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海事海商法論文

海事執法中船舶的識別手段

時間:2020-07-08 來源:世界海運 本文字數:6022字
作者:申偉. 單位:崇明海事局船舶安全檢查中心

  摘    要: 非法涉海運輸內河船和非法入境船通過關閉AIS、篡改套用其他船舶信息甚至涂改船舶名稱等違法手段,給海事現場監管執法帶來一定困難。結合現行海事法律法規的要求,就如何確認船舶主體的方法進行歸納,并結合海事監管實踐和自身執法經驗,提出加強船舶主體確認的建議,以期形成對該類船舶的有效打擊。

  關鍵詞: 海事執法; 船舶識別; 無線電識別碼; 船舶證書;

  一、前言

  近年來,受航運經濟不景氣的影響,內河船從事海上運輸呈現愈演愈烈的態勢。大部分涉海內河運輸船舶通過關閉AIS(船舶自動識別系統)或者偽造AIS信息來逃避監管,部分船舶涂改船舶名稱等標識,甚至出現“套牌”船舶和“三無”船舶。在對國際航行船舶的監管中,上海、南通等多地海事管理機構也查處了多起非法入境不明商船,這些不明商船通過關閉AIS、不向VTS中心報告動態等手段逃避海事監管,甚至存在非法標識和涂改船名等違法行為。

  這些違法船舶的出現,一方面嚴重擾亂了正常航運市場秩序,對合法合規的運輸船舶造成權益侵害,另一方面也給海事執法增大了難度。對于上述違法行為,海事機構也在積極采取懲治行動,包括對于船舶所有人、管理人或者經營人等依法實施行政處罰或者采取其他行政措施,如滯留船舶、限期改正等。

  在海事執法實踐中,對于違法船舶的確認,是一個重要的環節。大多數情況下,憑借船舶持有的證書或者船體標識的船名就可以確認船舶主體;但如船舶持有假證書或者借用他船證書,就形成了套牌船舶,如果沒有準確地確認船舶,采取的行政手段就會給被套牌船舶造成較大的影響,產生較為嚴重的執法后果。因此,在日常執法中,注重船舶主體確認這一環節,將有利于對違法行為的確認和打擊,也可以避免執法失誤。

  為了更有效地做好船舶確認,特別是對惡意篡改船舶信息等違法行為的船舶實施精準和嚴厲打擊,筆者結合檢驗規則的要求,對船舶的識別手段進行歸納和分析。
 

海事執法中船舶的識別手段
 

  二、通過船舶外觀標識來確認船舶

  1. 船名標識

  《中華人民共和國船舶登記條例》要求船舶在船首兩舷標明船名及漢語拼音,在船尾標明船名和船籍港以及漢語拼音。其中對于200總噸以下的小型船舶,在船首兩舷和船尾標明船名,在船尾船名下方標明船籍港;受船型或者尺寸限制不能在前款規定的位置標明標志的船舶,應當在船上顯著位置標明船名和船籍港,如用標志牌或者燈箱顯示船名或船籍港。

  除船體標志外,還可通過船上配備的救生設備或設施上的信息來辨別其所屬船舶的信息。例如船上配置的救生圈和救生艇,均標明船名、船籍港等信息。

  2. IMO識別號

  SOLAS公約要求國際航行船舶均應有IMO識別號,并應永久標記在以下位置:

  (1)在船尾或船體中部左右舷最深核定載重線以上,或上層建筑左右舷或正面的可見位置;

  (2)機器處所的一個端部橫艙壁上,或在一個艙口上,或者油船的泵艙內,或者滾裝處所的一個端部橫艙壁上容易接近的位置。

  3. 煙囪標志

  船舶煙囪標志是航運企業展示其形象的重要標志。《中華人民共和國船舶登記條例》規定:船舶煙囪標志、公司旗不得與登記在先的船舶煙囪標志、公司旗相同或者相似。從某種程度來講,煙囪標志的使用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其排他性是基于船舶現行申請登記的基礎上的。總體來講,注冊煙囪標志的航運企業較少。但其煙囪標志從樹立企業形象的角度,在涂裝前必定顯示自己企業的特點,故而一般與其他的標志不同,可以作為一種輔助判斷船舶所在企業的手段。

  4. 船舶外觀尺度等

  每條船都有自身的特點,例如船舶的尺度、船舶的種類、船舶建筑的布置等,都可以作為確認船舶的輔助手段。通過觀察船底形狀、吃水深淺、干舷高低、甲板遮蔽情況,可以初步確定船舶是內河船還是海船。

  三、通過法定證書、記錄簿等確認船舶

  1. 船舶法定證書是確認船舶最有效的依據

  對于正常經營的船舶而言,法定證書主要是船上所攜帶的船舶國籍證書、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證書和船舶法定檢驗技術證書等。

  電臺執照是船旗國主管當局頒發分配給船舶電臺呼號、MMSI的證明文件,雖然不是法定證書,但對于船舶來說,其具有等同于國籍證書的效力。另外海上移動業務識別證書等也能顯示出基本信息用于確認船舶。

  2. 通過船上配備的法定文書或記錄簿來確認船舶

  航海(航行)日志、輪機日志是船舶必備的重要法定文件,也是海事部門對進出港口的船舶實施檢查的一項重要內容。以航海日志為例,其記載事項一般包括:(1)船舶情況,如船名、船籍港等;(2)船舶航行情況,如開航港、開航日期等;(3)航行中發生的各種事件。

  此外,《船舶與海上設施法定檢驗規則》要求對應航區和噸位的船舶應具備相應的記錄簿或者文書。例如無線電記錄簿、油類記錄簿、船上油污應急計劃、垃圾記錄簿和垃圾管理計劃等。這些記錄文書上都能體現出船舶的基本信息。

  3. 通過船上展示的圖紙和計劃進行船舶的確認

  按照《船舶與海上設施法定檢驗規則》的要求,船上需要在特定場所張貼總布置圖、防火控制圖、破損控制圖等圖紙,這些圖紙附帶有船舶的基本信息。

  另外,船上張貼的船舶應變部署表、船舶溢油應變部署表,包括個人應變部署卡和磁羅經自查表等也可以用于協助確認船舶名稱。

  四、通過登記類號碼確認船舶

  目前存在的可以識別船舶的號碼主要有船舶識別號、船檢登記號、IMO識別號等。

  1. 船舶識別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船舶識別號管理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運輸部令2010年第4號),要求在船舶的便于查驗的特定位置永久標記顯示船舶識別號。對于具有主推進動力裝置(有尾軸)的船舶,永久性標記在機器處所主推進動力裝置尾軸附近的端部橫艙壁上;對于具有主推進動力裝置(無尾軸)的船舶,或無主推進動力裝置的船舶,永久性標記在艉封板的船體內側或艉封板附近的主甲板上。對于鋼質船舶,采用凸出鋼質字符焊接的方式永久性標記船舶識別號。

  伴隨著船舶識別號的產生,船舶標識電子標簽也成為中國籍船舶的法定配置。《船舶標識電子標簽管理辦法》(海船舶[2012]454)規定:每一艘船舶只能持有并使用一張船舶標識電子標簽,船舶標識電子標簽不得轉讓或轉借其他船舶使用。船舶標識電子標簽應粘貼在船舶駕駛臺擋風玻璃的右上方,特殊情況下可以粘貼在船舶駕駛方向右側上方或者其他顯著位置。

  2. 船檢登記號

  《關于頒布執行海事局〈船檢登記號授予辦法〉的通知》(海船檢字[1999]488號),明確海事局船檢登記號由海事局或部海事局授權的檢驗部門統一授予,其一經授予,永遠不變。海事局船檢登記號由第一次檢驗登記部門用鋼印或其他有效辦法將其打在易看見且不易被腐蝕的船舶某一位置上,該位置應在船檢證書上注明。

  在船舶持有的船舶檢驗簿證書中有此項內容,但多數為空白。筆者在十余年的執法過程中,也鮮有發現該碼在船上的存在。但作為法定的永久性標志,其一旦被發現,可以用于查詢并確定該船的基本信息。

  3. IMO識別號

  如前文所言,IMO識別號是針對國際航行船舶的要求。該識別號除須標注在船尾或者上層建筑的明顯位置外,還需要標注在機器處所的橫艙壁或者艙口處。該號碼采用的是永久性標注方法。

  五、通過無線電識別碼確認船舶信息

  無線電識別碼主要包括船舶MMSI、船舶電臺呼號和INMARSAT船站移動業務標識碼等,這些識別碼廣泛用于船舶、船岸之間的信息交流和溝通。通過查閱相關設備內的識別碼可以確定船舶的基本信息。

  1.MMSI

  MMSI通常被輸入至NBDP、DSC和EPIRB等GMDSS設備中,此外,AIS和VDR等設備也應編入此識別碼。該編碼采用九位十進制號碼,前三位一般標識該船的注冊國家或地區,如412、413和414是中國的國家代碼。

  2. 船舶呼號

  船舶電臺除持有船舶無線電執照外,都應由本國政府核配一個呼號:由拉丁字母和數字組成以識別電臺和通信聯絡用的信號。例如由B開頭的4個字母組成的呼號,表示中國籍船舶的電臺。

  3. INMARSAT船站移動業務標識碼(IMN)

  IMN-C是最為普遍的船舶地球站,其IMN由九位十進制數字組成,其2~7位與船舶MMSI的前六位相同。

  六、關于船舶確認中相關問題的建議

  根據目前的海事執法條件和手段,海事執法過程中經常會碰到不同的情形,讓現場執法人員難以完成船舶的準確確認,或者完成了簡單的船舶確認,卻為后續的行政措施或行政強制手段埋下一定的執法隱患。基于近期對涉海內河運輸船舶的檢查情況,筆者結合自身經驗提出以下建議:

  1. 要重視日常執法過程中的船舶確認

  在日常執法中,我們碰到的最常見的情況是:船舶持有船舶國籍證書等法定證書,并在船體上標有明顯的與船舶證書上記載一致的船舶名稱。這也是現場執法過程中最理想的情形。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現場執法人員存在一定程度的先入為主的情況,認定該船證書上的信息一定是正確的。

  需要注意的是,這存在套牌的可能性。首先,現場確認證書真偽的手段有限,特別是目前內河船舶持有的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證書,船方可以下載電子版自行打印,證書二維碼的信息通過一些二維碼生成器也可自行生成。其次,相同船舶外觀的姊妹船還是較為常見的,存在船舶借用他船證書或者證書交替使用的可能。

  如果在執法過程中,遇有船舶不出示證書,船體也沒有船名標識等信息的情況,我們就要充分利用多種手段,通過查閱船舶的航行日志等法定記錄簿,瀏覽船舶張貼或者懸掛的船舶圖紙,尋找船檢登記號(多在駕駛臺)和機艙橫艙壁上的船舶識別號或者IMO識別號,通過后臺業務系統平臺查閱船舶登記信息進行反向查詢確認。

  由于AIS的靜態信息如船舶名稱、船舶MMSI等信息通過人工手段可以進行修改,因而存在部分不法船舶改動或者套用他船信息的情況。在涉海船舶檢查過程中,很多內河船舶套用他船信息或者編造船舶信息,例如故意篡改AIS船舶信息顯示“XX海”,易造成該船是海船的錯覺。甚至還有部分船舶為了逃避監管,在船舶上裝設多臺AIS設備,分別采用不同的MMSI等船舶靜態信息,并輪流開啟以達到干擾海事電子監控的目的。

  建議海事執法人員在現場執法過程中均要養成船舶確認的良好習慣,確認“三碼合一”,即確認船舶名稱、船舶證書和船舶永久識別號的一致性,并將其作為執法過程的首要內容,為后續準確執法提供必要的依據。經常實踐,在碰到一些船舶難以確認的情況時才不會手足無措、無處下手。

  2. 加強對現場檢查問題的嚴格處置

  如上所述,現場執法過程中會發現很多與船舶確認相關的缺陷或者問題。如發現船舶存在惡意涂改船舶名稱或者篡改AIS信息的情況,要進行嚴厲打擊。啟動或直接實施船舶安全檢查,對該類船舶的缺陷處理采取禁止離港等強制性措施;對船舶存在的違法行為開展行政調查,并在自由裁量權許可范圍內就高就重實施海事行政處罰;加強與船籍港海事管理機構和港航管理機構的違法信息交流和溝通,擠壓非法運輸鏈的空間。

  如果通過執法人員的現場核實確認,發現所檢查船舶未持有有效證書或者船舶未有效登記,船體也沒有船名標識、船舶識別號或者IMO識別號等信息,可初步將該船視為“三無”船,并通報相關部門進行扣罰或者強行拆解等。

  3. 加強現場執法裝備的配備

  目前在海事現場執法過程中,海事執法人員幾乎沒有用以確認船舶的裝備。現場執法過程獲取有效的在線技術性支撐幾乎為零,往往只能通過電話聯系查詢、確認及核實,不僅費時費力效率低下,而且確認的準確性也難以保障。

  例如船舶標識電子標簽,可以通過射頻為13.56 MHz的讀卡器進行船舶信息的確認。然而現場執法人員幾乎無人知曉,也沒有相關執法裝備。

  可以借鑒交警系統的手持個人終端模式,配備一定數量的現場執法終端,整合海事業務平臺的相關數據信息,為現場執法提供實時在線技術支撐,提升檢查質量和效率。

  4. 加強海事立法和執法實踐的有機結合

  《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規則》第二十六條規定:“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證書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海事局統一印制。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證書的編號應與船舶國籍證書的編號一致。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證書有效期的截止日期與船舶國籍證書有效期的截止日期相同。”長期以來,在海事執法過程中,確認編號和有效期一致,成為一種有效確認船舶證書真偽的手段。然而隨著船舶識別號的出現和制證方面的變化,筆者在現場執法過程中未能找到與船舶國籍證書上一致的編號,而只能通過船舶識別號進行關聯。建議修改規則第二十六條的內容以符合當前實際。

  內河船舶通過發證機構的信息推送或者下載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證書PDF格式電子證書自行打印,這一措施方便了行政相對人,也降低了行政成本。然而很多內河船持有的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證書并沒有主管機關的簽章。通過掃描證書上的二維碼,可以查詢出證書上載明的簡要信息。但此類二維碼是通過二維碼生成器自行制作的,不具備防偽能力。

  建議通過規范性文件,在保障便利行政相對人的同時,增加相關電子簽章或其他防偽標識的要求。

  5. 加強船籍港管理監督

  現階段,“脫管船”的概念應運而生,指的是長期未接受海事現場監督執法的船舶。根據海事執法現狀,很多內河船舶長期在船籍港外航行、作業,船籍港海事管理機構缺乏對登記船舶安全狀況的掌握,存在比較明顯的脫管現象。

  對于內河船舶而言,船籍港是船舶接受船舶檢驗的所在地。而在現場執法過程中,船檢質量方面的問題層出不窮。例如,船舶名稱標識不符合要求的情況在內河船上較為多見,而且內河船沒有永久勘劃船舶識別號的情況也較為多見。這些船舶的年度檢驗或者換證檢驗卻都能順利通過。

  建議海事執法人員在現場檢查中發現、收集、記錄該類問題,作為船檢質量問題進行上報,可通過行政手段給予相關驗船機構或驗船人員必要的處置,督促船舶檢驗機構有效履責,并將船舶的查處情況通報船籍港管理機構,督促其落實船籍港管理職能。

  同時建議引入船籍港管理的分級管理制度,設置“黑”“白”名單,對注冊在“黑”名單船籍港的船舶實施更為嚴厲的檢查措施,督促船籍港相關管理機構加強源頭管理。

  目前的《船舶識別號檢驗管理規定》中永久性勘劃船舶識別號的規定對于2011年1月1日前建造的船舶沒有追溯,在此規定后發布的檢驗規則及修改通報中也未見對于該內容的要求。國際航行船舶IMO號碼在船體永久性標識的規定已實現了對規定生效前船舶的追溯要求,其實施難度并不大。因此,建議對目前的相關規定進行修改,明確規定生效之前鋪放龍骨的船舶設置永久性船舶識別號,從而更加有利于判定船舶的真實主體。

  6. 加強海事檢查人員綜合執法能力的培養

  對船舶實施執法檢查,并不只是對于船舶證書和船員證書的核查,《船舶安全監督規則》對于現場監督檢查規定了八個方面的檢查內容,這就對現場監督檢查執法人員的能力提出了明確的要求。另外在船舶確認方面,必須了解設備的操作,方能正確調取船舶的MMSI、船舶呼號和IMN等信息。而根據目前的實際情況,部分海事執法人員還停留在淺層次的證書核查上,缺乏必要的操作技能和檢查知識,碰到無證書、無船名的情況就束手無策。

  建議加強對海事執法人員的技能培訓,提升一線海事執法人員的綜合執法能力,以應對目前日益復雜的執法環境,實現嚴厲打擊水上違法行為的目的。

  七、結束語

  上述確認船舶主體的內容不盡完善,提出的建議也并不能涵蓋現場執法中的所有問題。現場執法情形多變,船舶違法手段層出不窮,需要執法人員根據實際情況靈活運用豐富的綜合執法技能以達到準確識別和打擊違法船舶、維護正常海上安全秩序的目的。

  原文出處:申偉.海事執法中的船舶主體確認[J].世界海運,2020,43(06):20-24.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黄大仙最准的六肖王 北京快中彩号码统计 排列五预测汇总 河南11选5第27期 甘肃体彩助手下载 双色球官网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在 辽宁快乐12分布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及时更新 一分11选五稳定计划 百视通股票行情 重庆快乐10视频 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盈富配资 北京快3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