥婚”,所謂冥婚:“又稱幽婚、冥配、鬼婚、配骨、陰配、娶骨尸、喪娶婦、鬼媒等。指的是父母、親屬按人間婚儀的方式為生前未婚的死者尋配偶行婚禮,使亡魂在陰間能夠過上夫妻生活。”[3]274-275這種習俗在上層社會和下層社會長盛不衰,從而形成了許多“人鬼之戀”的故事,這種故事在中國古代小說中得到了廣泛而深刻的表現,如《太平廣記》《三言二拍》《聊齋志異》等小說中就存在著大量“人鬼戀”的篇章。以《太平廣記》為例,據相關學者統計,《太平廣記》“鬼”類共有40卷467則故事,其中涉及“人鬼戀”的有70多篇。朝鮮“傳奇”體小說受中國古代“人鬼戀”故事的影響,也出現了類似故事的敘述,如《萬福寺樗蒲記》,其故事梗概如下:

  南院書生梁某,獨居萬福寺東房,一日吟詩抒發情懷,忽聽空中有聲音勸他勿為沒有配偶發愁。梁生甚喜,于是次日去佛前與佛像斗蒲戲。梁生勝,要求佛賜它能與美女為伴。不久有一位少女也來佛前求配偶,兩人遂一見鐘情,并在寺廊盡處板房內交歡。臨別前,女設宴邀請四鄰鄭氏、吳氏等四位貴族小姐,與梁生在宴席上唱和詩歌。宴畢將別,女拿出銀碗贈梁生,告訴他明天父母將在寶蓮寺為自己送飯,請梁生執銀碗在路旁等候。翌日,該女的父母果然來到,見梁生手中銀碗為女兒殉葬之物,才知梁生已與死于倭寇之亂的女兒相好并相約于今日見面。后來女子果然來到,與梁生親切交談并同桌吃飯。她的父母雖聽到語聲和匙箸聲,卻看不見女兒。梁生循前路尋至草叢間,果然發現一個墳墓,于是祭奠,哀慟凄傷。梁生還將女子父母所贈田舍全部賣出,花銀請僧人追薦女子亡魂。女子自空中告訴梁生,蒙梁生薦拔,已投生他國為男子。梁生此后不再娶親,入智異山采藥,不知所終。[4]79

  小說中的女主人公青春年少,才貌雙全,有著高貴的血統,而突入其來的戰爭摧毀了美好的一切,奪取了女主人公的生命,小說強調了戰爭的殘酷性:“邊關失御,倭寇來侵,干戈滿目,烽燧連年,焚蕩室廬,擄掠生民,東西奔竄,左右逋逃,親戚童仆,各相亂離”[5]58,女主人公的四鄰,鄭氏、吳氏、金氏、柳氏也都是在這場戰爭中犧牲的貴族女子。女主人公“余愿未了”,在佛前哀嘆自己的不幸“獨宿度良宵,傷彩鵉之獨舞”[5]59希望可以“早得歡娛”。與梁生相見,兩人一見鐘情,并在梁生的幫助下見到了自己的父母,在完成自己的情緣后最終與男主人公分離,重新投胎。作者從始至終都對女主人公表現出了深切的同情,對男女主人公之間的悲歡離合給予深深的哀憐。

  與此類似的還有《李生窺墻記》,講述的也是“人鬼之戀”的故事,與《萬福寺樗蒲記》相異的是:前者前半部分描寫了男女主人公現實生活中的戀愛,以戰爭的爆發為轉折點,拉開了后半部分人鬼相戀的序幕;而后者從人物的上場到人物的退場,男女主人公始終陰陽相隔,處于不同的時空中。在小說的前半部分,李生與崔娘密會被發覺,李生被父親派去嶺南,崔娘知道后臥病不起,并向父母吐露了自己的心聲與決心:“父母如從我愿,終保余生,倘違情款,弊而有已。當與李生,重游黃壤之下,誓不登他門也。”[5]82展現了崔娘的執著與勇敢,并與李生的懦弱形成了鮮明對比,最終在崔娘的努力下,有情人終成眷屬。紅巾賊進犯京城,夫妻被迫分離,面對盜賊,崔娘大罵:“虎鬼殺啗我,寧死葬于豺狼之腹中,安能作狗彘之匹乎?”[5]84崔氏被俘后最終不從賊而死。戰亂過后,李生返回家園,在傷心之余,崔氏的亡魂來到,他們一同收拾父母遺骸,并度過了數年的幸福生活。幾年后,崔氏向李生訴說了自己在戰亂中的遭遇,李生才知崔氏為亡魂。最終,崔氏飄然而去,李生因思念崔氏,不久也離世。作者對“為愛而死,為愛而生”的男女之戀由衷地贊美。

  總之,作者通過“人鬼之戀”的主題,表現了對自由愛情的向往,并通過悲歡離合式的敘事,使作品籠罩了一層淡淡的悲劇美。

  1.2、 家族離合

  戰爭不僅讓有情人難成眷屬,也會造成家族的分崩離析。小說《崔陟傳》《周生傳》《韋敬天傳》《洞仙記》敘述的均是由于“壬辰倭亂”與“丙子胡亂”而導致的家族離合故事。在這類作品中,作者的著眼點已經從男女關系轉向家族關系,作品的時空背景也急速擴大,不僅有朝鮮,還涉及到了中國、越南、日本等整個東亞地區。正如有些研究者指出的:“歷經戰亂以及朝鮮前期的使臣漂流等各種偶發性事件,原本抽象陌生的東亞,逐漸變為一個相互聯系的整體,擴大為一個完整的生存空間。”[6]70

  《崔陟傳》描寫的就是在“丁酉再亂”的戰爭背景下,崔陟一家因戰亂而四處流亡的故事。小說涉及的主要人物有崔陟、玉英、夢釋、夢仙、陳偉慶、紅桃六人,六人因戰亂而離散,也因戰亂而成為一家。根據小說對崔陟的描寫,可梳理出一條崔陟的流亡路線:南原———燕谷———紹興———洞庭湖一帶———越南———杭州———遼陽———恩津———南原等朝鮮、越南、中國多個地區。其中,紹興、洞庭湖一帶、杭州、遼陽是中國地區。崔陟的夫人玉英在戰亂后成為俘虜,女扮男裝隨老倭頓于去了日本狼姑射,來往于閩浙之間做起了生意,小說敘述到:

  頓于家在狼姑射,妻老女幼,無他子男,使玉英居家,不得出入。玉英謬曰:“我本貌少男子,弱骨多病,在本國,不能服役丁壯之事,只以裁縫炊飯為業,余事固不能也。”頓于尤憐之,名之曰“沙于”每乘舟行販,以火長置舟中,往來于閩浙之間。[5]181

  夫人玉英也因戰亂去了越南、杭州、江華、南原、日本、浙江、福建等地。其中,浙江、福建、杭州是屬于中國的地區,但小說中并沒有對這些地方詳加描述,但總的來看表現出了肯定和欣賞的態度。此外,小說中的其他人物也因戰亂去了朝鮮和中國的許多地方,在此期間,眾人分分合合,因戰亂受到迫害的同時,也因戰亂而結緣。最終,在玉英的努力與堅持下,帶領兒子、兒媳,冒著生命危險成功抵達朝鮮,與丈夫、兒子一家團聚。小說在展現家族成員聚散的過程中也展現出了韓國女性堅忍不拔、不屈不撓的堅強意志和敢于同命運作斗爭的可貴品質。

  再如《韋敬天傳》,韋生與蘇相國之女不期而遇并結下佳緣,當韋生回到船上講與張生,卻得到了張生的一頓訓斥,并催促他一起返回家鄉。韋生回到家鄉后因思念蘇小姐臥床不起,韋生父母得知情況后,準備到蘇相國府提親。蘇小姐與韋生分手后,苦等幾天不見蹤影,從仆人口中打探到韋生已經返回家鄉,于是癱倒在地,再也不能起來。蘇小姐父母得知后,準備去找韋生的父母求婚,在兩家父母的幫助下,韋生與蘇小姐有情人終成眷屬。倭寇進犯朝鮮,大明王朝向朝鮮派遣援軍,由于韋生的父親在援軍里承擔軍務,韋生于是也隨同父親一起來到了朝鮮,因為水土不服,舊病復發,韋生死在了朝鮮,蘇小姐知道后自縊而亡。從內容上看,小說主要描寫的是才子佳人之間悲歡離合的愛情故事,主人公韋生與蘇小姐都是中國人,人物活動的舞臺與故事發生的背景都在中國,但隨著悲劇發生的契機“壬辰倭亂”的到來,人物的命運也出現了重大轉折,夫妻倆被戰爭分隔兩地,最終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悲劇。

  1.3、 男女殉情

  “男女殉情”是愛情的悲劇,正是男女主人公雙雙殉情的結局,帶給讀者無限的崇高感,讓作品更加擁有魅力。正如有些學者指出的:“悲劇不僅僅會帶給人憐憫恐懼,更會使人體會到生命力感及崇高感。這兩種情感來源于既清楚地知道現實的殘酷性,理想和現實的矛盾是難以調和的,又義無反顧地去追尋自己的幸福,在挫折中奮勇反抗。”[7]悲劇以“莊嚴的內容和粗獷的形式,沿著不近情理的邏輯,走向悲慘的結局而使人心受到震撼,并喚起思考,升華出崇敬和自豪”[8]40。

  最典型的代表為《韋敬天傳》,如前所述,韋生與蘇小姐兩人經歷相思之苦后,在父母的幫助下,終于獲得愛情、婚姻,但美好的一切總是短暫的,“壬辰倭亂”的爆發正在醞釀著一場巨大的悲劇。倭寇進犯朝鮮,大明王朝向朝鮮派遣援軍,韋生的父親由于在援軍里承擔軍務,韋生于是也隨同父親一起來到了朝鮮,但因為水土不服舊病復發死在了朝鮮,蘇小姐知道韋生去世的消息后也自縊而亡。蘇小姐與韋生的婚姻得來實屬不易,遇到了重重艱難險阻,在雙方努力下,終于有情人終成眷屬,但隨著“壬辰倭亂”的爆發,韋生與蘇小姐分隔兩地。“男女殉情”的結局,不僅揭露了戰爭給人們帶來的精神上和肉體上的迫害,也展現出了男女主人公情比金堅、矢志不渝的愛情。

  總之,在韓國漢文“傳奇小說”中,男女主人公由于戰爭而帶來的離合悲歡故事占了絕大多數,如“人鬼之戀”“家族離合”“男女殉情”等。在每種模式的敘述中,男女主人公都在戰爭的迫害下相互離別,或離別后男女雙方陰陽相隔,或離別后在男女主人公的努力下最終團聚,或離別后雙雙殉情。不管何種模式,小說都向讀者呈現出了一種悲劇美和意境美,讓讀者的情感隨小說中主人公的命運而上下起伏。

  2 、朝鮮“傳奇小說”戰爭背景探析

  小說是一個完整的、封閉自足的文本系統,其中任何一個部分都對于故事情節的發展、人物形象的塑造、作者情感的表達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揭露戰爭的殘酷,還原部分歷史事實,表達朝鮮民眾對戰爭的厭惡與對和平的向往是韓國“傳奇”體小說描寫的部分原因,就文學功能方面而言,“傳奇“體小說中的戰爭描寫在敘事上更具有重要意義。

  2.1 、推動故事情節發展的需要

  小說故事情節是:“構成文學作品內容的要素之一,是敘事性文學作品中一系列生活事件形成與發展演變的過程,是人物性格形成與發展的歷史”[9]52,同時:“矛盾沖突是情節發展的基礎與動力”[9]53。戰爭表現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因此也是推動故事情節發展的有效手段。

  《洞仙記》最為典型。小說情節主要圍繞西門積、劉氏和洞仙三人展開,整部小說線索結構較為清晰:西門積與劉氏成婚,西門積屢試不第,得到母親同意后離家遠游———西門積與妓女洞仙結緣,妓女洞仙知道西門積有家室后,勸其回家奉養———女真來犯,西門積與洞仙無音訊———洞仙女扮男裝向官府自薦———洞仙與西門積重聚———小人安琦使用奸計,洞仙與西門積陰陽分離———劉氏在洞仙棺材上大哭,洞仙死而復生———劉氏和洞仙一起到燕京尋西門積———洞仙找到西門積并百般救助,西門積起死回生———洞仙與西門積安度晚年。通過小說故事情節,會發現女真來犯、西門積與洞仙無音訊是小說中的重要關目,假如沒有戰爭的爆發,西門積與洞仙彼此間可能也不會杳無消息,正是戰爭的發生,為洞仙提供了再見西門積的機遇,小人安琦才有機會認識洞仙并設計想得到洞仙,從而才有了后面一系列起死而生、可歌可泣的故事情節,戰爭的情節推進功能可見一斑。

  再如《憑虛子訪花錄》,戰爭也是其中的重要關目。小說的基本情節是:丙子胡亂,憑虛子結識了美貌的梅英,在好友李春茂和樸時碓的幫助下,兩人相見并立下海誓山盟。數月后,梅英哥哥以譯官身份赴沈陽,讓全家人返回京城,當夜,梅英與憑虛子互換信物。到京城后,梅英由于聽不到憑虛子任何消息而臥床不起,父母以為梅英生病的原因在于沒有早一點讓其出嫁,于是擅自與一戶人家訂了親。事與愿違,梅英的病越來越重,在臨死的最后一刻,父母才知道生病的原因。憑虛子到京趕考,派仆人打聽梅英下落,憑虛子接到梅英的遺書后氣絕昏倒于地,當他坐在祭壇前懷念梅英時,梅英顯靈對憑虛子囑托,憑虛子一一照辦,梅英的亡靈再也沒有出現過。小說中“丙子胡亂”的戰爭成為梅英與憑虛子分離的契機,成為梅英死亡的助力,也推動了故事情節的發展。

  2.2、 作為故事的轉折點

  “小說情節的具體形態是與作品中所呈現的社會生活混融合一的。小說中的生活世界無論就整體還是局部而言,其演變基本遵循著靜(秩序)———動(無序)———靜(秩序的恢復)著一邏輯理路。”[10]在韓國傳奇小說中,動與靜的轉變往往借助于戰爭的描寫。例如,《李生窺墻記》主要敘述李生與死去的崔娘亡靈之間的戀愛故事,是典型的“人鬼戀”敘述模式。小說的前半部分展現的是李生金榜題名與洞房花燭,但美好的一切隨著紅巾賊進犯松都而破滅,在殘酷的戰亂中,夫妻兩人被迫分離,崔娘在避禍的途中被紅巾賊所捉,死在了紅巾賊的手中。戰亂結束后,李生回到家園,崔娘的亡靈出現,在李生不知是崔娘亡靈的情況下,與崔娘又一起生活了數年,最終崔娘因冥數將盡來向李生道別,李生不久也悄然離世。通過小說文本可見,在前一半故事當中,李生與崔娘是幸福的一對夫妻,但由于紅巾賊的進犯,所有的一切急劇改變,美好的生活被打破,戰爭成為了兩人命運的轉折點,崔娘與李生陰陽永別,快樂幸福的基調隨著戰爭的爆發披上了一層濃郁的憂傷。《韋敬天傳》中男女主人公同樣是經過千辛萬苦的努力,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但由于“壬辰倭亂”的爆發,兩人被迫分離,最終釀成了男女主人公殉情的悲劇結局。戰爭在這里同樣成為主人公命運的轉折點,成為小說的轉折點。

  2.3、 塑造人物形象,展現人物性格

  戰爭往往與男性關系重大,成為考驗男性的手段與方式,但在韓國漢文“傳奇”體小說中,女性形象占有很大的比重,小說也生動形象地刻畫了女性面對戰爭的態度,從而戰爭成為塑造人物形象的重要手段之一。

  如傳奇小說《李生窺墻記》,小說在一開始就展現了崔娘的勇敢。當李生從墻縫窺見崔娘的美貌,把作的詩系在瓦礫上投向墻內時,崔娘也作詩回答。小說寫道:“以片簡,又書八字,投之曰,‘將子無疑,昏以為期’。”[5]75李生于是夜里逾墻相會,兩人私定終生,當兩人的情事被父母發現時,李生聽從了父親的安排去了嶺南。與李生形成鮮明對照,崔娘卻向父母道出了自己的決心:“父母如從我愿,終保余生,倘違情款,弊而有已。當與李生,重游黃壤之下,誓不登他門也。”[5]82在崔娘的努力下,兩人終于喜結良緣,但美好的一切隨著紅巾賊的進犯而打破,崔娘與李生走散,崔娘落到了紅巾賊的手中。小說著重寫到了戰爭的殘酷:“賊焚蕩室廬,臠炙人畜。夫婦親戚,不能相保,東奔西竄,各自逃生。”[5]84面對如此殘暴的賊寇,崔娘也表現的無所畏懼,大罵賊寇:“虎鬼殺啗我,寧死葬于豺狼之腹中,安能作狗彘之匹乎?”[5]84崔娘勇敢、不怕犧牲的形象躍然紙上。

  《崔陟傳》講述的是在“丁酉再亂”戰爭背景下,一家人分崩離析又最終團圓的故事。小說某些方面的記實性描寫已得到學者的共識,如:

  ……至于遼陽,涉胡地數百里,與朝鮮軍馬營連營于中毛寨,主將輕敵,全師致恤。奴酋殺天兵無遺類,諭脅朝鮮,無數殺傷,喬游擊領敗卒十余人,投入鮮營,乞著衣服。元帥姜弘立給其余衣,將免死焉,從事官李民寏懼見忤于奴酋,還奪其衣,執送賊陣。……[5]193-194

  此段描寫與“薩爾滸之戰”的史實基本吻合,但小說中最精彩之處乃是對玉英形象的刻畫。在小說中玉英集中體現了韓國女性高尚的道德情操和非凡的生活意志,敢于同自己不幸的命運作斗爭。在玉英還沒出嫁時,這種高尚的、不屈不撓的品質就有所呈現,當玉英父母讓她嫁給一個不喜歡的男人時,她用死表明了自己的決心,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一直貫徹始終。當戰爭爆發,家人四散,玉英為了與家人團聚,說服兒子弄到小船,冒著生命危險沖破險阻,最終與家人團圓。戰爭沒有爆發,玉英堅強的品質就有所顯露,但戰爭更讓玉英面對戰爭表現出堅強的勇氣和克服困難的決心。

  2.4、 作為人物離合的手段

  戰爭迫使人們分離,這在小說中比比皆是。《李生窺墻記》中紅巾賊進犯松都,李生與崔娘夫婦由于戰亂而分離;《崔陟傳》中“丁酉再亂”的爆發造成了夫妻分離、父子分離、父女分離;《周生傳》中“壬辰倭亂”造成了戀人之間的分離;《韋敬天傳》中由于“壬辰倭亂”造成了夫妻分離;《洞仙記》中由于女真來犯,導致了夫妻分離;《憑虛子訪花錄》中由于“丙子胡亂”造成了父母與兒女的分離。

  戰爭在造成人們分離的同時,也是實現人們遇合的方式與手段。比較典型的是《洞仙記》,洞仙與西門積雖然由于戰爭而分離,但也因為戰爭而得以重見。由于女真來犯,朝廷正在招募赴女真的使臣,洞仙才女扮男裝來推薦西門積,從而實現兩人團聚,可見戰爭在其中的作用。再如《崔陟傳》,清軍進攻遼陽,崔陟應征加入明軍,不幸被清軍打敗成為俘虜,而崔陟的兒子夢釋則作為明軍的援軍跟隨姜弘立將軍出征,姜弘立投靠清軍,夢釋因此也就留在了清軍陣營,父子兩人才得以有機會重逢。同樣是由于戰爭的原因,崔陟偶然間找到了自己的親家公陳偉慶,從而一同回到了南原。

  3、 結語

  朝鮮“傳奇小說”中戰爭的描寫占了相當大的比重,如“壬辰倭亂”“丙子胡亂”“丁酉再亂”“紅進賊入侵”等。而以“人鬼之戀”“家族離合”“男女殉情”三種敘事為代表的模式,既展現了戰爭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巨大損失和精神創傷,同時也成為小說中戰爭得以書寫的利器,每種悲歡離合敘事模式都給讀者呈現出一種悲劇美和崇高美。小說中的戰爭描寫,描繪了戰爭的殘酷,還原部分歷史事實,表達了朝鮮民眾對戰爭的厭惡與對和平的向往。就文學功能而言,戰爭對整部作品而言絕非可有可無,而是推動故事情節發展與人物命運的轉折點,是塑造人物形象的重要手段,是實現人物離合的重要方式,在小說中具有舉足輕重的重要地位。

  參考文獻

  [1][韓]趙潤濟.韓國文學史[M].張璉瑰,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8.
  [2] [德]卡西勒.國家的神話[M].黃汗青,譯.臺北:成鈞出版社,1983.
  [3]吳光正.中國古代小說的原型與母題[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
  [4]金寬雄,金晶銀.韓國古代漢文小說史略[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1.
  [5] [韓]張孝鉉,尹在敏,沈載淑,等.韓國漢文小說[M].高麗:韓國高麗大學民族文化研究院,2007.
  [6]李海英,韓紅花.韓國文學中的中國書寫[M].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5.
  [7]夏傳真.探討羅密歐與朱麗葉和梁山伯與祝英臺呈現出的文化異同點[J].赤峰學院學報(漢文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40(7):87-90.
  [8]陶功定.美學[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1987.
  [9]黃展人.文學理論[M].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1990.
  [10]陳鵬程.明清小說中七夕敘寫的民俗史價值及其文學功能[J].明清小說研究.2019(3):41-55.

  原文出處:王群.論戰爭背景下朝鮮“傳奇小說”中的悲歡離合敘事[J].中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36(04):87-91+96.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东京快乐8开奖正规吗 快三甘肃 南粤风采好彩1杀号技巧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后三组选包胆玩法说明 平特一肖怎么赔 山西11选5前三走势 河南快三3同号遗漏 全国前10正规配资公司 贵州快3号码和值推荐 东方财富网首页 福建11选五一定牛手机版 汇盈盘配资 快乐十分任五技巧 股票历史数据查询系 北京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