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兒童文學論文

鶴慶童謠的功能、分類及其傳承演變

時間:2020-02-18 來源:楚雄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徐躍飛 本文字數:7271字

  摘    要: 童謠是兒童文學的一部分,也是兒童最早接觸的文學樣式,在兒童的成長過程中起著關鍵性作用。流傳于云南鶴慶地區的童謠受到茶馬古道民間文化的影響,具有教育、傳承白族文化,傳授生產生活知識和游戲、趣化生活的功能。筆者對鶴慶童謠進行了分類分析,總結出鶴慶童謠傳承及變遷的特點。

  關鍵詞: 鶴慶童謠; 分類; 傳承; 變遷;

  Abstract: Children's rhyme is a part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and the first literary form that children know,so it plays an key role in the growth and maturity of children. Influenced by the folk culture of the Tea-Horse Trade Road,the children's rhymes circulating in Heqing,Yunnan Province have the functions of educating,inheriting the Bai culture,imparting life knowledge,gaming and amusing. The author first analyzes and classifies the children's rhymes of Heqing before summing up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ir inheritance and evolution.

  Keyword: children's rhyme of Heqing; Classification; inheritance; evolution;

  童謠是兒童文學的組成部分,也是兒童最早開始接觸的文學形式,童謠的內容和形式多種多樣。最早的童謠出現在堯舜禹時期,這在《詩經》中有明確記載。在童謠的發展歷程中,其經歷了“兒謠”“孺子歌”“兒歌”“童子歌”“小兒謠”“小兒歌”等不同的叫法。童謠是指根據一定的地域文化進行創編的,廣泛流傳于兒童之間而無特定旋律、趣味性較強、內容淺顯易懂且極具地方特色的口頭短語。[1](P10)童謠伴隨著兒童的成長,在兒童的生活間隙、游戲嬉戲中,讓兒童體驗了語言與活動相契的美好,又實現了當地文化的傳承。

  童謠按其功能大致可以分為:時政類、教育類、游戲類、生產生活知識類、民俗文化類。時政類、教育類童謠與當時社會的階級發展、階層文化密切相關,受統治階級的道德理念、價值觀念的約束與制約;而游戲類、民俗文化類、生產生活知識類的童謠則貼近兒童生活,主要是讓兒童了解自然、認識社會,在傳唱過程中讓兒童獲得精神上的愉悅。

  云南大理鶴慶縣地處云南省西北部、金沙江中游,位于大理、麗江兩大歷史文化名城之間,是茶馬古道上的文化重鎮,屬白、漢、藏、納西文化的交匯地,素有“泉潭之鄉”“民間藝術之鄉”和“名蘭之鄉”的美譽。鶴慶童謠作為民間文化的一部分,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它也是遵循著社會的進步、思想的開放、個性的解放的發展軌跡不斷向前發展。

  一、鶴慶童謠的功能

  (一)教育功能

  教育類童謠主要一方面幫助兒童認識周圍的人、事、物,增長兒童的知識;另一方面還起著道德教化,教孩子一些為人處事道理和傳承本民族文化的作用。童謠是本民族文化傳承的載體,對本民族幼兒的成長具有重要的價值。
 

鶴慶童謠的功能、分類及其傳承演變
 

  如傳播于鶴慶西山區的《四季歌》:

  春風吹,楊柳青,

  小草發綠嫩生生;

  天天趕羊去吃草,

  羊兒長得胖墩墩。

  六月麥子一片黃,

  爹媽田中收割忙;

  一粒麥子一滴汗,

  我去田中揀撒糧。

  秋風起,樹葉落,

  落葉滿地又滿坡;

  大伙齊把落葉掃,

  運回一籮又一籮。

  冬季里,大雪飄,

  花花草草穿棉袍;

  今年好好睡個覺,

  來年滿山穿彩袍。[2](P10)

  《四季歌》這首歌謠就體現了在不同的季節中鶴慶勞動人民所從事的不同生產勞動,兒童在這個過程中參與父母的勞作,體會了勞動的快樂和四季更替中自然界的不同景物:春天趕羊吃草,夏天收麥子,秋天掃落葉,冬天過冬,歌謠內容簡單明了并貼近兒童的生活。

  (二)傳承本民族文化的功能

  童謠多在本地本鄉之間傳播,在傳播中帶有本民族的文化特點和民俗特征。鶴慶是白族集聚區,在鶴慶對父親、母親的稱呼,他們有自己的民族語言特點,一般叫阿爸阿媽。同時在生產生活中,他們也很重視經驗的積累,這些在當地童謠里都有體現。

  如流傳于鶴慶金墩鄉的《青菜花》:

  青菜花,

  白菜花,

  七歲姑娘嫁人家。

  小小丈夫揪頭發,

  把我頭發揪完了。

  公也打來婆也罵,

  眼淚汪汪回娘家。

  爸爸見我回到家,

  打開大門迎進來;

  媽媽見我回家來,

  打開箱子擺花鞋;

  哥哥見我回家來,

  打開窗子望出來;

  嫂嫂見我回家來,

  拉長瘦臉坐起來。

  哥哥說是熱點飯,

  媽媽說是多吃碗,

  嫂嫂就在刮甑板。[2](P10)

  這是一首反映舊社會女孩作為童養媳出嫁后的悲慘生活的童謠,回娘家爸爸媽媽很心疼,可是嫂子卻已經把小姑子當作了外人,不樂意她再回家來。這類童謠在各民族的童謠中都較為多見,因為它的產生具有深刻的歷史和文化背景,歷來的重男輕女思想和一夫多妻制使得女孩在家庭中的地位很低,所謂“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孩兒終歸是人家的人”;同時,受以小農經濟為基礎的私有制思想的影響,在處理人際關系時人們大多具有強烈的自私性和排他性,在以家庭為單位的社會組織中,不僅排斥他人的家庭,而且對待家庭中的“他人”也是這樣的,所以,在這種大家庭中,姑嫂、妯娌之間的矛盾非常突出。這首童謠就很好地反映了舊家庭的尖銳矛盾。

  (三)傳授生產生活知識的功能

  在各民族的發展歷史中,勞動人民的子弟無法享受教育,鶴慶的勞動人民世代相續,在生產中積累了豐富的生產生活知識和勞動經驗,通過對社會中人情、風物的洞察,再以口頭文學的形式延續和傳遞。

  如流傳于鶴慶城郊園的《求雨歌》:

  求雨歌(一)

  小童子,拜上蒼,

  仰望上蒼淚不干。

  禾苗枯,地開裂,

  河里沒有水,

  鍋里沒有飯。

  但愿老天大下雨,

  保佑蒼生過難關。

  求雨歌(二)

  天無邊,地無角,

  兒童求雨連街過。

  引動蒼龍出海角;

  云暗暗,雨滂沱,

  萬民同唱太平歌。[2](P2)

  這首童謠描寫了過去在干旱的節氣中,由于沒有很好的水利設施和人工降雨的辦法,勞動人民只能采用求雨的方式來解決干旱問題,他們認為求雨后就有龍會從海里出來,風調雨順從而獲得豐收,天下太平。

  (四)游戲、趣化生活的功能

  童謠是服務于兒童的,某些童謠天真活潑、趣味性極強,沒有大量的說教、說理的內容,而是幽默、詼諧甚至是有趣的。這讓兒童的天性得到了極大的解放,也讓兒童在背誦或閱讀的過程中體會到童謠的美感。

  如流傳于鶴慶金墩的《相反歌》:

  三十晚上大月亮,

  賊偷老和尚,

  撬開碗口大的壁洞,

  偷去一張八仙桌。

  瞎子看見了,

  啞巴大聲喊,

  聾子也聽見,

  跛子去追趕,

  一跤跌在干溝頭,

  把水跌得四處濺。[2](P223)

  這首童謠是典型的顛倒歌,其特點就是故意說反話或者顛倒事物的特征,把現實中不會產生的情形呈現出來,使人感到好笑。如歌謠中碗口大的壁洞是放不下一張八仙桌的,瞎子看不見,啞巴聽不見,跛子也不能追趕,而歌謠中卻故意將其呈現出來,讓人覺得滑稽可笑。

  二、鶴慶童謠的分類

  按照童謠的功能,并結合鶴慶的民族文化特點,我們將童謠分為時政類、教育類、游戲類、生產生活知識類、民俗文化類。現將對每一類進行介紹:

  (一)時政類

  在漫長的封建社會中,鶴慶作為以白族為主體的多民族地區,相繼被各領主制、土司制施行民族壓迫政策。在發展歷史中,鶴慶經歷了封建小農經濟、土地改革等過程,在童謠中有一部分就是反映當時封建地主階級壓迫廣大勞動人民的情形。

  如流傳于鶴慶城郊的《一鍋煙,冒上天》:

  一鍋煙,冒上天,

  紅羅傘,紫羅邊;

  借我牛,做枕頭,

  借我馬,下云州。

  云州路上有朵花,

  搖搖擺擺到石家。

  石家有個獨生女,

  叫她嫁給我,

  她不嫁,

  要給隔壁胖老倌。

  胖老倌,

  腳又瘸,嘴又歪,

  一歪歪到十字街,

  討得一個小奶奶,

  叫她切棵菜,

  爬墻望老公;

  叫她洗棵蔥,

  爬墻望老公;

  叫她扯個洋茄子,

  爬到樹上揪蜂子。[2](P239)

  這首童謠表現了封建社會女性的婚姻不能自主,只能接受所謂“命運”的安排。這樣一些童謠由此被創作和流傳,進而更好地表達了勞動人民的悲苦。

  (二)教育類

  在鶴慶,境內的漢族及少數民族都普遍會講漢語,而漢語由于受到漢族原住地方方言、古漢語、兄弟民族語言等影響,有部分詞匯形成了鶴慶特有的方言。隨著教育的普及,部分方言已瀕臨消失,部分仍然留在人們日常語言交流中,如在人物稱呼中,父親叫阿爸,母親叫阿嫫,祖父叫阿老,祖母叫阿奶。在鶴慶的童謠中,也有一些內容是教育兒童要勤讀書、勤學習,要學習生產生活的各種經驗,長大后才能有所作為。

  如流傳在鶴慶金墩的《小玩蟲》:

  嘟咚嘟咚嘟嘟咚,

  我們是對小玩蟲;

  光吃東西不做工,

  捉了蝴蝶又抓蟲。

  二天大了沒本事,

  眼睛要哭腫。[2](P120)

  這首童謠教育幼兒不能貪玩,要學習文化知識和生產生活經驗,否則長大成人后沒有本事,眼睛哭腫了也沒有用。

  (三)游戲類

  童謠的游戲性和娛樂性使得幼兒在念誦童謠時感到愉悅。可以讓兒童了解周圍事物的名稱及基本詞匯,在抑揚頓挫的聲調變化中,感受語言的流動性;在念誦的趣味中,培養兒童的好奇心與幽默感;同時,兒童會對喜歡的童謠反復念誦,逐步體會音韻相協的趣味以及童謠的節奏感。

  如流傳于鶴慶壩區的《拍花掌歌》:

  一二一,一二一,

  早早起來去釣魚。

  釣得大魚送爺爺,

  釣得小魚喂貓咪。

  四五六,四五六,

  早早起來去放牛。

  邊放牛來邊割草,

  牛吃夜草膘也厚。

  七八九,七八九,

  又栽花來又插柳。

  什么活計我都干,

  我有一雙勤快手。[2](P120)

  這首童謠類似繞口令,通過一二一、四五六、七八九,結合著場景的轉換,讓兒童體驗到反復誦念的樂趣。

  (四)生產生活知識類

  通過童謠來傳遞和傳承生產、生活的知識,并且以口傳的方式讓兒童接受一定的生產、生活經驗,這類童謠在鶴慶童謠中占有一定的比重。

  如流傳于鶴慶金墩的《牛老伯》:

  牛老伯,

  吆吆雀,

  雀來啰,

  莫睡著。[2](P103)

  這首童謠就是典型的讓兒童學習放牛的技巧,在放牛過程中要吆雀,不能睡覺,只有這樣才能很好地完成放牛的任務。

  (五)民俗文化類

  在鶴慶縣,白、彝、傈僳、苗、納西、壯、回、藏、漢9個民族是境內的世居者,其他如傣、哈尼、佤族等13個民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因遷徙、工作、聯姻等關系入籍的。在漫長的歷史發展中,鶴慶各族人民都創作了大量的童謠,其中關于民俗文化的就占有很大的比例。

  三、鶴慶童謠的傳承和變遷

  (一)鶴慶童謠的傳承

  童謠的語言樸實無華、淺顯易懂,具有很強的地方色彩;童謠往往與游戲相結臺,取材于兒童的生活,富含童趣、自由自在而不受更多拘束,體現真善美的主題和精神追求。童謠是一種口耳相傳的語言藝術,一般都是在田間地頭、在父母教養孩子的過程中傳承的。

  1. 以家庭為主要場所的傳承

  在鶴慶,白族青年的婚姻較少由父母包辦,戀愛比較自由,青年男女通過趕集、廟會、拼伙會、朝山會等活動相互認識,增進了解的機會。白族家庭一般是由一對夫婦及父母、子女組成一戶。凡有弟兄者,弟弟完婚有子女后才開始分家,父母由在家的兒子或女婿負責贍養,或父親分與長子、母親分與次子生活。少部分家庭分家后父母仍同吃一鍋,但開支用的錢、糧由長子、次子等共同分擔,只是講明父母一方如果病故由誰承擔后事。在家庭中,丈夫為一家之長,經濟的支配和應付社交皆由丈夫把握。妻子主要協助丈夫進行生產勞作,操持日常生活。鶴慶白族的婦女大多勤勞善良,教養孩子的職責也主要由家庭中的母親承擔,在童謠的傳承中,由母親在勞作或者哄孩子的過程中念給孩子聽,孩子在聽的同時,不僅傳承了本民族的文化,也在這種不斷的念誦中學習了童謠,增進了和母親之間的感情。有些白族家庭,丈夫出門經商、做手藝,婦女成為支撐家庭的頂梁柱,負責贍養老人、田間勞作,喂養雞豬、撫育兒女。有些白族家庭由老人當家,計劃日常開支或安排農事活動,在這樣的家庭中,老人也就承擔起教養兒童的責任。老人利用自己豐富的人生閱歷和童謠儲備,在帶養孩子的過程中,一邊傳承生產生活的相關知識,一邊利用童謠的豐富性和趣味性增添養育孩子的樂趣。

  如流傳于鶴慶城郊鄉的《小花狗》:

  小花狗,小花狗,

  人前不敢走,

  專跟人后頭。

  主子在吃肉,

  給它啃骨頭。[2](P83)

  這首童謠就具有較強的童趣性。在鶴慶的彝族中,夫妻恩愛、離異現象極少;鶴慶傈僳族也流行父母與未婚子女結為一體的小家庭,凡多子女者,子女成婚后即與父母、兄弟分居,父母多與幼子生活。故在鶴慶地區的童謠傳承中,主要以家庭為傳承的主要場所,以潛移默化、潤物無聲的方式來教育孩子。

  2. 以生活化、游戲化的方式傳承

  在鶴慶童謠的傳承中,還有以生活化、游戲化的方式來傳承。鶴慶的白族是鶴慶分布最廣、人口最多的民族。在歷史發展中,鶴慶在農業、工業、商業等行業均有發展,在鶴慶白族的總產值中,20世紀50年代初,農業產值所占比重較大;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農、林、牧、副、漁均有較大幅度的增長,單一的農業經濟有了變化,如其新華白族村的制銀工藝,還有其他手工業者的制銅業均有較大發展,也帶來了較大的經濟收益。在童謠的傳承中,其育兒方式是一邊生產勞作,一邊教養兒童,童謠的教授和學習也就是在日常的生活中,即兒童的學習與生活融合在一起。

  如流傳在鶴慶金墩的《我家添個丑娃娃》:

  哎呀呀,

  不好啦,

  我家添個丑娃娃;

  塌鼻梁,

  黃頭發;

  黑耳朵,

  巴掌大;

  細瞇眼,

  不認媽;

  小窄臉,

  糊泥巴;

  小嘴長得像喇叭。

  哎呀呀,

  不好啦,我家添個丑娃娃。[2](P37)

  這首童謠具有幽默詼諧的特點,可在勞作間隙和孩子嬉戲時教孩子念誦。一方面可以緩解勞動的中的辛勞;另一方面也可以活躍氛圍,讓勞動中的愉悅感和快樂感增強,讓兒童體驗到與父母一起勞作的快樂。

  (二)鶴慶童謠的變遷

  1. 社會變遷中民俗場消逝,童謠的語言環境被沖擊

  隨著市場經濟的迅猛發展,在破壞自然經濟的前提下,市場化、城市化對整個人類的生產和生活方式產生了巨大的沖擊。鶴慶童謠是建立在自然經濟基礎之上的鄉村社會的產物,它是鄉村社會中自發的自為的具有傳承性質的文化,普通的民眾大多沒有太高的文化修養,這種文化都是民眾為了自我娛樂和自我實現而產生的。

  童謠的語言大多樸實無華,帶有較強的地方和民族色彩,體現了童謠產生地旺盛的生命力和文化特性。但是由于現在兒童生活情境的改變,很多鶴慶當地的孩子們已經不會念誦本地的童謠了。在訪談中,一部分正在上初中和小學的學生也反映了這個問題。在調研的村落里,一些兒童在嬉戲玩鬧,但是他們做的游戲、念的兒歌,都是動畫片里的或者在幼兒園、學校中老師教授的,而那些一直流傳的童謠卻這樣慢慢地失落了。

  2. 童謠的地域界限被打破

  在傳統社會,因為時間和空間的緊密聯系,使得文化的傳承性和延續性能很好地進行和開展。而在現代社會中,由于發達的大眾傳媒的介入和傳播,使得文化的抽離不斷地被強化。鶴慶地區位于云南省西北部,東瀕金沙江與永勝縣相望,南倚雞足山與大理市、賓川縣交界,西連馬耳山與劍川縣、洱源縣接壤,北望玉龍雪峰與麗江古城區毗連。由于與麗江較近,且距離機場也很近,鶴慶龍潭、草海、新華銀村都成為游客重要的旅游景點,鶴慶的銅器、米糕和各類乳制品也受到大家的贊譽。在這樣的背景下,鶴慶地區原有的地域文化的局限性被破除,文化也在日益不斷的平均化和同質化。童謠是一種獨特的文化形態,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的產物,但是也正是由于這種獨特性和狹窄的地域性,給民間文化帶來了弱勢化和稀缺性。

  由于其他文化的沖擊,童謠在傳承中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地域的界限,如流傳在鶴慶城郊鄉的《張打鐵,李打鐵》,在云南的其他地方也流行。

  再如流傳于鶴慶城郊鄉的《打片片》:

  打片片,

  豆腐黃黃煎。

  師傅不來吃,

  徒弟就來搛;

  一筷頭打到灶門前,

  揩揩眼淚又來搛。

  饞徒弟,懶徒弟,

  打開大門滾出去。[2](P162)

  這首童謠反映了舊社會小徒弟的悲慘生活,在筆者從小長大的家鄉云南楚雄,小時候也聽過這首童謠,而且印象還特別深刻,以至于現在都還記得并能完整念誦。

  3. 童年生活場景變化,童謠在兒童生活中逐漸隱退

  在現代科學技術的推動下,大眾文化的傳播逐漸由文字走向視聽和網絡化。視聽和文字相比較,具有文字符號不能比擬的優點。因為文字作為一種語言符號,需要大腦的第二信號系統進行識別,必須經過接受者大腦的“翻譯”,必須由接受者的大腦進行重新編碼才能獲得其傳遞的信息;而音效、畫面等信息,不需要接受者的大腦重新編碼就可以很好地將信息傳遞出去,所以視聽和網絡文化能讓大眾更好、更便利地接收到相應的信息。鶴慶地區的兒童在學校和家庭中都在接受著大眾文化的熏陶,以前家庭中手機和電視、電腦等都是稀缺品,兒童的娛樂是和小伙伴、父母嬉戲,在念誦童謠中感受快樂。而現在每家每戶都有電視、手機,孩子們的娛樂方式、休閑方式也變得更加多元化,加之很多家長忙于勞作,認為讓孩子看電視、玩手機自己可以放心做事,所以很多兒童喜歡看電視,聽播放器里的童謠、兒歌,家長們也認為這樣省時省力,還可以讓兒童有更多接受教育的機會。如小熊優比的早教機,里面的存儲卡有大量的兒歌和童謠。這種早教機充電和攜帶方便,已成為兒童們的玩伴。另外,廣播電視每天下午時段都會播放動畫片,如兒童喜歡的《熊出沒》《喜羊羊和灰太狼》《小狗汪汪隊》《巴拉巴拉小魔仙》……在這種視聽文化的強勢沖擊下,童謠的地位已經被視聽和網絡文化取代,兒童不再像過去纏著父輩、祖輩們念誦童謠、講故事,而是選擇和電視、手機展開互動;兒童們在一起的樂趣也不再是一起念誦,而是一起看電視,扮演動畫片中的人物,相互交換自己購買的玩具,分享食物,娛樂和游戲方式已經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在時代發展的洪流中,任何一種文化都不可能孤立存在,都是在不斷吸附其他民族的優秀文化,發展和充實本民族文化的過程中不斷向前發展的。鶴慶民間文化是發展鶴慶先進文化傳統的根源,需要我們不斷地加以保護和傳承,在當前經濟全球化的時代,就更應該強調民族民間文化的繼承與創新。

  曾有人說:“童謠是有韻的乳母。”童謠以短小整齊的形式,明白淺顯、朗朗上口,讓一代又一代的兒童在童謠文化中得以茁壯成長。鶴慶童謠帶有自己獨特的文化和民族特色,但由于生活場景的改變,現在的兒童已不能理解很多童謠的內容,在傳承和發展中,需要采用多種方式進行,如家庭傳承、學校教育傳承、旅游式傳承、網絡保護式傳承等。從當前的眾多傳承方式來看,學校教育傳承是其主要的傳承方式,因此,探索合理和有效的傳承方式與方法,充分利用學校傳承的優勢和特點,讓鶴慶童謠傳承下去,讓鶴慶的文化在時代的發展中顯示出強大的魅力與活力。

  參考文獻

  [1]王芳娟.地域文化傳承視域下的幼兒園童謠閱讀研究[D].濟南:山東師范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9.
  [2]張東向主編.白族民間童謠[M].昆明:云南大學出版社,1993.

    徐躍飛.鶴慶童謠的分類及傳承變遷研究[J].楚雄師范學院學報,2019,34(06):69-7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2011公牛vs雷霆 长春按摩会所半套 天津快乐10分杀码公式 日本av强奸片快播 中文字幕 东京热 贵州快3 119期财富赢家七星彩趣味图 捷报比分旧版本优亿 股E融配资 2018年3d所有 步行者vs骑士 太原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小妹 大乐透 扑克怎么打麻将 波多野结衣A级视频 掌心南京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