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婚姻法論文

尊長意見結婚限制制度的構成與價值

時間:2019-10-29 來源:淮海工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作者:張玉萍 本文字數:6349字

  摘    要: 外國法中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制度是一些國家沿襲久遠的婚姻家庭制度,它以父母尊長及其對子女卑幼的婚姻關系的意見為構成要件,既有裨益子女卑幼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維護婚姻秩序和社會穩定的積極作用,亦有特定情況下可能妨害子女卑幼的婚姻自由的內在缺陷。

  關鍵詞: 外國法; 尊長意見; 結婚限制制度;

  Abstract: The marriage restriction system of the seniority opinions in foreign law is a long-standing marriage and family system in some countries. It takes the parents' superiority and their opinions on the inferior marriage relationship of their children as its constituent elements, which is beneficial to the expression of the intention of the inferior marriage relationship of their children, and plays an active role in maintaining the marriage order and social stability. There are also some inherent defects that may interfere with the freedom of marriage of children in certain circumstances.

  Keyword: foreign law; seniority opinions; marriage restriction system;

  所謂外國法中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制度,是指外國法規定的男女當事人須征得尊長同意,始得締結婚姻關系的法律制度,它是法國、日本、美國等國家沿襲久遠的法律現象。在加強法治建設的當今時代,全面、深入地研究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制度,對于反思和矯正我國的婚姻家庭制度,無疑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一、外國法中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的源流

  任何制度均有其歷史源流。古羅馬萬民法規定,男女當事人未滿25歲須征得父母同意,始得締結婚姻關系。古印度《摩奴法典》第5卷(齋戒和凈法的規定婦女的義務)第147條規定:“小姑娘、青年婦女、老年婦女,雖在自己家中,絕不應隨意處理事情。”同卷第151條規定,婦女由父親,或經父親同意由弟兄賜給某人。同法第9卷(民法與刑法 商人種姓和奴隸種姓的義務)第88條規定:“姑娘雖未達到8歲的及笄年齡,父親應按法律將她嫁給相貌宜人、同種姓出生的卓越青年。”由此可見,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源于近代之前文明社會的宗法倫理觀念和家長主婚權制度。

  近代以來,多數國家確立了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婚姻家庭制度,但法國、日本、美國等一些國家并未徹底割舍尊長主婚權的殘余,反而以立法形式認可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的法律制度。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48條規定:“子未滿25周歲,女未滿21周歲,非經父母同意不得結婚;父母意見不一致時,有父的同意即可。”1996年《日本民法典》第737條(未成年人的婚姻)第1款規定:“未成年的子女結婚,應經其父母同意。”因此,某種程度上可以認為,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已成當今世界僅存于少數國家的、相當獨特的法律現象。

  二、外國法中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的要件

  尊長是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的核心要素。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50條規定:“如父母雙亡或處于不能表示意思的狀況下,由祖父母(包括父系和母系)替代之,如同系的祖父母意見不一致時,有祖父的同意即可。如不同系的祖父母意見不一致時,此項不一致仍發生同意的效力。”1996年《日本民法典》第737條(未成年人的婚姻)第2款規定:“父母一方不同意時,有他方同意即可。父母一方不明、死亡或不能表示其意思時,亦同。”美國1970年《統一結婚離婚法》第203條規定,男女年滿16周歲且已獲得父母或監護人的同意,或雖未滿16周歲但獲得雙方父母或監護人同意時,可以締結婚姻關系。據此可知,尊長的范圍限于男女當事人的血緣最近的直系血親尊親屬,或者有直接利害關系卻并不一定有血緣關系的監護人。
 

尊長意見結婚限制制度的構成與價值
 

  通常認為,男女當事人是未成年的男人或者女人,實際上并非完全正確。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48條規定:“子未滿25周歲,女未滿21周歲,非經父母同意不得結婚;父母意見不一致時,有父的同意即可。”其第151條規定,子女已達法定結婚年齡,在舉行婚姻儀式前,應以要式的尊敬證書,請求父母提供意見。美國1970年《統一結婚離婚法》第203條規定,已滿16歲而獲得父母或監護人同意,不滿16歲已獲得雙方父母或監護人同意,可以依法締結婚姻關系。顯然,男女當事人既可是已達法定結婚年齡,亦可是未達法定結婚年齡的,意欲締結婚姻關系且須征得尊長同意的男人或者女人。

  既然如此,男女當事人一旦超越特別的年齡界限,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也就隨之發生實質性的變革。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52條、第153條規定,男自達到18歲至30歲止,女自達到15歲至25歲止,經作成尊敬證書而未取得婚姻的同意時,應按月再作成新的尊敬證書兩次,第三次尊敬證書作成經1個月后,得即舉行婚姻儀式。男人或女人達30歲之后,作成尊敬證書而未取得同意時,作成經1個月后,得即舉行結婚儀式。究其原因,就在于男女當事人超越法定結婚年齡達到一定程度時,完全有能力依照其內在意志自主決定自己的婚姻關系,不再需要尊長意見對于締結婚姻關系的輔助效力。

  尊長意見的順序及其效力強弱,堪稱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的關鍵要素。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48條、第149條、第150條規定,父母意見不一致時,有父的同意即可;若父母一方死亡或處于不能表示其意思的狀況下,有另一方的同意即可;若父母雙方死亡或處于不能表示其意思的狀況下,則由祖父母、外祖父母作出同意或者否定的意思表示,如同系的祖父母意見不一致時,有祖父的同意即可。1996年《日本民法典》第737條(未成年人的婚姻)第2款規定,父母意見不一致時,有父母另一方的同意即可;父母一方不明、死亡或不能表示其意思時,亦同。由此推斷,尊長總體上享有意思表示的平等權利,但有些國家婚姻法偏重于男性尊長的意思表示對于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法律效力。

  尊長作出的意思表示,對于子女能否締結婚姻關系具有直接的、決定性的影響。一是尊長的意見構成子女結婚的必備要件。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48條、1996年《日本民法典》第737條第1款均屬于私法公法化的強制性法律規則,即使子女已經超越婚姻法規定的特別結婚年齡,亦須在形式上取得尊長同意其結婚的意思表示,并由婚姻登記官員嚴格記載和適用尊長的同意與否的意見。在此情形下,尊長的意見實質上已經構成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不可或缺的必備要件。二是尊長的意見影響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成敗。根據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48條至第153條之規定,尊長作出同意的意思表示,子女即可締結婚姻關系,否則,子女不能締結婚姻關系。譬如,某女意欲同一位鄉村教師結婚,其父欣然同意,其母則認為鄉村教師過于卑微,遂持反對意見。婚姻登記官員依據民法典的規定即為該女發布結婚宣告。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國家婚姻法的具體規定直接影響尊長意見的約束效力。1996年《日本民法典》第737條(未成年人的婚姻)規定,尊長的意見直接決定男未滿18歲、女未滿16歲的男女締結婚姻關系。若男女已達成年年齡,則勿須征得尊長同意即可自主締結婚姻關系。另據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52條、第153條之規定,男子達18歲至30歲、女子達15歲至25歲,或者男女任何一方達30歲以上,依法作成尊敬證書而未取得尊長的同意,亦可在身份官吏的主持下舉行結婚儀式。此種情形下,征求尊長的意見僅僅具有法定的形式意義,而對子女自主締結婚姻關系不產生實質性的阻礙效力。總而言之,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仍以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為基礎,且以特別的方式殊途同歸地表達近代以來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基本精神。

  三、外國法中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的價值

  眾所周知,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適用于未成年人或者未達法定特別年齡的男女結婚的情形。由于人是社會性的生物,既要受自然規律的支配,亦要受社會規律的支配,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在其成長的特定年齡區段內,對其擇偶對象和婚姻關系的影響因素都難免缺乏深入的洞察和長遠的認知,所以他們在締結婚姻關系時,客觀上需要他人特別是與其有直接利害關系的尊長的意見輔助、矯正其自主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譬如,某男意欲同江湖女醫結婚,其父母經周密考察后斷然作出不予同意的意思表示。某女欲同一位樸實憨厚的男子結婚,遭祖父堅決反對,其祖母多方調查后認為他們可以共度人生的歲月,毅然作出同意的意思表示。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尊長意見與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一致,則子女可以締結婚姻關系。;反之,尊長各方的意見與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抵觸時,子女則依法不得締結婚姻關系。“相比任何其他人類活動,法律可能更具有目的性。”[1]150在近代以來的文明社會中,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作為一項法律制度,旨在通過父母尊長的意見與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的雙重疊加,優化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的全面性、正確性,借以保障子女婚姻自由的基本權利和婚姻家庭秩序的和諧穩定。

  根據立法意圖,不難推斷尊長的意見既可與子女的意思表示一致,也可能與子女的意思表示抵觸。無論一致還是抵觸,尊長的意見旨在裨益子女的婚姻權利和人生命途。譬如,某父母同意其女嫁給一位德才兼備的青年學者;某老人堅決反對其喪偶的兒子迎娶重病纏身的寡婦;某祖父母絕不同意其孫女嫁給一位因婚變而殺害前妻的男人。人是社會化的自然生物,自然的親情凝結于人類的自然細胞,也滲透于社會的利害關系。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猶如常態之下的一只大手,率先攔住子女可能邁向有害無益的婚姻誤區的去路。對于其中的奧妙和機理,人們可以從日常的經驗中獲得全面、透徹的證明。

  不僅如此,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還同社會秩序存在著千絲萬縷的內在聯系。一是調整婚姻關系。“法律是一門地地道道的預測科學,它主要關注我們未來的利益。”[2]152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適用于男女當事人締結婚姻之前,建立在尊長經驗預測的基礎上,并據之對子女意欲締結的婚姻關系作出同樣包含預測因素的決定性安排,可以事先防御子女對其婚姻關系的不當認識,以及由此不當認識可能導致的婚姻生活的消極后果。譬如,某近乎成年的女兒決意嫁給以為對其關愛有加實際卻不學無術的男人,其祖母以死相要挾,堅決反對他們的愛情修成正果;某男意欲同一位失足的女人結婚,其父母經過多番考察,確認該女已經改邪歸正且聰穎善良,遂欣然同意他們締結婚姻關系。“法律的生命是經驗,而非邏輯。”[2]153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也就是借助尊長的經驗去彌補、矯正子女對其意欲締結的婚姻關系可能產生的片面的、短淺的,甚或偏執的認知謬誤,借以呵護子女的婚姻關系以及與婚姻關系密切關聯的“人生的最終目的是幸福或者至福”[3]6的人生追求。二是維護社會秩序。法律旨在“為人類共處以及滿足某些基本需要提供規范安排”[4]384。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通過同意或否定子女意欲締結的婚姻關系、促成或避免某種家庭關系、聚合或消除某種社會關系的邏輯進程,從而肩負調整婚姻關系、維護社會秩序的重要使命。譬如,某女選擇配偶卻在兩男之間舉棋不定,其父母勸導并同意他與其中一位結婚,結果夫妻情投意合,幸福美滿;某男意欲結婚,其祖父發覺“準孫媳婦”巧言令色之下隱藏尖鉆刁滑的稟性,遂拒絕同意他締結婚姻關系,該女后嫁鄰家為婦,果然陰險歹毒,惹是生非。大量事實證明,只有婚姻和諧,家安人寧,才能保持社會內在結構的穩定態勢和發展定力。誰都不敢設想婚姻家庭關系紛擾混亂,風波迭起,一個社會還能呈現海晏天青、繁榮昌盛的祥和狀態。歸根結底,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不過是以“人們不會因為天上的鴿子而失去地上的鴿子”[5]283的樸實與坦誠去謀求和實現“婚姻家庭包含了我們社會最基本的重要利益”[6]13的終極目標而已。

  價值與效應密切關聯。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亦需根據其外在效應做出精當的價值評判。一是制約效應。按照法國、美國等國家婚姻法之規定,尊長作出同意的意思表示,子女即可締結婚姻關系;否則,子女不得締結婚姻關系。無論尊長同意與否,均對子女自主締結婚姻關系產生一定的制約效能。譬如,某未成年人意欲結婚,其父母考慮其身心健康和社會生存能力,斷然作出否定的意思表示,該未成年人轉而繼續保持戀愛關系,在成年時同女友喜結良緣;某女意欲同其鄰居的兒子結婚,遭其父母的強烈反對,她周旋良久,仍以該男子為配偶締結婚姻關系。究其實質,它不過在子女的婚姻自由之上有限度地附加了制約性而非禁止性的輔助條件,某種程度上,誠如洛克所言:“法律不是限制自由,而是保護自由。”[7]67二是緩釋效應。鑒于尊長意見在特定條件下確有劫持子女結婚自由的意思表示的消極因素,法國、美國等一些國家婚姻法又巧妙地創設了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的特別例外制度。根據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152條、第153條規定,子達18歲至30歲、女達15歲至25歲,或男女各達30歲后,即使作成尊敬證書而未獲尊長同意,亦得即舉行婚姻儀式。顯然,子女達到法定的特別年齡之后即可擺脫尊長意見對其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的制約效力,以免善意的、暫時的結婚限制嬗變為現實生活中的惡意的、持續的結婚禁止。

  “法律難免有不足之處。”[8]96尊長意見的結婚禁止作為人類的制度設計物,其本體和適用均可能存在出乎意料的,或者雖有意料卻難以消除的弊端。一是缺乏內在制衡規則。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涉及尊長之間、尊長與子女之間,以及尊長卑幼與婚姻登記機關之間的多重法律關系,理應進行多維度、成架構的制度設計,以求各種行為規則、運作模式和權力效能之間的協調平衡態勢。事實恰好相反。法國、日本、美國等國家婚姻立法普遍缺乏尊長意見與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之間的制約衡平規則,以及婚姻登記機關對于尊長意見與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之間的沖突現象的調適救濟措施,以致埋下尊長意見凌駕于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之上的制度隱患。譬如,某男意欲結婚,其父母竟以女方相貌平常為借口不予同意,該男子和婚姻登記機關只能束手無策,聽任其父母的否定意見阻卻男女當事人之間意欲締結的婚姻關系;某未成年人對結婚缺乏基本認識,其祖父母卻作出同意其結婚的意思表示,婚姻登記機關只好為之舉行結婚儀式。某種程度上或多或少地透出“在整個古代,婚姻的締結都是由父母包辦,當事人則安心順從”[9]72所殘留的、與近代以來婚姻家庭制度不盡契合的陳腐氣息。二是忽視利害關系的復雜性。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以父母尊長與子女之間的利害關系為立法依據。殊不知,父母尊長與子女之間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利害關系具有復雜性、變異性,即使父母尊長完全出于對子女的婚姻利益的關切和長遠命運的考慮,也會由于生存環境、價值觀念、思維方式等多種因素的影響致使父母尊長的意見發生適得其反的逆變效應。譬如,某女與其同學情深意厚,而其父母卻嫌棄該同學一貧如洗,堅決反對他們締結婚姻關系;某男愛慕一位才貌雙全、家境優裕的姑娘,而其祖父卻耽心女方鄙視自己的家族,千方百計阻礙他們締結婚姻關系。凡此種種,勢必損害子女的婚姻自由的基本權利和人生追求的價值目標。“人是個未知數,還應補充一句,人的身上概括了我們正在認識的一切。”[10]233所以,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在特定情形下也會陷入“有些法律,表面上看起來符合立法者的意圖,實際上卻違背立法者的意圖”[7]156的尷尬境地。

  四、結語

  外國法中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發端于卻又不同于近代之前文明社會的家長主婚權,它旨在借助家長意見裨益子女締結婚姻關系的意思表示,維護婚姻家庭和社會秩序的整體穩定。“法律必有漏洞”[7]156,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亦有缺乏內在制衡規則、忽視利害關系的復雜性等弊端,應順從時代發展的正當要求不斷地矯正變革,臻于完善。

  參考文獻

  [1] 維諾格拉多夫.歷史法學導論[M].徐珍宇,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2.
  [2] 施塔姆勒.現代法學之根本趨勢[M].姚遠,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
  [3] 阿奎那.論法律[M].楊天江,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
  [4] 博登海默.法理學——法哲學及其方法[M].鄧正來,姬敬武,譯.北京:華夏出版社,1987.
  [5] 施特勞斯.斯賓諾莎的宗教批判[M].李永晶,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13.
  [6] 蔣月.婚姻家庭法前沿導論[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7.
  [7] 孟德斯鳩.論法的精神[M].申林,譯.北京:北京出版社,2007.
  [8] 普列漢諾夫.論個人在歷史上的作用問題[M].王蔭庭,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0.
  [9]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0] 德日進.人的現象[M].范一,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14.

    張玉萍.論外國法中尊長意見的結婚限制制度[J].淮海工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17(09):14-17.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 丫丫湖南棋牌 余额宝体验金如何赚钱 星悦福建麻将外挂 赚钱快的路子 都写进刑法了 种什么药材赚钱 幸运彩首页 上班怎么用电脑赚钱 ewin棋牌二维码 广东好彩1 ewin棋牌456 福彩3d高手群号码 大嘴棋牌手机官方网站 pt电子游戏官网有哪些 吉林时时彩大小走势图 南粤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