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中國古代史論文

戰國時期代地地震對代地本身人口流動的影響

時間:2020-06-02 來源:河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本文字數:6953字
作者:馬昭寶 單位:湖南科技大學人文學院

展開更多

  摘    要: 公元前231年,代地發生強地震。地震重災區集中于代郡人口中心,對于已經丟失半壁江山的趙國而言,這場無妄之災讓趙國一時有亡國之虞。而震后的代地人口流動,不僅使得戰國秦一統局勢愈發明朗,甚至對秦末漢初代地長期為匈奴南侵通道有直播影響。

  關鍵詞: 代郡; 代地大動; 重災區范圍; 人口流動; 匈奴南侵;

  Abstract: In 231 BD, a strong earthquake occurred in Dai. The worst-hit areas of the earthquake are concentrated in the population center of Dai county. For the state of Zhao, which has lost half of its territory, this innocent disaster makes the state of Zhao temporarily threatened with national subjugate. After the earthquake, the migration of displaced population not only made the situation of Qin unification more clear, but also had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territory of the late Qin and early Han dynasties.

  Keyword: Dai County; Dai earthquake; worst-hit areas; movement of population; the invasion of the Huns;

  對于趙國“代地”“代郡”的研究,學術界主要集中于“代地”的獨立性研究和“代郡”設立后對于趙國北疆的控制,對趙國代郡具體疆界缺乏具體圖示說明。雷鵠宇在《略論戰國時期趙國對代地之經營》[1]一文中,分時段論述了趙國對代地的經營方式。趙文慧在《戰國秦漢時期代地社會研究》[2]一文中,對“代郡”研究視野擴展到秦漢時期。對于“代地大動”的研究,王仁康在《一次古地震在京郊形成的地裂溝——歷史上樂徐、平陰在何處》[3]一文中,主要是對《史記》中“平陰”“樂徐”的地理位置進行探討。而對代地地震影響的研究,在沈長云的《趙國史稿》[4]217中僅僅考慮地震對趙國滅亡的一定影響,對于代地本身以及對秦漢社會的影響,并沒有過多涉及。本文時間界定為戰國后期至西漢武帝即位,擬從代地地震出發,討論其本身地震范圍、地震后對代地人口的影響,以及由此引起的代郡人口流失對戰國乃至秦漢北方社會的影響。
 

戰國時期代地地震對代地本身人口流動的影響
 

  一、趙國代郡的范圍與重要地位

  對于趙國“代地”及“代郡”的范圍界定,筆者暫不采用《中國歷史地名大辭典》中對代郡的解釋。因為大辭典中對其解釋主要是西漢轄境,但西漢初年對于代郡的控制相對秦朝而言,是比較弱的,而本文涉及的時間段正好包含西漢初年。所以,對于代郡的地理范圍界定,筆者直接以譚其驤《中國歷史地圖集·秦·西漢·東漢時期》中秦朝代郡范圍為藍本。考慮到“趙武靈王亦變俗胡服,習騎射,北破林胡、樓煩。筑長城,自代并陰山下,至高闕為塞。而置云中、雁門、代郡”[5]2885,戰國時期趙國的代郡北疆應為趙武靈王長城。故而,趙國代郡應北抵趙長城,南依太行,西達大同盆地,東及太行東麓。南北跨兩個緯度(39°N-41°N),東西跨近兩個經度(113°E-115°E)。如圖1所示。

  圖1 趙國代郡示意圖
圖1 趙國代郡示意圖

  《漢書·地理志》載:“鐘、代、石、北,迫近胡寇,民俗懻忮,好氣為奸,不事農商。”[6]代地北近匈奴,更近胡風,代人多不從事農商,更多為林業、牧業,代馬更是名噪一時。由于長期需要與胡人作戰,代馬是重要的軍備,所以代郡必然成為趙國北境國防的重要組成部分。襄子時,就在代地設置封君,為代王。而“襄子弟桓子逐獻侯,自立于代”[5]1796。“(趙武靈王)二十年,王略中山地……代相趙固主胡,致其兵。”[5]1811“(趙武靈王)二十一年,攻中山。趙袑為右軍,許鈞為左軍,公子章為中軍,王并將之。牛翦將車騎,趙希并將胡、代。”[5]1811將代之人均為趙氏,更是可見代地在趙國的重要性。代地不僅在軍事上獨立,至武靈王胡服騎射改革,其仍然是趙國內部的封國。甚至于,“安陽君來朝……(主父)欲分趙而王章于代”[5]1815,至李牧領代,“以便宜置官,市租皆輸入莫府,為士卒費”[5]2449。代郡更是擁有財政、行政獨立權,其獨立性可窺一斑。

  代地之所以地位突出,與其地理位置密不可分。如圖1,代郡轄境內多北東、東北走向的山脈群,大同盆地、蔚縣盆地鑲嵌于山脈群中,太行山、陰山成為代郡天然的屏障,同時太行可南控中原,陰山可北擊匈奴。地形上唯一的缺口在大同盆地,也因此,趙國晉陽—代郡—邯鄲得以形成犄角之勢。若晉陽可全,代郡無虞;若代郡可全,山東可制。至孝成王二十年,趙國丟失晉陽故地。如若代地再發生大型變故,于趙而言,無異于亡國之危。而公元前231年的地震恰恰直擊趙國北地核心,最先波及的就是代郡本地。

  二、代地大動對代地的影響

  (一)代地地震的影響范圍

  《中國地震簡目》中顯示代地地震震級在6級以上,4度等效圓半徑則會大于300公里[7]目錄頁5。而4度等效圓即地震有感范圍。據《史記·趙世家》載:“(趙幽繆王遷)五年,代地大動,自樂徐以西,北至平陰,臺屋墻垣太半壞,地坼東西百三十步。”[5]1832由此大致可推測7度等烈度線大致是西北—東南走向。據《中國地震簡目》記,公元前231年的代地地震“震級為六又二分之一,震中烈度為八,震中位于114.4°E,39.8°N,在河北蔚縣附近”[7]1。田家勇《地形對地震烈度衰減的影響》一文中提及“孫平善等(1990)曾統計得出了對于華北地區的破壞性地震,當地震烈度衰減1度時,平原和山區的相應震中距之比平均約為3/2”[8]。在《河北及鄰區地震烈度衰減關系研究》中,楊凡具體分析并建立了河北地區地震“長軸短軸隨距離衰減”模型(圖2)。

  圖2 河北地區地震“長軸短軸隨距離衰減”模型[9]
圖2 河北地區地震“長軸短軸隨距離衰減”模型[9]

  蔚縣,地理坐標114.4°E,39.8°N。根據代地地震烈度推測,其理論地震有感范圍是110.8°E-118°E;37.1°N-42.5°N。值得注意的是,代地地震的理論震感范圍的南部界點未及邯鄲。也就是說,在代地發生地震的時候,趙國國都那面很可能不會很快收到消息。“(趙幽繆王)二年,秦攻武城,扈輒率師救之,軍敗,死焉。三年,秦攻赤麗、宜安,李牧率師與戰肥下,卻之。封牧為武安君。四年,秦攻番吾,李牧與之戰,卻之”[5]1832。趙國連年與秦軍激戰,考慮到匈奴10余年未曾擾邊,趙軍武城敗亡10萬,趙王很可能會將代地軍隊征調至邯鄲方面作戰。所以,地震后,趙國不可能抽調過多人力、物力支援代郡災區。慶幸的是,地震重災區范圍并不包含趙長城段,即使北部匈奴收到地震震感,懾于趙國代郡的軍事實力,也不會迅速南犯。地震重災區范圍如圖3所示。

  圖3 趙國代郡地震重災區示意圖
圖3 趙國代郡地震重災區示意圖

  (二)代地受災人口之多與人口外流

  《中國人口通史·先秦卷》中對趙國人口估計為400萬,軍隊80萬[10]。在經歷長平之戰、武城之役后,短短13年內趙國損失了55萬兵力,剩余30萬左右兵力基本集中于邯鄲和代郡方向。《戰國策·秦策·張儀說秦王》有言“代三十六縣”[11]46。從“(李牧)選騎得萬三千匹,百金之士五萬人,弓者十萬人,悉勒習戰”[5]2450可以推測,代地軍隊在李牧統領時期基本保持在16萬人。再結合古代一般征兵都是就近征調,考慮到代地民風強悍的因素,按照“古代一般五口為一戶”[4]268,而代郡一般一戶可出2到3人服兵役的標準推測,代郡人口應在32萬左右。從代郡地形來看,人口必定集中于盆地。上節提及李牧和代地軍隊被趙王征調邯鄲方面作戰一事,考慮到秦國和匈奴軍隊構成,李牧很可能會把騎兵、步兵和半數弓兵進行征調。其余弓兵部隊,應是沿趙長城一線駐扎,以備匈奴來犯。在代郡駐軍遠在邊塞的情境下,地震重創人口密集區,給代郡造成的人口損傷不容小覷。由于歷史數據匱乏,我們只能從地震發生時代郡駐軍情況、地震重災區范圍、最近軍隊離重災區距離、國家中央層對于代地地震關注度上來推測受災人口,筆者估計受災人口在12萬。這也僅僅是推測,是值得商榷的。

  再者,“九月,秦發卒受韓南陽地,秦初令男子書年,魏獻地于秦,秦置麗邑。代地大動”[12]1073。地震發生時間在農歷九月,即北方秋季作物收獲時間。此時發生地震,一是無法及時收割秋季作物;二是溫度仍然偏高,尸體不處理或處理不當,極易引發瘟疫。但史書并未記載代郡當時發生瘟疫。筆者推測,在外部援助較少的情況下,尸體處理比較好的可能性偏低,代人由于地震和糧食短缺,無法在代郡過冬,大多流亡。

  從地形上判斷,代郡人口可能流動方向一是從大同盆地西行晉陽,二是從太行山徑東走燕、齊或南徙邯鄲。如果從兵力上反推,此時的趙國總人口至多在150萬,而其中12萬人處在重災區已是非同小可。更何況,在第二年,趙國國內發生饑荒,更是刺激了代地人口的外流。

  代地地震雖然震級為6級,但是山地與盆地相間分布的地形將震中烈度提升至8度。地震的重災區恰恰集中于蔚縣盆地、大同盆地、陽原盆地等人口中心。大量人口受災并外流更是給代地,乃至戰國至秦漢社會帶來了深遠影響。

  三、代地大動對戰國局勢的影響

  (一)秦國推遲作戰,趙國加速滅亡

  “秦大興兵攻趙,一軍至鄴,一軍至太原,取狼孟、鄱吾。趙李牧與戰,卻之。燕太子丹質于秦,自秦亡歸。地動。九月,秦發卒受韓南陽地。秦初令男子書年。魏獻地于秦,秦置麗邑。代地大動,自樂徐以西,北至平陰,臺屋墻垣大半壞,地坼東西百三十步。秦內史騰攻韓,滅之,虜其王,安,置潁川郡。地動。秦華陽太后卒,秦趙大饑。”[12]1073連續兩年,秦、趙均有地震記錄。雖然秦國地震沒有記錄發生地點,但從我國主要地震帶分布以及結合當時秦、趙疆域來分析,三次地震應該都發生在華北地震帶上,而且極有可能發生在太行山—汾河谷地一線,即三次地震很可能是同一地震帶構造運動造成。在地震的影響下,秦、趙竟同時發生饑荒,其中秦國的饑荒很可能是因為領土、人口的驟增,同時會有部分趙國饑民涌入的可能。而趙國,很可能是在代地地震后大批代郡民眾涌入國都,趙所轄的河北平原根本無力供養近百萬的人口,導致徹底的全民饑荒。就是在這樣的情境下,“趙王遷七年,秦使王翦攻趙……,趙使人微捕得李牧,斬之……遂滅趙”[5]2451。雖然秦國因為本國受災暫緩攻趙,趙國仍未從饑荒中走出,且兵員枯竭,加之捕殺李牧,自斷定國柱石,趙國亡國在所難免。“(趙公子嘉)東與燕合兵,軍上谷。(秦)大饑。”[5]233剛剛接手邯鄲,秦國就再次爆發饑荒,更是可見趙國饑荒之重。

  (二)“公子嘉之代”后的戰國局勢

  “趙公子嘉率其宗數百人之代,自立為代王,東與燕合兵,軍上谷。”[5]233代王嘉已經不能僅僅依靠震后的代地駐軍實現反抗,可見人口流失所造成的代郡軍事實力的下降。另一方面,從合軍處——上谷的地理位置考慮,上谷在燕國西境。代王嘉為何會將軍隊屯置于此,而非代王城?一是從地勢上考慮,自邯鄲至代王城,地勢低—高—低起伏變化,影響公子嘉一行人的行軍速度;二是代郡西部大同盆地的天然缺口,在晉陽已失的情境下成為代郡的硬傷,即使蔚縣盆地西部有山脈阻隔,但蔚縣盆地本身就是天然口袋陣,公子嘉集團入主極易被圍困;三是代地人口大量外流,代王城本身就是地震震中,趙國連年作戰無暇顧及代郡災后重建,公子嘉缺乏統治基礎;四是公子嘉集團終歸是流亡政權,領導人和軍隊之間距離不宜過遠,而代王城此前兵力空虛,軍隊主力則在趙長城一線;五是公子嘉之代的目的是保留政權和趙氏宗祀,屯兵上谷,臨制代郡反倒更容易借燕復趙。此后,“合軍上谷”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秦軍東出,即“(始皇)二十年,王翦、辛勝攻燕,燕、代發兵擊秦軍”[5]233。也因此,秦軍后來選擇從燕國南境進發,直指燕都。然而,我們也可以有另一種解讀,即經歷大地震后的代郡,于秦國而言,即使從大同盆地入主,接手代郡只會給自己徒增負擔。畢竟事前接手邯鄲,國內已然饑荒。故而繞過代國,劍指其背后的燕國。在代國近四年的殘喘時間里,楚、燕先后亡國,代國最終為王賁所亡,秦國一統的戰國局勢愈發明朗。

  可見,代地震后,代郡大量饑民流亡,于趙而言,一時有亡國之虞。雖然第二年秦趙兩國同時發生饑荒,秦國時隔一年才發動對趙攻勢,但戰國局勢經邯鄲一役徹底傾向于秦國。唯一與秦有騎兵對抗優勢的趙國被迫亡代,而代地在天災人禍的影響下,已經不可能成為趙國復興之柱石。楚、燕亡國后,秦國一統近成定局。

  四、代地大動在秦漢社會的政治余震

  (一)秦末邊民復歸與匈奴侵代

  秦朝短命而亡,雖然秦初出于代郡地震后人口空虛的考慮,對代地北境進行拓展,并移民實邊。但中原王朝一旦式微,農耕民族對于游牧部族的臨制力就會下降。“十余年,而蒙恬死,諸侯畔秦,中國擾亂,諸秦所徙適戍邊者皆復去,于是匈奴得寬。”[5]2887“(冒頓)悉復收秦所使蒙恬所奪匈奴地者,與漢故關河南塞,至朝那、膚施,遂侵燕代。”[5]2890此后正值楚漢之爭,代地雖有封君,即“徙趙王歇為代王”[5]316但是很快為陳馀所伐。此后,陳馀遙領代,并不之代。其進一步促使“單于之庭直代、云中”[5]2891。云、代之地為匈奴所控,猶如后世所失之幽云十六州,大量邊民亡歸故土,中原王朝自齊桓公“尊王攘夷”以來長期對草原游牧部族的控制出現下行趨勢。

  (二)代郡人口的長期不振

  “代地大動”最重要的影響在于代郡人口的大量外流。時至秦漢,秦國移民實邊,主要是“河南地”方向,而代郡更多的是拓展北界。“西漢末期(漢元始二年,公元2年)全國總人口約六千萬,西漢初(前202年)全國人口的下限約一千五百萬,上限約一千八百萬”[13],而在《中國人口通史·秦西漢卷》[14]中數據顯示,元始二年代郡人口是278 754人。按照比例,反推漢初代郡人口上限在83 626人。而楚漢相爭波及代郡的戰爭是比較少的,也就是說,從代地地震到漢初的近30年間,代郡人口基本沒有增長,甚至還減少了。其中與社會動亂不無關系,但更多的應該歸咎于匈奴南侵。甚至于,終西漢一朝,代郡人口總數也未曾恢復到趙國代郡時期的32萬。代郡人口長期不振,中原王朝對游牧王國控制下行在所難免。在漢初,其對代郡逐漸成為匈奴南侵通道有重要影響。

  (三)代郡漸成匈奴南侵通道

  漢定鼎中原后,最初五年對代郡有一定控制權。從“(高祖元年)十月,燕王臧荼反,攻下代地。高祖自將擊之,得燕王臧荼。即立太尉盧綰為燕王,使丞相樊噲將兵攻代”[5]381可窺一斑。“(高祖六年)徙韓王信于代,都馬邑。”[5]2894很快韓王信就為匈奴所困,最終投降匈奴。其后,匈奴南擊晉陽,高帝北逐匈奴。“冒頓縱精兵四十萬騎圍高帝于白登”[5]2894,足見匈奴在雁門、代郡勢力強盛。“是時韓王信為匈奴將,及趙利、王黃等數倍約,侵盜代、云中”[5]2895,故而“(高祖七年)令樊噲止定代地。立兄劉仲為代王”[5]385。但是高祖八年初,代王劉仲棄國亡洛陽。不難推測,代郡仍然在匈奴的威懾之下。基于對代地的擔心,高祖命趙相國陳豨領代,但高祖十年八月,陳豨與王黃、趙利謀而反代。雖然叛亂很快被平定,高祖新立劉恒為代王,但是王城已經從馬邑遷至晉陽。值得注意的是,將代之人多為王侯將相,大都久經戰陣卻仍不敵匈奴。而三位代王治所均不在代郡境內,韓王信在馬邑就已算臨制代郡,代王劉恒遷都晉陽更是遙領代地。代地在漢初不斷歸而復反,雖有漢初誅殺異姓功臣之故,但與匈奴對陰山一線絕對的控制權不無關聯。由“軍臣單于立四歲,匈奴復絕和親……于是漢使三將軍軍屯北地,代屯勾注,趙屯飛狐口,緣邊亦各堅守以備胡寇”[5]2904可大致推測漢初代郡的邊界范圍(圖4)。

  圖4 漢初代郡邊界范圍示意圖[15]
圖4 漢初代郡邊界范圍示意圖[15]

  而其后“今帝(漢武帝)即位,……漢使馬邑下人聶翁壹奸蘭出物與匈奴交”[5]2905。由此推測,此時的馬邑應屬雁門郡的北部邊界地帶。而代郡地理上則在馬邑更北,亦可推斷陰山之險失守后,漢高祖五年(公元前198年)至武帝即位(公元前141年)前這一時期,代郡長期為匈奴侵占,成為匈奴南侵的重要通道。

  綜上可見,代地地震后,代郡人口的長期不振給秦末漢初匈奴崛起創造了條件,代郡漸成匈奴南侵的通道,更是直接造成漢初對匈奴作戰長期處于劣勢,中央王朝對游牧王國的控制一度式微的局面。

  五、結語

  本文通過歷史文獻與《中國歷史地圖集》相結合,具體圖示出戰國后期趙國代郡的實際統治范圍。由此通過多種地震模型結合,推測出代地地震理論有感地震范圍,并圖示出代地地震的重災區范圍。其后,從代地人口與地形的關聯性角度出發,說明代地地震對代地本身人口流動的影響。擴展到趙國層面,結合秦趙戰爭以及秦趙饑荒具體分析了代地地震對趙國亡國、公子嘉之代何以屯兵上谷,以及對秦國東出戰略路線的深刻影響。最后,代地震后人口外流,直至漢初竟至不足震前三分之一的人口。作為邊鎮,人口流失必然造成農耕民族對游牧民族抵抗能力的下降,使得代郡長期成為匈奴南侵通道,進而中原王朝對游牧部族國家的控制力在漢立國至武帝登基期間一度式微。至此,可見代地地震對戰國至漢初北方社會歷史進程影響之深遠。縱觀戰國至秦漢歷史,本文僅是探究代地震后流動人口對戰國至漢初北方社會的整體影響,而橫向拓展來看,代地震后未曾流動的人口是否存在,匈奴侵代后對代地民風習俗是否有較大影響,以及漢初代地長期歸而復返對代人的民族認同感有無影響都有可探究的價值。

  回歸時下,從代郡地域范圍角度出發,考慮到代郡轄境距當今首都以及雄安新區較近,首都及其衛星城也是處于太行山——燕山構造帶上,本文所得代地古地震的地震范圍、震后影響對于時下北京及其周邊地區地震預測及震后救災研究仍然有一定借鑒意義。

  參考文獻

  [1] 雷鵠宇.略論戰國時期趙國對代地之經營[J].邯鄲學院學報,2010(4):43-46.
  [2] 趙文慧.戰國秦漢時期代地社會研究[D].錦州:渤海大學,2018.
  [3] 王仁康.一次古地震在京郊形成的地裂溝——歷史上樂徐、平陰在何處[J].復旦學報(社會科學版),1979(1):97-99.
  [4] 沈長云.趙國史稿[M].北京:中華書局,2000.
  [5] 司馬遷.史記[M].北京:中華書局,1959.
  [6] 班固.漢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5:1656.
  [7] 《中國地震簡目》匯編組.中國地震簡目:公元前780年—公元1986年[G].北京:地震出版社,1988.
  [8] 田家勇.地形對地震烈度衰減的影響[J].震災防御技術,2010(3):281-287.
  [9] 楊凡.河北及鄰區地震烈度衰減關系研究[J].地震地磁觀測與研究,2017(2):98-103.
  [10] 焦培民.中國人口通史·先秦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174.
  [11] 劉向.戰國策[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46.
  [12] 陳厚耀.春秋戰國異辭[M].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9.
  [13] 葛劍雄.西漢人口地理[M].上海:商務印書館,2014:72.
  [14] 袁祖亮.中國人口通史·秦西漢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84-85.
  [15] 朱鄭勇.西漢初期北部諸郡邊界略考[J].中國歷史地理論叢,2008(2):83-90.

  原文出處:馬昭寶.代地大動對戰國至漢初北方社會影響探究[J].河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38(03):86-91.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腾讯三分彩提现提不出来 贵州快3走势图表了 泳坛夺金组选中奖规则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 红宇新材股票吧 北京11选5玩法规则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公式 广东福彩快乐10分84走势图 怎样股票短线 11选5任选胆拖玩法 山东体彩11选5 江西时时彩 512 12096好彩1预测 东莞期货配资公司 赌博顺口溜段子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