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水利論文 > 生態環境保護論文

臺灣農業生態污染成因與解決措施

時間:2019-11-13 來源:現代臺灣研究 作者:杜強 本文字數:7503字

  摘    要: 20世紀60至80年代,臺灣在推動工業化進程中重工輕農,忽視環境保護,使農業生態環境遭受工業污染源、農業污染源以及農村居民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源的污染。為治理農業生態環境污染,臺灣在處理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系時,明確了環保優先的原則,為農業生態環境污染治理創造良好政策環境;同時,以水污染治理為抓手,對癥下藥、綜合施策,有效治理農業生態環境污染。

  關鍵詞: 臺灣地區; 農業生態環境; 污染治理;

  農業生態環境是農業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的命脈,也是農產品質量安全的基礎。20世紀80年代以來,由于快速工業化進程中忽視環境保護,造成農業生態環境污染的外部負效應。隨著臺灣農產品污染事件大量曝光,農業生態環境污染議題引發社會各界普遍關注,進而引發環境抗爭運動,成為臺灣痛定思痛治理農業生態環境污染的直接誘因。

  一、臺灣農業生態環境污染成因分析

  臺灣農業生態環境污染的主要原因包括工業污染源、農業污染源和農村居民生活垃圾及生活污水源三方面。

  (一)工業污染源導致農業生態環境污染

  1953~1974年,臺灣先后推動實施6個“四年經建計劃”,經濟獲得持續高速增長,20世紀50年代經濟增長率年均8.4%,60年代經濟增長率年均10.8%,70年代經濟增長率年均9.7%,80年代經濟增長率年均8.18%。該時期臺灣經濟發展進入快速工業化階段,創造了令世界矚目的“臺灣經濟奇跡”,并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但由于不重視環境保護,工業廢氣、廢水、廢渣直接排放或排放處理不達標,尤其地處城郊、農村的工廠利用監管漏洞,將工業廢棄物偷偷丟至農地、丘陵或乘夜焚燒,導致當時臺灣江河水、空氣等生態環境污染破壞十分嚴重。在農村地區,農民用被污染的水澆灌土壤和農作物,進而污染農產品。臺灣民眾對于環境污染和農產品食品安全問題怨聲載道,批評聲在媒體上隨處可見,并引發環境示威活動不斷。雖然臺灣在1974年通過“水污染防治法”和“廢棄物清理法”,1975年通過“空氣清潔法”,但在經濟發展掛帥政策主導下,整治環境污染的政策規定沒有得到真正有效執行和落實。據統計,20世紀80至90年代,臺灣江河污染相當嚴重,嚴重污染河段比例十多年維持在10.3%~13.4%之間,北港溪、二仁溪、急水溪等河流的嚴重污染河段比例甚至超過90%,地下水污染也非常嚴重。1

  早期臺灣實行“以農補工”、優先發展工業的政策,許多五金化工、紡織印染、電鍍金屬表面處理、皮革業的中小企業在鄉村設廠,當時全臺有約7萬家直接建在農地上的非法工廠(指在農地上違章建設、被認定為未登記工廠),主要分布在新北市、臺中市、彰化縣、原高雄縣等地農村。一些地方違建非法工廠還形成產業集群,如彰化縣頂番婆水五金產業在當地存在超過40年,工廠達到600家左右,約90%屬違章建筑,五金產業產值占全臺灣五金產業產值的九成。2工業廢水常以“搭排”方式排放至“水利會”所轄的灌溉渠道,被農民用于灌溉農田,導致土壤被無機物和重金屬污染。據2010年臺灣相關機構的調查顯示,全臺農地重金屬高污染潛在區域約1.5萬公頃,污染區主要分布在桃園市、臺中市、彰化市和高雄市。31982年,臺灣桃園縣觀音鄉大潭村農用地,被含重金屬“鎘”的工業廢水污染后,種植出的大米中重金屬“鎘”嚴重超標,曝光首起“鎘大米事件”。其后,彰化縣、原臺中縣、云林縣等地均陸續出現重金屬污染米事件,引發民眾的嚴重恐慌。2004年,臺灣“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檢測發現11項、4.94公頃農田生產的稻米含鎘量超標,銷毀污染稻谷近3萬公斤,反映了工業污染源造成的大范圍嚴重污染后果。
 

臺灣農業生態污染成因與解決措施
 

  (二)農業污染源導致農業生態環境污染

  農業污染源導致的農業生態環境污染,與農業生產活動密切相關,主要是農業生產過程中因化肥、農藥過量或不當施用,畜禽糞污不處理排放,農用地膜、秸稈等農業廢棄物沒有妥善處理等造成的農業生態環境污染。20世紀50年代,臺灣農業依賴傳統的耕作方式,農業在GDP中所占比重超過30%,農業部門就業人員占總就業人口的比例超過60%。自20世紀60年代中期以后,臺灣進入快速工業化階段,工商業與城鎮化的擴張使農業耕地面積逐年減少,到1992年,臺灣耕地面積降至土地總面積的24.3%。2013年,農業部門就業人員占總就業人口的比例只有4.9%。農民、農場主或因生態環保意識薄弱,或為提高農作物產量獲取更多收入,長期過量施用化肥和使用各種農藥。畜禽糞污等農業廢棄物任意直接排放、棄置或掩埋(如養豬場所產生的大量糞污排泄物,成為臺灣河川水質第三大污染源),山坡地過度開發與不當耕作等,均導致農業生態環境的污染破壞。早期臺灣的農業政策目標主要放在增加生產、穩定糧價上。直到20世紀90年代初,臺灣農業政策才出現“生產、生活、生態”有機融合的理念,開始重視農業面源污染問題。

  (三)農村居民生活污染源導致農業生態環境污染

  農村居民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的不當處置也是導致農業生態環境污染的重要因素之一。20世紀90年代以前,臺灣農村基礎設施普遍薄弱,環保監管缺失,農民的生活污水未經處理直接排放周邊環境,生活垃圾露天堆放房前屋后、小溪小河岸邊或焚燒。隨著20世紀70至80年代臺灣經濟的高速發展,臺灣農民生活越來越富裕,廢舊電池、塑料袋、玻璃瓶、家用電器類等廢棄物越來越多,生活垃圾增長十分迅速。但當時廣大農民的綠色環保生活方式還未養成,“垃圾圍村”現象比較普遍,不僅造成生活環境“臟亂差”,而且污染破壞了當地農業生態環境。

  二、臺灣農業生態環境污染治理措施

  在治理農業生態環境污染過程中,臺灣擺正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系,在農業生態環境污染治理上綜合施策,治理成效良好。

  (一)持續提升環境行政管理機構層級

  20世紀80年代以前,臺灣環境污染的監管與治理分別由不同專責機構負責,呈現分散化管理格局。“行政院環境衛生處”負責垃圾、水肥污染監管、空氣污染和水污染的研究指導工作,“經濟部水資源統一規劃委員會”負責水污染防治事項,臺北市環境清潔處負責環境清潔和公害防治,臺灣省政府環境衛生實驗所負責環境污染研究調查、督導和示范,臺灣省政府水污染防治所負責水污染防治設施的調查研究、規劃與督導稽查。這種分散化的環境污染監管體系,各自為政、污染管制效率低下。為應對日益嚴峻的環境污染形勢,改變分散化的環境污染監管體系,臺灣行政主管機關根據“臺灣地區環境保護方案”,于1982年1月29日成立“行政院衛生署環境保護局”,統轄原“行政院衛生署”環境衛生處所負責的空氣污染及環境衛生業務、原“警政署”承辦的交通噪音防制業務,并新增環境影響評估及毒性物質管理職能。1982年7月1日,臺北市和高雄市將原環境清潔處、環境管理處擴編成立“環境保護局”,并規定從1984年9月26日起,縣市政府衛生局第二課主管環境保護相關事務。1983年,將臺灣省環境衛生實驗所和水污染防治所合并成立“臺灣省政府環境保護局”。20世紀80年代中期,臺灣首次明確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并重,當兩者沖突時以環境保護為優先的政策導向,并在1986年7月成立“跨部會”的環境保護小組,以溝通、協調跨部門的環境保護事務。1987年8月22日,臺灣正式將“行政院衛生署環境保護局”升格擴編為“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編制由124人擴編至284人,成為主管全臺灣環境保護業務的行政機構。各縣市政府也先后成立環境保護局,以加強環境污染治理。1

  (二)制訂完善水污染、土壤污染防治等規章制度

  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臺灣先后制訂實施“水污染防治法”“廢棄物清理法”“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環境影響評估法”“資源回收再利用法”“環境基本法”等,并不斷地修訂完善。以土壤污染防治規定為例,從1991年4月開始,臺灣著手制訂土壤污染防治專項規定。由臺灣“環保署”擬定“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提交臺灣立法機構審議。該草案的修改審議前后歷時九年,其間把地下水污染防治納入草案,調整為“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最終于2000年1月13日“三讀”通過并在2月2日公布實施,成為臺灣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治理的主要依據。2010年,根據臺灣生態環境保護形勢發展需要對該規定進行了修訂完善,并納入“底泥”的內容。“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有三大主要特點:一是偏重事后整治復育,并依托“水污染防治法”“廢棄物清理法”等相關規定實施整治;二是設立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制度。基金主要來源為主管機關撥款、環境污染罰金、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費收入、基金利息收入等,使各級主管機關的土壤污染整治事務有了必要的資金保障;三是嚴格的主體責任劃定。該規定明確了土壤污染責任主體不僅包括污染行為人,而且包括污染土地使用人、土地管理人、土地所有人等,使“誰污染誰治理”得到真正有效落實。

  (三)持續強化水污染治理

  水污染是導致農業環境污染的主要“元兇”,治理水污染就等于抓住治理農業環境污染的“牛鼻子”。農業用水具有生產、生活、生態等“三生”功能。農業生產用水分為灌溉用水、養殖用水和畜牧用水,均取自江河湖泊及地下水源。如果江河湖泊及地下水源被污染,必然導致農業生態環境污染,并危及農產品食品安全,最終損害民眾健康。因此,臺灣采取源頭防治與治理水污染“歷史遺留問題”并進策略,有效治理水環境污染。一是推動工業區水污染防治管理計劃等,加強工業廢水污染源管制。截至2015年9月底,依照“水污法”列管事業及下水道系統2.45萬家,稽查1.87萬家,處理1514廠次。同時,持續推動工業廢水再利用,到2015年工業廢水回收率提高到80%以上。二是持續治理受污染水體,改善水質。2012年~2017年,臺灣推動“水體環境水質改善及經營管理計劃”,并加速污水下水道系統、水質凈化處理場地設施建設與利用等,以推動水污染防治工作,持續改善水質。三是通過持續整治淡水河系、濁水溪、二仁溪、愛河等重點河川,以截流污水、引進清水、水岸活化等手段整治城市內河黑臭水體等,有效改善了臺灣河川水質及流域城鄉水域環境。據統計,全臺50條重要河川嚴重污染長度已由1994年的11.3%降至2014年7月的4.5%,河川水質呈現持續改善的趨勢。4

  (四)農業廢棄物的治理與資源化利用

  為應對農業廢棄物未經處理造成環境危害,臺灣將農業廢棄物分為公告列管與非公告列管兩大類。2013年公告列管的農業廢棄物產出量前五位,分別為酒糟、酒粕、酒精醪、禽畜糞、制糖濾泥、食品加工污泥及蔗渣,占總量的67%;未公告列管的農業廢棄物最大宗為稻殼和秸稈。2012年公告列管農業廢棄物產出量為500811噸,其中廢酒糟、酒粕、酒精醪占26.1%,禽畜糞占15.4%,制糖濾泥占9.9%,食品加工污泥占8.3%,蔗渣占7.7%。2012年公告列管農業廢棄物再利用的途徑,分別為再利用飼料42.96%、再利用肥料31.83%、再利用原料14.75%、焚化處理5.47%、再利用土地(壤)改良2.54%、其他再利用途徑2.33%等。由于畜禽糞污導致農業生態環境面源污染的特殊性,臺灣相當重視有效治理與資源化利用畜禽糞污。長期以來,畜禽養殖是造成臺灣農業生態環境面源污染的重要污染源。據測算,一頭豬的排污量相當于七個成年人,一頭牛的排污量相當于二十二個成年人。以往臺灣農村畜禽養殖農戶多且分散,到20世紀60年代起才逐漸形成大規模的集約飼養,產生的大量畜禽糞污直接排放,造成周邊空氣惡臭,蚊蠅滋生,溪河發黑發臭等,嚴重污染生態環境。為此,臺灣通過制定養豬業等畜牧場排放水的“放流水標準”、畜牧業廢水排放許可制度、畜禽養殖廢棄物再利用、實施清潔養豬工程等,有效治理畜禽污染。例如,臺灣通過實施清潔養豬工程,推動清潔養豬及沼氣中心設施建設,并協助民營大型畜牧業者設置沼氣再利用設施等。2013年增建6393座清潔養豬廁所設施,全臺累計完成了清潔養豬廁所設施25425座。此外還推動畜牧糞尿發酵后沼渣沼液作為農地肥使用、畜牧糞尿發酵沼氣發電等,既減少畜牧糞尿排入溪河成為污染源,又可減少農民超量施用化肥導致農業面源污染。

  (五)開展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

  根據臺灣“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土壤污染是土壤因物質、生物或能量的介入,致其質量轉變,從而影響其正常用途和危害人民健康及生活環境。因此,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就要通過人為干預,清除受污染土壤的有害物質,排除因土壤污染帶來的危害和潛在風險,恢復土壤自凈能力和正常功能,維護生態安全。臺灣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舉措一是進行土壤污染普查,“摸清家底”,為土壤污染防治與治理修復打下堅實基礎。20世紀70年代中期,臺灣就開始進行農用地土壤重金屬含量的調查測算工作,前后歷時二十年左右,基本摸清全臺農用地污染情況。2013年和2014年分別完成全臺1356公頃、500公頃農地的污染調查評估。二是加強土壤污染源頭控制。通過土壤環境監管,有效切斷土壤污染物來源。先后推動了工業區依照“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規定辦理申報備查工作、灌溉水渠品質調查、廢棄工廠場址環境風險篩選評估等。三是設立專業整治基金。2001年,臺灣專門成立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會,每年投入10億新臺幣(下同)用于土壤及地下水污染調查和整治,約可創造70億元產值。四是積極推動土地污染責任保險。

  在農地污染防治措施方面,一是對農用地土壤污染普查中發現的受污染農地,進行治理與修復。從2003年開始,臺灣對臺北市、桃園縣、新北市、新竹市、臺中市、苗栗縣、彰化縣、臺南市、高雄市等遭受污染的農地,實施治理與修復補助政策。到2014年9月,臺灣列管的受污染農地已有61%完成治理與修復,剩余39%還在整治中。二是加強生產企業廢水管制。將未經許可登記的管線排放、調整廢(污)水流向、廢(污)水未經處理排放或稀釋排放等,均列入“水污法”第73條第8款的嚴重影響附近地區水體品質的行為,處以企業停工,行為人、負責人或監督策劃者追究刑責等重罰,以遏制廢水偷排。三是利用高科技手段監測監控。通過設置水質水量自動監測、攝錄影與連線裝置設施,對大型業者及重大違規對象進行連線監測監控,隨時掌控水質水量數據情況。四是修訂“水污法”。提高超標排放放流水標準或蓄意繞流排放有害健康物質致人死傷責任的處罰力度,行政罰款上限至2000萬元并罰沒收非法所得,追究主體責任。五是控制事業廢棄物不當棄置污染農用地土壤。通過電子化資訊管理系統隨時掌握廢棄物產源和清理流向、健全廢棄物處理機構管理制度、落實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管理等手段,有效遏制事業廢棄物的不當棄置行為。六是健全污染農地食用作物銷毀與流向管控機制,并對污染農地限制耕作的農民提供停耕期間的停耕補償金等。

  (六)充分利用市場化手段治理和保護農業生態環境

  臺灣還注重發揮市場化手段的作用,制訂實施“水污染防治費收費辦法”“水污染防治基金收支保管及運用辦法”以及綠色金融與補貼政策等,引導農業生產者轉向綠色生態休閑農業生產經營活動。以綠色金融與補貼政策為例,臺灣提供低利率貸款鼓勵養豬戶購買污染防治設備;給農民提供水資源及土壤保護的貸款;支付補貼獎勵農民將稻田轉栽種園藝作物、綠色肥料作物、雜項作物、休耕及養殖漁業,以保護好農業生態環境。

  (七)大力發展綠色生態休閑農業

  有機農業、休閑農業是傳統農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方向。世界糧農組織認為,休閑農業是“介于觀光與農業之間的活動,是鄉村地區環境保育與小區回饋的重要元素”。臺灣“農委會”在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就將休閑農業納入臺灣農業的未來發展方向和施政重點。從1991年“農業綜合調整方案”(1992~1997年)提出“生產(糧食安全)、生活(綠色農村)、生態(環境保護)”的“三生農業”理念,到“農業政策小冊子”“邁向二十一世紀農業新方案”等,均明確提出加強農村自然生態保育、防治農業公害、維護農村自然景觀與人文資源等,建設結合農業、休閑、人文、生態的多元化農村。在政策持續推動下,臺灣休閑農業發展勢頭好,成效顯著。據2004年臺灣休閑農業學會的普查,當年島內休閑農場總數達到1102家,年接待游客總數為4913萬人次,總產值達45億元。5發展有機農業,也是臺灣治理農業環境污染的重要舉措。有機農業不允許使用化肥、農藥、生長激素等化學物質,有利于消除或減少農業面源污染。臺灣通過補貼引導農民建設“堆肥舍”,將畜禽糞污及農作物秸稈等有機廢棄物堆積腐熟制成有機肥使用,并添加有益微生物制成生物肥料,比較有效地解決或減輕農業廢棄物對農業生態環境的污染。

  (八)開展全臺環境教育,倡導綠色生活方式

  臺灣通過制訂實施“環境教育法”“環境教育綱領”“環境教育行動方案”等政策規定,先后陸續配套出臺“環境教育法施行細則”與“環境教育審議會設置要點”等規章制度,以推動全臺灣的環境教育。同時,成立民間環保志愿組織,開展各類清凈家園活動。自2009年至2014年8月底,全臺累計成立1萬多個清凈家園協巡組織,利用手機APP,推動環保志愿者協巡、通報、舉報環保違規行為。通過建立綠色生活資訊網,訂立綠色產品規格標準,提供環保標章申請,鼓勵綠色采購,輔導商店售賣綠色環保產品,推動社會綠色消費。僅2013年度,公務部門的綠色采購金額逾59億元,民營企業及團體申報綠色采購金額逾101億元,一般民眾從綠色商店采購環保產品逾289億元。

  三、結語

  工業點源污染、農業面源污染、農村居民生活污染是臺灣農業生態環境污染的三大根源。臺灣多措并舉、綜合施策,積極應對農業生態環境污染,取得了較為明顯的治理成效。同時,臺灣民眾的環保素養、民間環保組織與環境運動的推動、選票的壓力、傳統與現代傳媒的監督等,均是促使農業生態環境污染得到較大改善的重要動因。

  當然,臺灣農業生態環境污染治理,也面臨著一些值得改進的問題。一是防止農業補貼的環境負外部性。農業是環境依存度相當高的產業,好的農業政策應該是對環境友好的政策。隨著臺灣工業化、城鎮化的不斷發展,農村人口外流導致農業勞動力逐漸減少和人口老化嚴重。臺灣農村人口平均年齡63.2歲,35歲以下青壯年農民降至總農業人口10%。2臺灣為了鼓勵農民務農,降低農業生產成本,對農業用水和化肥、農藥等農業生產資料進行補貼。農業補貼會誘導農民采用不利于環境的生產方式,導致農民不節約用水,超量施用化肥和農藥,帶來了環境負外部性,最終造成農業生態環境污染與生態系統失衡。二是農業生態環境保護整治問題。經過幾十年的努力,臺灣的農業環境領域的規則與政策制定取得了良好成效,實施方面基本上實現了有章可循。但農業生態環境的真正徹底改善而不反復,更需要違規必究、執規必嚴。比如農藥過量施用的監管就需要改進。臺灣早在1972年就公布施行了“農藥管理法”,1989年又制訂“農藥使用及農產品農藥殘留抽驗辦法”,1993年執行安全蔬果服務標章,對蔬菜、水果、農產品藥物毒物試驗進行驗證服務,并由各縣市負責標章核發、違規農民罰款與集訓。2007年又出臺“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管理法”,2009年還限定334種農藥主成分1743品項的農藥殘留最高容許量。農藥管理規定與政策較為完整配套,但由于監管不到位,臺灣農產品農藥檢測超標的問題時常發生,2012年每公頃農地農藥施用量仍高達12.6公斤,僅比2004年減少0.6公斤/公頃。由此可見,嚴肅環境整治應是臺灣未來應對農業生態環境污染的重要努力方向。

  注釋

  1(4)杜強:《臺灣地區環境污染治理與生態保護研究》,吉林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9、184頁。
  2(7)李俊緯、林建甫:《臺灣農業問題與解決策略》,《農業政策評論》,2017年第3期,第44、45頁。
  3張尊國:《臺灣農地污染管理歷程與展望》,2015兩岸環保高層專家論壇,2015年9月21~22日,北京。
  4臺灣“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編印:《臺灣環境保護統計年報》(2014),2014年8月出版。
  5黃秋蓮:《臺灣休閑農業政策之健康沖擊評估指標建構》,《中國農學通報》,2007年第10期,第373頁。

    杜強.臺灣農業生態環境污染治理初探[J].現代臺灣研究,2019(05):68-74.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安徽快3综合走势 排列五开奖号码 沪市权重股 贵州11选5走势 三全中赔多少倍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i 广东十一选五任一诀窍 中国福彩官网app 双色球开奖 pk10长期盈利的技巧 够力官方下载 辽宁35选7开奖视频 宁夏11选5在哪购买 炒股看k线科学吗 快乐双彩开奖 一万块炒股多久赚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