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臨床醫學論文 > 理療學論文

濕疹患者采用荊防湯結合艾灸理療的療效

時間:2020-07-09 來源:中國療養醫學 本文字數:3898字
作者:藺卓 單位:遼寧奉天中醫院皮膚科

  摘    要: 目的 探討荊防湯聯合艾灸理療在皮膚濕疹治療中的應用效果。方法 選取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某院收治的160例風熱型皮膚濕疹患者,采用隨機數表法分為對照組和實驗組,各80例,對照組采用常規西藥治療,實驗組在此基礎上加用荊防湯結合艾灸理療,7 d為1個療程,均治療2個療程,3個月后回訪復發情況,比較兩組療效、顯效時間、復發率的差異。結果 對照組總有效率為86.25%;實驗組總有效率為95.00%;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對照組平均顯效時間為(8.29±1.26)d;實驗組平均顯效時間為(4.27±0.87)d;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對照組復發5例,復發率為7.25%;實驗組復發1例,復發率為1.31%。結論中醫治療皮膚濕疹療效顯著,在常規西藥治療的基礎上加用艾灸、荊防湯能夠促進患者的康復,減輕患者的病痛。

  關鍵詞: 中醫; 皮膚濕疹; 臨床療效;

  濕疹是皮膚科常見病,濕疹多發生于嬰幼兒,成人由于消化系統疾病、內分泌紊亂以及睡眠障礙、精神緊張等多種因素相互的作用,也會出現濕疹。據統計,我國一般人群患病率為7.5%,在發達國家,兒童的發病率高達30%,成人的發病率約為10%[1]。濕疹在西醫中屬于皮膚的變態炎癥反應,患者在急性期主要表現為皮膚出現紅斑、丘疹以及水皰等癥狀,患者往往伴有較為嚴重的瘙癢感和滲出傾向。患者若不可控制地用手抓止癢后,往往會加重皮膚的皮損,在急性期過后,會出現局部皮膚的增厚、浸潤。濕疹的發生不僅會影響患者皮膚的美觀,還可能影響患者的睡眠和心理。西醫治療濕疹的藥物主要是糖皮質激素制劑、免疫抑制劑、抗菌藥物以及止癢劑、非甾體類抗炎制劑等,但是不良反應較多,預后易復發[2,3],治標不治本。而在中醫理論中則癥屬“濕瘡”“頑癬”的范疇[4]。其中風熱癥型濕疹是各癥型濕疹中較常見類型,祖國醫學辨證論治,認為風熱型皮膚濕疹多為濕熱內蘊,血燥風勝引起,治宜祛風消熱、利濕解毒。本研究對其在西醫常規治療的基礎上,加用荊防湯結合艾灸理療,臨床效果顯著。現報告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擇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我院收治的風熱型皮膚濕疹患者160例,采用隨機數表法分為對照組和實驗組,各80例,實驗組男36例,女44例;年齡22~63歲,平均年齡(43.3±14.8)歲;平均病程(3.2±1.5)年。對照組男37例,女43例;年齡23~65歲,平均年齡(43.7±13.8)歲;平均病程(3.6±1.4)年。兩組患者一般資料相比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病例納入標準:經臨床診斷符合濕疹的西醫相關標準;符合《臨床皮膚病學》中所描述的風熱型濕疹(發熱、惡寒、頭疼、身疼、口干、口渴、咽干、咽疼、咳嗽、黏痰、黃痰、鼻燥、流黃涕、胸疼、便秘、舌邊尖紅或降、苔薄白或微黃、脈浮數、浮滑數、浮濡數等癥狀)診斷標準;年齡≥18歲;對研究相關藥物無明顯不良反應。

  病例排除標準:有心臟、腎臟或其他臟器疾病者;近3個月內有激素類藥物使用者;妊娠哺乳期婦女。
 

濕疹患者采用荊防湯結合艾灸理療的療效
 

  1.2 、方法

  對照組予以常規西藥治療,主要包括10 mg的氯雷他定片口服,并采用0.25 mg的四環素、4 mg的撲爾敏以及0.75 mg的地塞米松,將以上三種藥物進行細致研磨,再加以1 m L的病毒唑注射液和皮炎松軟膏調和成糊狀,敷于濕疹的局部皮膚,每天定期進行換藥。

  實驗組在對照組西醫治療的基礎上加用荊防湯[5,6]結合艾灸理療進行治療。其中荊防湯方劑的配方主要包括荊芥、雙花、防風以及車前子各15 g,生地以及蒲公英20 g,黃芩、苦參、白鮮皮、川木通、黃柏、澤瀉以及苦參10 g,加以甘草6 g[7],將以上方劑的中藥加入500 m L水中使用機器進行煎煮,1劑/d,煎藥后分2次服用。艾灸治療的具體方法在濕疹的局部皮膚以無煙純艾條進行艾灸,選用1.5 mm×12 cm的無煙純艾條點燃后,在局部濕疹皮膚的上方3 cm進行燃燒,在艾條燃燒過程中注意不停的旋轉艾條進行回旋灸,避免長時間停留造成局部皮膚的燙傷,以患者感覺溫熱為宜,對于局部皮膚破損滲液嚴重的,可加以雀啄灸法進行針灸。每次艾灸理療的時間以15~20 min為宜,艾灸換藥治療1次/d。

  兩組患者均以7 d為1個療程,均治療2個療程。

  1.3、觀察指標及評價方法

  兩組患者在治療2個療效后,統計患者治療效果,記錄兩組患者的顯效時間,并在治療3個月后進行回訪復發情況,比較復發率的差異。其中療效評定相關標準分為:治療后,皮損消失,瘙癢感消失為痊愈;治療后,皮損的面積縮小一半及以上,瘙癢的癥狀顯著好轉為顯效;治療后,皮損的面積有所縮小,但不足一半,瘙癢的癥狀有所好轉為有效;治療后,皮損的面積和瘙癢的癥狀均無緩解為無效。總有效率=痊愈率+顯效率+有效率。

  1.4、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20.0分析,計量資料用表示,用t檢驗,計數資料采用卡方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兩組患者療效比較

  對照組總有效率為86.25%,實驗組總有效率為95.00%;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表1)。

  表1 兩組患者療效比較[n(%)]
表1 兩組患者療效比較[n(%)]

  2.2、 兩組患者平均顯效時間比較

  實驗組平均顯效時間短于對照組,兩組比較,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表2)。

  表2 兩組患者平均顯效時間比較
表2 兩組患者平均顯效時間比較

  2.3 、兩組患者復發率比較

  對照組復發率7.25%高于實驗組的復發率1.31%,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表3)。

  表3 兩組患者復發率比較[n(%)]
表3 兩組患者復發率比較[n(%)]

  3、 討論

  濕疹的發生包括機體的體質、內分泌代謝等內因、精神因素、飲食因素等多種外因以及環境等因素共同作用導致的,其發生機制復雜,目前尚未有明確的結論形成[8]。有學者在濕疹的皮膚破損處檢測出了大量的細菌和真菌,認為微生物在濕疹的發生和發展過程中擔任著重要的角色[9,10]。西醫治療主要采用抗組胺藥物減輕變態反應和皮質激素進行外用,但長期應用抗組胺藥物和皮質激素,可能會發生副作用,還可能造成一定的依賴性,停藥后容易復發[11]。近年來,中醫藥方法在濕疹等皮膚疾病的治療中得到了廣泛應用。而濕疹在中醫理論中則癥屬“濕瘡”“頑癬”的范疇,其病因主要是因先天稟賦不足,飲食不節,從而損傷脾胃,健運失常,化為濕熱而蘊結于內,加上風邪侵襲,風邪濕熱兩因相交,滯于皮膚,經脈阻塞而發病,因此治療應以活血化瘀、養血潤燥、清熱解毒、疏風祛濕為原則[12,13]。

  本研究發現加用荊防湯結合艾灸理療治療的實驗組在療效、顯效時間、復發率方面均優于進行常規西醫治療的對照組(P<0.05)。艾灸是中醫常用的理療方法之一,通過燃燒艾條發揮的溫熱效應經皮膚經絡通達全身,能調理氣血,改善臟腑功能,從而達到預防和治療疾病的效果。現代藥理學證實,艾灸能促進機體的新陳代謝,發揮調節免疫功能的作用[14,15]。荊防湯由荊芥、防風、生地、黃芩、黃柏、苦參、白鮮皮、雙花、蒲公英、川木通、澤瀉、車前子、甘草組成。方中荊芥、防風疏風止癢,生地清熱涼血、養陰生津,以防燥濕太過,黃芩、黃柏、苦參、白鮮皮清熱燥濕止癢,雙花、蒲公英清熱解毒,川木通、澤瀉、車前子利水滲濕。甘草和中(甘草中的甘草酸,具有抗炎,多種免疫調節作用,可增加單核巨噬細胞功能及誘生γ-干擾素[16,17],同時它還具有皮質激素樣作用,但無皮質樣激素副作用,具有保護肝細胞,抑制肝纖維化功能,表現在可以阻止鈣離子內流,同時可抑制膠原合成,減少或預防纖維化)[18,19]。多藥合用,共奏祛風清熱,利濕解毒之功效。

  綜上所述,中醫治療皮膚濕疹療效顯著,在常規西藥治療的基礎上加用艾灸、荊防湯能夠促進患者的康復,減輕患者的病痛,值得臨床推廣。

  參考文獻

  [1]斯拉甫·艾白,買尼沙·買買提,吐爾遜·吾甫爾,等.維藥新藥治療濕疹臨床研究指導原則(草案)[J].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2015,22(5):132-136.
  [2]劉茵,朱炯.火針治療慢性濕疹臨床療效及患者EASI、瘙癢評分、血清因子水平影響[J].遼寧中醫藥大學學報,2018,24(5):65-66.
  [3]許燦榮.糠酸莫米松乳膏治療濕疹皮炎類皮膚病臨床療效觀察[J].中國實用醫藥,2014,9(34):150-151.
  [4]裴宇.慢性濕疹采用糖皮質激素降階梯療法治療的分析[J].當代醫學,2017,23(26):121-123.
  [5] 王潔君,景萬倉,羅芳,等.復方氟米松軟膏治療慢性濕疹和神經性皮炎的臨床效果分析[J].醫學信息,2017,30(9):88-89.
  [6]李智丹.健脾祛濕方治療脾虛型慢性濕疹的臨床研究[J].深圳中西醫結合雜志,2019,15(9):58-59.
  [7]王根會,馮蘭珍,雷明君,等.中西醫結合皮膚病學[M].石家莊:河北科學技術出版社,2011:133-140.
  [8]尚佩生,詹明峰,沈曉峰.皮炎洗劑聯合地奈德乳膏治療亞急性濕疹的療效觀察[J].中國中醫急癥,2018,27(2):329-331.
  [9]蒙小兵.皮炎濕疹類皮膚病臨床治療體會[J].基層醫學論壇,2018,22(1):129-130.
  [10]徐永強,陳麗娟,黃虹.濕疹中西醫藥物局部治療進展[J].內蒙古中醫藥,2017,36(19):135-136.
  [11]李曉宏,閆承韻,謝林芳.皮炎湯聯合燥濕止癢方冷濕敷治療急性濕疹臨床觀察[J].四川中醫,2017,35(9):196-198.
  [12]楊素清,史喜文,安月鵬.黃連解毒湯在皮膚科的應用[J].中國醫學文摘:皮膚科學,2017,34(2):256-261,10.
  [13]陳巧玲,羅利娟.隨身灸干預骨科患者β-七葉皂苷鈉致靜脈炎臨床觀察[J].上海針灸雜志,2014,33(6):556-557.
  [14]王巧魚.復方甘草酸苷注射液治療尋常型銀屑病及濕疹皮炎的臨床觀察[J].中國民間療法,2019,27(6):45-46.
  [15] 梁小紅.艾灸護理在皮膚病中的應用[J].醫藥前沿,2014,6(16):323-324.
  [16] 李元文,張豐川,蔡玲玲,等.青石止癢軟膏治療神經性皮炎、濕疹的臨床應用研究[J].中國科技成果,2017,18(22):13-14.
  [17]孫佳,龔新炎.針刺聯合穴位自血療法治療慢性濕疹的臨床療效分析[J].內蒙古中醫藥,2019,31(5):108-109.
  [18]蒲蔚,原新朋,周媛,等.珍珠粉聯合復方甘草酸苷治療慢性濕疹的臨床觀察[J].中國民族民間醫藥,2018,26(9):208-209.
  [19]霍姍姍.依巴斯汀片聯合復方甘草酸苷片治療慢性蕁麻疹臨床分析[J].中外醫學研究,2017,29(36):9-11.

  原文出處:藺卓.荊防湯聯合艾灸理療在皮膚濕疹治療中的應用效果探討[J].中國療養醫學,2020,29(06):643-645.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股票配资程序源码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遗漏真准网 彩票平台代理怎么赚钱 新疆时时彩11选5 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排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中车股票今日行情 四川快乐十二助手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一定牛 六合快报一肖二码默认版 亚洲杯女篮决赛录像 快乐10分复式怎么玩法 大乐透中奖规则和玩法 陕西快乐十分今日开奖 十一运夺金出号预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