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中國南海問題論文

南海爭端中緬甸態度的成因及趨勢

時間:2020-07-02 來源:印度洋經濟體研究 本文字數:17683字
作者:邵建平,馬曉東 單位:紅河學院東南亞研究中心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研究所 云南大學國際關系研究院

  摘    要: 作為東盟非南海聲索國,緬甸對南海具體爭議保持中立、不持立場;呼吁爭議各方通過和平方式解決爭議、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希望東盟不會因南海爭端陷入分裂、中國—東盟整體關系也不會因南海問題受到影響。同時,作為東盟成員國,緬甸也希望自己在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能夠在南海問題上發揮一定的影響力,彰顯自身“東盟輪值主席國”的地位。緬甸對南海爭端的態度和反應是基于緬甸的外交傳統、對中緬關系的重視以及自身東盟成員國身份認同的不斷強化。“東盟奇跡”使得緬甸逐步將與東盟及成員國的外交放在了優先位置。因此,緬甸對南海爭端的立場和反應將在維護東盟團結的基礎上兼顧中國的感受。

  關鍵詞: 緬甸; 南海問題; 東盟輪值主席國; 中緬關系;

  Abstract: As a non-claimant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and member of ASEAN,Myanmar remains neutral on specific dispu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Calls upon the parties to settle disputes through peaceful means and safeguard regional peace and stability; China-ASEAN relations will not be affected by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s. At the same time,as an ASEAN member,Myanmar also hopes to exert a certain influence on the South China Sea during her chairmanship of ASEAN,highlighting the position of its role of “the rotating chairmanship of ASEAN”. Myanmar's attitudes towards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are based on Myanmar's diplomatic tradition,the importance of Sino-Burmese relations and the strengthening of the identity of ASEAN member. “ASEAN Miracle”has made Myanmar put ASEAN as a priority. Therefore,Myanmar's position and response to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will consider China 's feelings on the basis of maintaining ASEAN solidarity.

  Keyword: Myanmar;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the Rotating Chairmanship of ASEAN; Sino-Myanmar Relationship;

  作為東盟非南海聲索國,緬甸在南海爭端上并未明確發表過南海政策。但作為東盟成員國,緬甸也在東盟系列會議上參與了有關南海爭端的討論并發表了意見和看法。2014年5月,中越兩國因“981鉆井平臺”事件引發了兩國關系的緊張。而緬甸當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其也就中越兩國在南海的爭議問題發表了意見和看法,并作為輪值主席國引領東盟其他成員國一起做出了一定的反應。緬甸退休外交官、有影響的智庫學者也都就南海爭端發表了看法。從緬甸政府官員、退休外交官和智庫學者對南海爭端的表態可以管窺緬甸對南海爭端的態度。2016年7月12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下的臨時仲裁庭對菲律賓單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發布了仲裁意見,緬甸也就南海仲裁案專門發布了聲明。緬甸專門發布的聲明也表明了其對南海爭端的態度。本文以緬甸20141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為主線分析其對南海爭端的基本態度和反應,并從緬甸外交傳統、身份認同和現實利益幾個角度剖析緬甸對南海爭端態度和反應的成因,最后研判其未來發展趨勢。

  一、緬甸對南海爭端的態度和反應

  2012年,在柬埔寨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第45屆東盟外長會議專門就南海爭端進行了討論。緬甸時任外長吳溫納貌倫首次較為完整地闡述了緬甸對南海爭端的看法,他說“緬甸希望南海爭端能夠通過對話和接觸和平解決;應該強調《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在爭議各方間建立互信和要求爭議各方用和平方式解決爭議的重要性;緬甸全力支持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指針并歡迎中國和東盟在南海推進合作項目;緬甸繼續支持全面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支持爭議各方盡力用和平方式解決爭議;東盟和中國就‘南海行為準則’的談判已經取得了積極的成果,我們應該保持這種勢頭”。22016年7月13日,緬甸外交部也專門就南海仲裁案的結果發布了聲明。聲明指出“盡管緬甸不是南海爭議方,但緬甸高度關注南海局勢的發展變化;緬甸一如既往地呼吁和支持爭議各方依據普遍認可的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法原則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爭端;緬甸呼吁各方保持克制,避免采取激化緊張局勢的行動,避免訴諸武力和武力威脅;緬甸將與東盟其他成員國和中國一起全面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和‘南海行為準則’早期收獲成果”。3從緬甸政府的上述兩次表態來看,盡管緬甸不是南海爭議方,但作為東盟成員國,緬甸也關注南海局勢。希望爭議能夠基于國際法通過和平方式得以解決;希望南海爭議不影響中國—東盟整體關系;希望自己能夠在南海局勢的和平與穩定中發揮重要作用。
 

南海爭端中緬甸態度的成因及趨勢
 

  1. 緬甸對具體爭議持“中立”態度,但希望自己“有為”

  作為東盟非南海主權聲索國,緬甸奉行“中立”態度,不卷入具體的爭議,也不對具體的爭議持任何立場。但是因為2014年作為東盟輪值主席國的特殊身份使緬甸意識到自己要在南海和平與穩定局勢的維護中發揮作用,顯示自身“東盟輪值主席國”的地位和東盟成員國的身份。2014年是緬甸自1997年加入東盟以來第一次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2014年初,有聲音質疑緬甸因與中國多年的特殊友好關系會像2012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的柬埔寨一樣在南海爭端上支持中國。4面對質疑,緬甸政府和智庫學者都急于澄清“緬甸在南海爭端上持中立態度,不支持任何一方的具體主張”。緬甸政府對此極為警醒,緬甸總統發言人耶塔曾明確表態“緬甸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時不會因為來自中國的壓力而在南海爭端上支持中國;而且中國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向緬甸施壓”。5緬甸外交部下屬的緬甸國際戰略研究所主席丹梭奈也說“盡管緬中關系很密切,但東盟國家的團結也非常重要,緬甸在南海爭端上將奉行不偏不倚的原則”。6

  當然,首次作為東盟輪值主席國,緬甸也不希望自己在南海和平與穩定的維護方面無所作為。因此,緬甸在東盟外長會議、東盟峰會、甚至是東亞峰會上都允許東盟國家討論南海爭端。甚至還主導東盟針對中越“981鉆井平臺事件”引發的緊張局勢專門發布了《東盟外長有關南海最近局勢的聲明》。緬甸也意識到自己與中國的特殊關系,因此對自己信心滿滿,認為要利用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為南海爭端的解決貢獻力量。緬甸總統發言人耶塔曾表示緬甸與中國的密切關系將使得緬甸在協調南海爭端的解決方面具有優勢。7此外,緬甸在2012年至2015年還擔任東盟—美國關系協調國。盡管美國不屬于南海爭議方,但自美國國務卿希拉里2010年在河內舉行的東盟地區論壇上宣稱南海也涉及美國的利益后,中美兩國在南海的博弈也不斷加劇,美國甚至成了南海爭端局勢惡化的最大推手。早在2013年就有分析認為,緬甸20141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和東盟—美國關系協調國的雙重身份能夠使緬甸更好地處理與中國的關系,能夠更加平穩地推進“南海行為準則”的談判。8緬甸外交部下屬的緬甸國際戰略研究所主席丹梭奈也說“緬甸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對于南海爭端將尋求各方都比較舒適的進度推進‘南海行為準則’談判”。9緬甸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其在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積極協調,使解決南海爭端的“雙軌思路”得到了中國和東盟的認可,中國和東盟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全面有效落實和“南海行為準則”的談判方面都取得了進展。

  2. 緬甸呼吁各方通過和平方式解決爭端,不影響地區和平與穩定

  作為東南亞地區國家,緬甸也珍惜持續了數十年的地區和平與穩定,不希望南海局勢引發戰爭,危及地區的和平與安全。為此,緬甸一直呼吁爭議各方保持克制的同時遵守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法,和平解決爭端,維護地區穩定。2014年5月2日,越南海軍和海岸警衛隊阻止中國“981鉆井平臺”在西沙群島海域中建島附近搭建石油鉆塔,導致雙方船艇發生碰撞。越南的挑釁使中越兩國在南海爆發了自1988年以來最激烈的沖突。作為東盟輪值主席國,緬甸呼吁中越雙方保持克制。緬甸外長吳溫納貌倫說“我們(東盟)密切關注南海最近的局勢,我們呼吁中越雙方通過和平方式解決爭端”。10在緬甸主導下于2014年5月10日和5月11日通過的《東盟外長有關南海當前局勢的聲明》和《第24屆東盟峰會主席聲明:“邁向一個更加團結、和平和繁榮的共同體”》,都呼吁“南海各方根據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公認的國際法原則,保持克制,避免采取影響地區和平穩定的行動,通過和平手段解決爭端,不訴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維護南海的和平穩定、海上安全、海上和空中自由航行,充分有效履行《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盡早達成南海行為準則”。112016年5月28日,緬甸退休外交官吳欽貌撰文稱,南海爭端的相關方應該遵守并踐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根據國際法和平解決爭端,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包括緬甸在內的國際社會都不希望南海局勢升級,走向全面沖突。12緬甸宣傳部長兼總統發言人吳業國表示:緬甸作為東盟的輪值主席國,希望相關國家通過和平對話解決南海爭端。12016年7月16日,緬甸全國民主聯盟中央執委吳孟雅昂辛表示,相關國家在南海爭端上,應該通過和平談判的方式來解決,通過強權及外部力量來施壓干涉是不可取的。132016年8月12日,緬甸退休外交官吳欽貌再次撰文發表看法,文章再次要求各方遵守包括《聯合國海洋公約》在內的國際法,文章最后向中國提議“強大的、正在崛起的地區超級大國,我們的好鄰居———中國,應該積極踐行當年由中、緬、印共同提倡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如果有任何沖突,請放在五項原則里處理,‘讓友善成為永恒,讓敵意消失’”。14筆者與緬甸幾個研究機構學者座談時,大部分學者都認為“南海問題離緬甸非常遙遠,不是緬甸非常關心的問題”,但表示希望爭議能夠通過和平方式獲得解決。

  從緬甸政府的表態、官員的有關發言來看,緬甸不希望南海局勢緊張,危及地區穩定與和平。同時,緬甸呼吁爭議各方在遵守國際法的基礎上通過和平方式解決爭議。

  3. 緬甸希望南海爭端不影響東盟的團結和中國—東盟整體關系

  緬甸本來2005年就要首次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但囿于國內民主狀況的進展,東盟部分成員國和東盟的部分對話伙伴國都抵制,因此緬甸當年不得不放棄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隨著2011年緬甸舉行了民主選舉,東盟才決定緬甸20141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緬甸將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作為一份“莫大的榮譽”和東盟以及西方國家對自身民主化進程的認可。而2014年也是東盟發展的關鍵之年,因為按照規劃,東盟將在2015年建成東盟共同體。為此,緬甸制定了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要完成了任務和目標:確保2015年底建成東盟共同體剩余任務的全面落實;設定加速推進東盟共同體建設的優先領域,回顧共同體建設的重要作用,尋找激發東盟活力的倡議,規劃推進東盟對外關系的項目;落實東盟地區論壇展望聲明的中期回顧并為東盟地區論壇制定一個新的展望;將東盟發展成為一個以人民為中心的組織,加強公民社會建設,促進婦女、青年、國會議員和媒體對東盟活動的參與;準備制定《東盟:超越2015年展望》。15

  從這些任務和目標來看,緬甸20141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的主要任務就是要盡力維護東盟的團結和東盟中心性地位、推進東盟共同體建設。英國公投脫歐后,緬甸有學者擔心東盟會成為下一個歐盟走向分裂。緬甸學者吳貌貌基警醒到:東盟應該警惕國際和地區戰略環境的改變,從而保持東盟內部的團結。他認為有兩個原因將使東盟更加強大、更加重要。第一,東盟與全世界許多國家和國際組織建立了對話機制,東盟將贏得更多尊重,并控制“駕駛員”的位置,東盟將是一個團結的聯盟。第二,南海處于極其重要地緣政治的位置,是東西方戰略博弈的焦點,一個是當今超級大國美國,一個是正在崛起的地區大國中國,東盟將在中間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東盟在將域外大國引入東盟框架下時,應保持清醒,允許大國在東盟的存在,但應避免東盟淪為大國競爭的戰場。那些跟中國或者跟美國有共同利益的東盟成員國,在南海爭端上應保持謹慎,避免南海爭端升級,避免造成東盟的分裂,因為只有一個團結的東盟才能更好地為東盟及其成員國服務16。

  因此,緬甸不希望東盟因南海爭端陷入分裂。緬甸要盡可能地使東盟成員國在有關南海爭端的議題上最大限度地達成最低程度的共識。所以,緬甸面對南海爭端時在兩個目標間謹慎地平衡,即東盟各國能就有關問題達成最低程度的一致意見;南海爭端不影響中國—東盟關系。在行動上,緬甸主導東盟各國在2014年5月舉行的東盟外長會議上專門討論中越正在不斷激化的南海爭端,還前所未有地達成了一致性意見,發布了《東盟外長有關南海最近局勢的聲明》。而與此同時,緬甸政府官員一再強調,南海爭端只是相關爭議方之間的問題,而不是中國—東盟間的問題。緬甸總統發言人耶圖在東盟外長會議結束后就表態“這是中越雙方的問題,并非中國與東盟之間的問題”。17緬甸國際戰略研究所主席丹梭奈也認為“南海爭端是直接當事國的問題,不是中國與東盟的問題,不應影響中國與東盟的關系。緬甸認為南海島礁主權問題應該由中國和相關爭議各方通過雙邊談判解決;而南海自然資源的勘探和開發、南海航行和飛越自由由中國和東盟共同努力維護”。18總之,緬甸希望自己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在處理南海爭端時既能照顧到包括越南、菲律賓在內的東盟成員國的利益,又能顧及中國的感受,達到既能維護東盟團結,又讓南海爭端不要影響中國—東盟關系的效果。

  二、緬甸對南海爭端態度和反應的成因

  緬甸對南海爭端的態度和反應主要是基于其外交政策、對緬中關系的重視、對自身東盟成員國身份認同的加強。

  1. 緬甸奉行中立主義的外交政策

  緬甸獨立后很長一段時間都奉行中立主義外交政策。其中1948年至1962年,緬甸奉行積極的中立主義政策,爭取和與緬甸具有共同利益的所有國家都建立起密切的關系。吳努總理曾說“我們要努力與和緬甸具有共同利益的國家建立外交關系,但緬甸也不與任何國家集團結盟,卷入到對抗當中,中立主義能夠有效維護緬甸的國家利益和世界和平”。191962年奈溫發動軍事政變奪取政權后繼續堅持中立主義外交政策。1962年3月2日,奈溫政府成立的緬甸聯邦革命委員會在對外政策的聲明中宣稱“緬甸聯邦自獨立以來所采取的積極中立政策,在目前的國際條件下,依然是最合適的政策”。20正因為奉行“中立主義”外交政策,當東盟1967年成立伊始邀請緬甸加入時,緬甸予以拒絕。因為緬甸認為加入東盟可能會影響自己是不結盟運動創始成員國的形象,而且緬甸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和中立主義。2120世紀70年代后期,針對蘇聯支持下的越南在中南半島尋求地區霸權的情況,緬甸也繼續在維持與中、蘇關系平衡的基礎上努力在中國和越南的沖突中保持中立。22緬甸領導人意識到印支戰爭可能會產生外溢,因此努力將自身置身事外,奉行孤立主義的外交政策。231988年,新軍人政權上臺后盡管在1990年舉行了大選,但軍政府拒絕承認大選結果導致緬甸遭受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國家、印度和東盟國家的制裁和封鎖,緬甸不得已在1988年至1992年施行了短暫的向中國“一邊倒”的外交政策。1992年,緬甸認為向中國“一邊倒”的政策不利于緬甸的國家利益。加之東盟、印度和日本等國家也意識到不能繼續放任緬甸與中國關系的深化,因為這樣將導致中國在東南亞地區影響力的不斷增長。所以,緬甸逐步放棄了向中國“一邊倒”的外交政策,開始推行大國平衡外交政策并于1997年成功加入東盟。此后,盡管國際社會對緬甸國內民主和人員狀況批評之聲一直不斷,美國、歐盟等國家或國際組織繼續對緬甸實行了較長時間的制裁,但緬甸的大國平衡外交,尤其是與中國、印度和日本等國的關系都順利推進。

  盡管緬甸外交政策自1948年以來幾度發生演變,但其“中立主義”的精髓一直得以保持。2011年,吳登盛在其總統就職演講中指出“自緬甸獨立以來,各屆政府雖在政治、經濟、政策方針、理論問題等方面存在分歧,但在外交政策方面卻出奇的一致,奉行的是不偏不倚、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處理國際關系事務方面一直堅持著‘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不盲從于任何大國的影響,在國際關系中保持中立,不允許任何國家在緬甸領土設立軍事基地,不挑釁或侵略任何國家,不干涉他國內政,從不威脅國際和地區的安全與穩定”。242016年8月19日,昂山素季在中國釣魚臺國賓館接受采訪時更加明確地表示緬甸政府將繼續奉守中立主義外交傳統。她說:“緬甸歷屆政府都盡力奉行不結盟政策,這屆政府也不例外,緬甸將繼續同中國和其他國家真誠相待”。25

  正因為奉行中立主義外交政策,緬甸對于南海具體爭端總體持“不卷入”的態度、不對具體的爭議發表看法,不支持和不反對爭議任何一方的具體聲索和要求。同時,緬甸還希望爭議能夠通過和平方式得以解決,爭議不影響地區和平與穩定。

  2. 緬甸重視與中國的關系

  1949年12月16日,緬甸宣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第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非社會主義國家。建交之初,緬甸擔憂中國會因緬甸華人的國籍問題、邊界問題和國民黨殘軍問題向緬甸發難,威脅緬甸的安全,但是中國并沒有這樣做。中緬兩國建交后,中國不僅與緬甸妥善解決了緬甸華人的國籍問題和兩國的邊界問題,而且中國在國民黨殘軍問題上對緬甸給予了理解。20世紀50年代中期,中緬兩國形成了“胞波”情誼,此后兩國關系除了緬甸1967年“6·26”反華排華事件后陷入短時間低潮外,中緬關系一直保持了較為強勁的發展勢頭。1988年緬甸新軍人政權上臺后,由于遭受西方國家的全面制裁和封鎖,緬甸在外交上奉行了較短時間的對華“一邊倒”政策,使得中緬雙邊關系在政治、經濟、安全、人文交流等全面發展,中緬關系也被外界冠以“特殊關系”。26冷戰結束后,隨著國際局勢的變化,緬甸面臨的外交壓力也開始減小。因此緬甸開始從對華“一邊倒”向大國平衡外交轉變。隨著緬甸加入東盟、與日本、印度關系正常化,緬甸的大國平衡外交不斷深化。盡管如此,因地緣上臨近,對華關系仍然是緬甸外交的重中之重。1988年以來,中緬關系總體上在政治、經濟等方面都呈不斷深化的態勢。不斷深化的中緬關系對緬甸維護國家的核心利益至關重要,因為中國在政治外交、經濟、安全上的支持是緬甸國家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必不可少的支撐條件。

  在政治方面,中國一直奉行不干涉緬甸內政的原則,并在國際場合聲援緬甸政府。緬甸對華政策的基本邏輯主要基于緬甸的歷史遺產、內部安全挑戰、地緣現實和地區安全環境。27基于維護國家主權、政治自主和領土完整,并確保政權安全和生存的原則,緬甸對華政策的目標是要確保中國不對緬甸的發展做出任何不利的反應,最大限度地減少中國干涉緬甸內政的可能性。28對于緬甸的核心訴求,中國不僅予以全面的尊重,而且還在國際場合支持和聲援緬甸。中國希望看到緬甸國內的各方能夠通過對話促進民族的和解,逐步實現穩定、民主與發展,強調國際社會要在尊重緬甸主權的基礎上協助緬甸人民解決問題。291988年緬甸新軍人政權上臺后,尤其是軍政府不認可1990年大選結果,導致西方國家全方位制裁和封鎖緬甸,并對緬甸的民主、人權狀況予以批評指責。而中國則嚴格遵守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堅持不干涉緬甸的內政,并對緬甸的發展給予了全面的支持和幫助。此外,中國還在國際場合支持緬甸政府,如2006年9月15日和2007年1月12日兩次在安理會否決了制裁緬甸的決議。

  2010年以來,隨著緬甸政局變化和對外政策的調整,中國在緬甸對外關系中一枝獨秀的時期已經成為過去,但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中國在緬甸多元化外交中的獨特地位難以撼動30,中國依然是緬甸多邊外交中的最大一邊31。和中國繼續保持友好關系仍然是緬甸捍衛國家利益的首選。因此,總體而言,盡管密松電站被擱置對中緬關系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但其只是中緬關系的一個插曲。2010年以來,友好合作仍然是中緬關系的主流,兩國高層互訪頻繁,中國仍然一以貫之對緬甸的核心利益保持尊重,對緬甸核心利益的訴求表示支持和理解。2011年5月,時任總統吳登盛訪華,兩國簽署了《中緬關于建立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提升了兩國關系的性質,重申相互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其中中國重申“尊重緬甸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支持緬方走符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32,再次確認了依據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發展與緬甸的關系。2014年11月,李克強總理訪問緬甸,中國在雙方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緬甸聯邦共和國關于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合作的聯合聲明》中更加明確地重申“尊重緬甸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積極評價緬甸國內改革發展取得的進展,支持緬甸國內和平進程,支持緬甸為促進國內穩定與發展所作的努力”。33

  2015年11月緬甸大選民盟獲勝以來,緬甸政府并未像某些西方媒體炒作的倒向西方,而是繼續執行務實的外交政策,將對華關系置于重要的位置。2016年8月,昂山素季首次以國務資政兼外交部長的身份訪華,這是她以國務資政身份出訪東盟以外的第一個大國,可見對中緬關系的重視。而中國也一如既往支持緬甸的核心利益。在2016年8月兩國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緬甸聯邦共和國聯合新聞稿》中,中國“贊賞緬甸政府推進民族和解、改善民生的施政理念和政策舉措,支持緬甸政治轉型,走符合本國國情的全面包容性發展道路,確保民族和解與和平,促進經濟發展,保持社會和諧。中方愿繼續為緬甸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并愿采取具體措施支持緬方改善民生的努力”。342017年,緬甸若開邦羅興亞人問題不斷發酵,與西方國家一味批評指責緬甸政府不同的是,中國不斷呼吁國際社會客觀看待緬甸政府面臨的困難與挑戰,保持耐心并提供支持和幫助35,理解并支持緬甸政府實現國內和平與民族和解的努力36,而不是一味批評和指責緬甸政府。昂山素季對中緬關系的現狀非常滿意,并認可中國對緬甸的真誠。2017年9月20日,昂山素季在接受中國媒體專訪時表示“我很喜歡兩國關系現階段的狀態,因為我們兩國政府間有堅實的相互理解的基礎。我看到中國領導人對于我們的需要感同身受,我們相信他們真誠地希望我們的邊境地區實現和平,因為邊境的和平與穩定對兩國有百利而無一害。”37

  經濟上,中國更是緬甸的重要依靠。1988年遭受西方國家的全面制裁后,與中國的貿易、來自中國的投資、援助成為了緬甸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

  20世紀90以來,中緬雙邊貿易持續增長。尤其是隨著邊境貿易的發展,到2002年,中緬貿易額實現了突破,中國僅次于新加坡和泰國,成為緬甸第三大貿易國。此后,在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框架下,中國政府在2004年1月1日和2006年1月1日分別對110種和87種緬甸出口中國的商品實行免關稅優惠政策。2006年以來中緬貿易增長迅速,2010年中國超越泰國成為緬甸的第一大貿易伙伴,中緬雙邊貿易額達到了44.44億美元。此后,中國一直是緬甸第一大貿易伙伴國。2018年,中緬雙邊貿易額152.4億美元,同比增長13.1%,其中中方出口額105.5億美元,同比增長17.9%,進口額46.9億美元,同比增長3.6%。38在投資方面,2001年中緬兩國政府簽署了《關于鼓勵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該協定是緬甸政府與外國政府簽訂的第一個投資保護協定,有力地推動了中國企業到緬甸投資的熱情。根據緬甸國家計劃與經濟發展部提供的數據,截至201039年7月31日,緬甸共批準了31個國家在緬12個領域的440個項目,投資總額達319億美元。其中中國的投資從2010年1月的18億美元猛增到123億美元(含香港)。40到2011年2月,中國大陸的對緬投資達到96億美元,超過泰國的95.6億美元,成為緬甸最大的外資來源國。39截至2017年1月,在所有對緬投資國家和地區中,中國以總投資額180億美元位居首位,共有183個已批準投資項目。411988年9月以來,中國還向緬甸提供了一定的無償援助和優惠貸款,并免除了緬甸部分到期債務。2003年,中國向緬甸提供了2億美元的優惠貸款和625萬美元的物資援助42;2005年,中國承諾向緬甸提供1億美元的援助43。2006年6月,中國政府公開表示向緬甸提供2億美元的低息特別貸款,用于緬甸政府5個部門的計劃項目。442008年,緬甸遭受納吉斯風暴襲擊后,中國政府、中國紅十字會、對外友協、云南省政府、廣西自治區政府、全國婦聯、中國扶貧基金會、中國有色金屬礦業公司都對緬甸伸出援手,援助總額超過了3500萬元人民幣。45緬甸軍政府最高領導人丹瑞于2010年9月7—11日訪問中國期間,中國進出口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和緬甸簽署了中國向緬甸提供42億美元無息貸款的協議,這筆貸款將用于水電、信息技術、公路和鐵路等項目建設,期限為30年。462010年11月30日,中國發展銀行與緬甸外國投資銀行簽署協議,中國向緬甸提供24億美元的貸款用于中緬天然氣管道的建設。47

  3. 緬甸對自身東盟成員國身份的認同在強化

  對于緬甸軍政府1990年拒絕承認大選結果并對在大選中獲得勝利的民盟進行堅決的打壓、軟禁民盟領袖昂山素季的行為,東盟和西方國家一樣對此非常不滿。1996年,丹瑞大將訪華時告知中國,緬甸即將加入東盟,中國對此也是極為支持。但是,因為緬甸國內民主和人權問題,緬甸和東盟的關系也經常發生齟齬。東盟部分國家對緬甸內政的批評和干涉引起了緬甸的反感。尤其是軍政府2003年5月30日將獲得自由不久的昂山素季再次軟禁,招致了東盟部分國家的激烈批評并要求軍政府盡快釋放昂山素季。該事件使緬甸和東盟的關系急劇惡化,馬來西亞甚至揚言:如果緬甸軍政府不釋放昂山素季,將把緬甸開除出東盟。48此后幾年,緬甸與東盟的關系若即若離。直到2008年緬甸遭受納吉斯風暴肆虐后,東盟在緬甸救災過程中的支持使得緬甸對東盟的印象發生了根本性改觀,時任總理吳登盛親身經歷了東盟對緬甸的支持和幫助。2011年當選總統后,吳登盛著力全面推進與東盟的關系,其迫切需要依托東盟獲得國際社會對緬甸新政府的認可。緬甸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認識到自身的國際地位與東盟榮辱與共。49因此,緬甸對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2014年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地位非常重視。

  按照計劃,東盟2015年底將建成東盟共同體,2014年對東盟來說至關重要。而緬甸作為東盟輪值主席國,也意圖通過全面維護東盟的團結和中心性提高自己在東盟中的地位。因此,緬甸擔憂東盟因南海爭端陷入分裂,所以謹慎地維持與中國關系和與東盟關系的微妙平衡。一方面,緬甸不希望因南海爭端激怒中國,同時也希望自己在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盡力滿足包括越南和菲律賓等東盟其他成員國的訴求。

  三、緬甸對南海爭端態度和反應的趨勢

  從緬甸對南海爭端態度的成因來看,緬甸將會最大限度地在保持與中國的密切關系和維護東盟在南海問題上的團結之間尋求平衡。首先,緬甸會繼續堅持“中立主義”,不介入南海具體爭議,對中國和部分東盟成員國間的具體爭端不持立場;其次,將充分發揮自身與中國的特殊友好關系,盡量協調中國與東盟部分成員國在南海的爭端,最大限度地維護東盟的團結,不使東盟因南海爭端而陷入分裂。正如緬甸學者奈哥哥(Naing Ko Ko)所認為的緬甸可以在東盟部分成員國與中國間不斷發酵的南海爭端中扮演緩和劑的角色。作為東盟非南海主權聲索國,緬甸可以在“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中貢獻力。50

  首先,緬甸的發展離不開中國,因此緬甸在南海爭端問題上將會繼續顧及中國的感受。中國的投資、援助仍然是緬甸不可或缺的。在國內民族問題的解決方面,緬甸同樣需要中國的支持和配合。2016年7月,民盟發布了緬甸經濟政策的12個目標,主要聚焦于農業、工業和基礎設施建設。而緬甸的基礎設施,包括鐵路、航空、公路、電力等都非常薄弱,在世界經濟論壇每年發布的《全球各國競爭力報告》中,緬甸的排名都極為靠后。緬甸計劃與財政部部長吳覺溫(U Kyaw Win)2016年9月中旬在第五屆歐洲貨幣基金組織緬甸全球投資論壇曾說道“為了實現長期的增長和發展,緬甸在電力、交通、經濟特區和工業區領域需要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51而中國發起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一帶一路”倡議,都是緬甸大力改善國內基礎設施的重要支撐。

  另一方面,緬甸越來越重視與東盟的關系,甚至已經將與東盟的關系作為其對外關系的基石。1997年加入東盟后,盡管囿于國內政治狀況與東盟關系嫌隙不斷,但總體而言緬甸越來越重視與東盟的關系和東盟的一體化進程。2007年9月,緬甸發生了“袈裟革命”。新加坡當時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新加坡外長楊榮文建議緬甸不參與東盟有關譴責緬甸軍政府射殺行為的聯合聲明。但當時的緬甸外長吳年溫拒絕了楊榮文的建議,同意包括緬甸在內的所有國家為這次聯合聲明背書。52緬甸當時為了東盟的團結加入到了批評自己的東盟聯合聲明,足見其對東盟的重視。2014年,緬甸對首次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極為重視。當時的總統府發言人耶塔說“2014年是緬甸加入東盟以來首次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緬甸對此寄予厚望,希望藉此提升緬甸的國際形象,為緬甸政府正在推行的改革帶來政治和經濟方面的收益”。53因此,緬甸極為重視維護東盟的團結,有意識地利用東盟平臺顧及東盟南海主權聲索國的感受。正因為如此,中越兩國因“981鉆井平臺”爆發沖突后,緬甸外長吳溫納貌倫曾表示,“東盟各國外長將討論南海爭端,并達成一個聯合聲明”。54而且東盟在2014年5月10日的確前所未有地通過了《東盟外長關于南海最近形勢的聲明》。該聲明開篇就指出“東盟外長表達了對南海最近形勢(中越981鉆井平臺事件)的嚴重關切,當前的形勢增加了地區緊張”。55菲律賓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杰里米·科魯多(Jeremie P.Credo)認為該聲明的出臺表明東盟已經團結起來應對冒犯和挑釁行為,緬甸此舉也贏得了東盟其他成員國的尊重。56當時,“981鉆井平臺事件”的當事方是中國和越南,而越南作為東盟成員國參與了緬甸主導通過的《東盟外長關于南海最近形勢的聲明》,其針對中國的態度不言自明。此外,據美國一位高級官員爆料,在2014年緬甸主持的東盟地區論壇上,緬甸允許東盟相關成員國在會上發泄對中國單方面使用軍事力量實現脅迫性目標的不滿和失望,美國認為這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挫折。57

  民盟政府上臺后,更加重視與東盟的關系,積極推行“東盟優先”的外交政策。昂山素季于2016年4月首次闡述了新政府的外交政策:“緬甸外交政策重點將從‘雙邊關系’轉到‘區域一體化’和‘多邊主義’,新政府的外交政策目標是與鄰國建立合作,以致力于維護區域和全球和平”。58可見緬甸民盟政府對東盟的重視。在行動上,民盟政府從2016年3月上臺執政到2016年8月份訪華,這期間緬甸出訪或接待來訪的國家全部是東盟成員國,足見緬甸對東盟及其成員國關系的重視。2016年5月,緬甸新總統吳廷覺第一個出訪的國家是東盟輪值主席國老撾。2016年6月7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對緬甸進行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李顯龍是昂山素季新政府成立后首位對緬訪問的外國政府首腦。6月23日至25日,緬甸國家顧問兼外交部長昂山素季開始對泰國進行為期3天的訪問。7月22日,昂山素季以外交部長的身份再度出訪老撾,參加第49屆東盟外長會議。在第49屆東盟外長及系列會議上,緬甸外長昂山素季向東盟同僚強調要重視東盟的聲譽和對國際法的支持。昂山素季的表態被認為其對南海仲裁案的立場比此前更加激進。59

  2018年4月28日,東盟在輪值主席國新加坡舉行峰會。在峰會前夕,新加坡起草了“東盟峰會主席聲明零號草案”,其中有很大篇幅涉及南海爭端,且措辭激烈,包括對南海島礁建設和軍事化表示嚴重關切、歡迎南海仲裁案等。當時緬甸并沒有像柬埔寨等東盟非南海聲索國一樣提出較多的異議。60最終,東盟第32屆東盟峰會主席聲明中保留了“東盟承諾全面尊重法律和外交程序”的表述,并將其放在的前言部分,這既避免了將在放在南海問題部分的敏感性,也客觀上提高了該話語在主席聲明中的地位。從緬甸對與東盟關系的重視來看,緬甸將會在“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過程中充分發揮自身的優勢維護東盟的團結,同時積極展開協調,推動“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2019年2月27至28日,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第27次聯合工作組會就在緬甸內比都順利舉行。

  結語

  作為東盟非南海聲索國,中立主義外交傳統和對緬中關系的重視決定了緬甸在南海具體爭議中奉行不偏不倚的中立立場,并且希望南海局勢能夠保持穩定、不影響中國和東盟關系的大局。同時,作為東盟的一員,隨著東盟的發展壯大,緬甸對“東盟成員國”身份的認同越來越強烈。在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時,緬甸將維護東盟的團結、維護東盟在地區事務中的中心位置作為首要目標和任務。在緬甸的環狀外交中,東盟已經逐步處于第一環的位置,而中國、印度和日本等周邊大國則處于第二環的位置。正因為如此,對于地區熱點南海問題,緬甸出于兼顧現實利益和身份認同的考慮,在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發揮了議程設置、議題主導的能力,在南海問題上考慮東盟成員國利益和考量中國的感受之間維持最大限度的平衡。從未來趨勢看,緬甸對南海問題的態度及反應將會維持一定程度上的延續性,支持和推動“南海行為準則”的盡快達成。

  注釋

  1Carlyle A.Thayer,“ASEAN’S Code of Conduct in the South China Sea:A LitmusT est for Community-Building?”The Asia-Pacific Journal,Vol.10,Issue 34,Number 4,Aug 19,2012,p.10.
  2“Myanmar’s Statement on the Award of the Arbitral Tribunal on the South China Sea under Annexure VII of UN-CLOS”,13 July,2016,p.1.http://www.mofa.gov.mm/wp-content/uploads/2016/07/Press-Releases.pdf.
  3(1)Subhash Kapila,South China Sea and ASEAN Chairmanship,6 Jan,2014,http://www.southasiaanalysis.org/node/1437.
  4(2)Kyaw Hsu Mon,“ASEAN to Express Concern on South China Sea Tension:Burma Minister”,the Irrawaddy,10May 2014,https://www.irrawaddy.com/news/burma/asean-chair-burma-can-make-progress-southchina-sea-disputes-official.html.
  5(3)Kyaw Hsu Mon,“Burma to Seek South China Sea Resolution at‘Pace Comfortable to All Countries’,”24 April2014,https://www.irrawaddy.com/in-person/interview/burma-seek-south-china-sea-resolution-pace-comfortable-countries.html.
  6(4)Latt,Win Ko Ko and Ni Ni Myin,t“Myanmar-China Ties to Help on South China Sea Issue,Says Presidential Spokesman,”Mizzima News,January 17,2014.http://www.mizzima.com/mizzima-news/myanmar/item/10826-myanmar-china-ties-to-help-on-south-china-sea-issue-says-presidential-spokesman/10826-myanmar-china-ties-to-help-on-south-china-sea-issue-says-presidential-spokesman.
  7(1)Thuzar,Moe,“Myanmar’s 2014 ASEAN Chairmanship:A Litmus Test of Progress?”The 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December 4,2013,http://www.nbr.org/research/activity.aspx?id=77.
  8(2)Kyaw Hsu Mon,“Burma to Seek South China Sea Resolution at‘Pace Comfortable to All Countries’,”24 April2014,https://www.irrawaddy.com/in-person/interview/burma-seek-south-china-sea-resolution-pace-comfortable-countries.html.
  9(3)Kyaw Hsu Mon,“ASEAN to Express Concern on South China Sea Tension:Burma Minister,”the Irrawaddy,10May,2014,https://www.irrawaddy.com/news/burma/asean-chair-burma-can-make-progress-southchina-sea-disputes-official.html.
  10(4)“ASEAN Foreign Ministers’Statement on The Current Developmen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10th May 2014,Nay Pyi Taw;Chairman’s Statement of the 24th ASEAN Summi:t“Moving forward in Unity to a Peaceful and Prosperous Community,”Nay Pyi Taw,11 May,2014.
  11(1)“South China Sea Territorial Dispute News analysis 11”,The 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28 May,2016.
  12(2)《緬甸總統發言人吁各方和平協商解決南海爭端》,鳳凰視頻,2014年8月6日,http://baidu.v.ifeng.com/watch/8327499631526053944.html?page=videoM ultiN eed
  13(3)《新聞直播間國際社會關注南海爭端緬甸:緬政要發表評論支持中國立場》,央視網,2016年7月16日,http://tv.cctv.com/2016/07/16/VIDEIhYXjzGAMxFtRgWuJslg160716.shtml.
  14(4)“South China Sea Territorial Dispute News Analysis 111”,The 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12 August 2016.
  15(1)Yun Sun,“Myanmar’s ASEAN Chairmanship,”Great Powers and the Changing Myanmar,Issue Brief,No.4,Stimson Center,September 2014,pp.5-6.
  16(2)“Brexit Referendum:Its likely Impact on Regional Organizations,”The 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1 July,2016.
  17(3)《南海爭端主導東盟峰會東道主緬甸避“中國話題”》,大公網,2014年05月11日,http://news.takungpao.com/world/exclusive/2014-05/2470654.html.
  18(4)Nyunt Maung Shein,“Myanmar’s Preparation to Resolve Maritime Conflicts in the Region,”11 June,2013,https://myanmarisis.org/publication_pdf/maritime-conflicts-u-nyunt-maung-shein-ykdX S6.pdf,p.3.
  19(1)Chi shad Liang,Burma’s Foreign Relations:Neutralism in Theory and Practice(Praeger Publishers,1990),pp.62-.63.
  20(2)尤洪波:《冷戰期間緬甸的中立外交政策》,《南洋問題研究》2002年第1期,第80頁。
  21(3)Mya Than,Myanmar in ASEAN:Regional Cooperation Experience(ISEAS Publications,2005),p.84.
  22(4)劉務:《緬甸獨立后外交政策的演變與中緬關系的發展》,《當代亞太》2010年第1期,第115頁。
  23(5)Maung Aung Myoe,“The Logic of Myanmar’s China Policy,”Asian Journal of Comparative Politics,2016,Vol.1,No.3,p.287.
  24(1)“The New Light of Myanmar:President U Thein Sein Delivers Inaugural Address to Pyidaungsu Hluttaw,”31 Mar,2011,http://www.burmanet.org/news/2011/03/31/the-new-light-of-myanmar-president-u-theinsein-delivers-inaugural-address-to-pyidaungsu-hluttaw/.
  25(2)“Joint Press Release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The 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12 August 2016.
  26(1)張榮美:《2009年以來美國因素對中緬關系的影響》,《印度洋經濟體研究》2015年第6期,第61頁。
  27(2)Maung Aung Myoe,“The Logic of Myanmar’s China Policy,”Asian Journal of Comparative Politics,Vol.1,No.3,2016,p.284.
  28(3)Maung Aung Myoe,“The Logic of Myanmar’s China Policy,”p.285.
  29(4)李晨陽、楊祥章:《“緬甸問題”的由來、形成、演變與實質》,《印度洋經濟體研究》2014年第3期,第16頁。
  30(1)李晨陽:《2010年大選之后的中緬關系:挑戰與前景》,《和平與發展》2012年第2期,第36頁。
  31(2)賀圣達:《緬甸政局發展態勢(2014-2015)與中國對緬外交》,《印度洋經濟體研究》2015年第1期,第17頁。
  32(3)《中緬關于建立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門戶網站,2011年5月27日,http://www.gov.cn/jrzg/2011-05/27/content_1872426.htm.
  33(4)《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緬甸聯邦共和國關于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合作的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4年11月15日,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yz_676205/1206_676788/1207_676800/t1211367.shtml.
  34(5)《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緬甸聯邦共和國聯合新聞稿》,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6年8月20日,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yz_676205/1206_676788/1207_676800/t1390419.shtml.
  35(1)《中國代表就緬甸若開邦問題在聯合國安理會闡述中方立場》,新華網,2017年9月29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09/29/c_1121746403.htm.
  36(2)《2017年9月19日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主持例行記者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7年9月19日,http://www.china.com.cn/news/world/2017-09/19/content_41613952.htm.
  37(3)《昂山素季就若開邦沖突、中緬關系等問題接受中國媒體專訪》,國際在線,2017年9月22日,http://news.cri.cn/20170922/58516263-558f-cd49-8e34-56a2f664fd4b.html.
  38(4)《中國同緬甸的關系》,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19年1月,https://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yz_676205/1206_676788/sbgx_676792/.
  39(5)《中國(含香港)躍居外國對緬甸投資首位》,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緬甸聯邦共和國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2010年10月15日,http://mm.mofcom.gov.cn/aarticle/zxhz/tjsj/201010/20101007188073.html.
  40(6)《截至2010/11財年外國對緬甸投資總額超360億美元》,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緬甸聯邦共和國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2012年5月4日,http://mm.mofcom.gov.cn/aarticle/zxhz/tjsj/201105/20110507531906.html.
  41(1)《中國對緬甸投資總額在所有國家和地區中列首位》,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緬甸經濟商務參贊處,2017年7月5日,http://mm.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707/20170702604782.shtml.
  42(2)C.S.Kuppuswamy,“Sino-Myanmar Relations and Its Pact on the Region,”March 3,2011,http://www.eurasiareview.com/03032011-sino-myanmar-relations-and-its-impact-on-the-region/.
  43(3)C.S.Kuppuswamy,“Sino-Myanmar Relations and Its Pact on the Region,”March 3,2011,http://www.eurasiareview.com/03032011-sino-myanmar-relations-and-its-impact-on-the-region/
  44(4)Genser,Jared,“Testimony to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August 3,2006.
  45(5)《中國政府再向緬甸提供3000萬元人民幣緊急援助》,人民網,2008年5月9日,http://world.people.com.cn/GB/8212/9491/113836/7217695.html.
  46(6)C.S.Kuppuswamy,“Sino-Myanmar Relations and Its Pact on the Region,”March 3,2011,http://www.eurasiareview.com/03032011-sino-myanmar-relations-and-its-impact-on-the-region/.
  47(7)Juliet Shwe Gaung,“Massive Loan from China to Fund Gas Investment,”Myanmar Times,December 13-19,2010,http://www.mmtimes.com/2010/business/553/biz55301.html.
  48(1)Larry Jagan,“Myanmar Looks to ASEAN First for Its Future,”in Li Chenyang,Chaw Chaw Sein&Zhu Xianghui eds,Myanmar:Reintegrating int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Pte.Ltd,2016),p.52.
  49(2)項皓、張晨:《緬甸國際角色的定位與演變趨勢分析》,《印度洋經濟體研究》2015年第3期,第56頁。
  50(3)Naing Ko Ko,“What’s Next for Myanmar-China Relations?,”Myanmar Times,31 Aug,2016,https://www.mmtimes.com/opinion/22241-what-s-next-for-myanmar-china-relations.html.
  51(1)“Myanmar Looks to China to Increase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Oxford Business Group,28 Sep,2016,http://www.oxfordbusinessgroup.com/news/myanmar-looks-china-increase-foreign-direct-investment.
  52(2)馬凱碩、孫合記:《東盟的奇跡》,翟崑、王麗娜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年,第235頁。
  53(3)Kyaw Hsu Mon,“ASEAN to Express Concern on South China Sea Tension:Burma Minister,”the Irrawaddy,10May,2014,https://www.irrawaddy.com/news/burma/asean-chair-burma-can-make-progress-southchina-sea-disputes-official.html.
  54(4)Kyaw Hsu Mon,“ASEAN to Express Concern on South China Sea Tension:Burma Minister,”the Irrawaddy,10May,2014,https://www.irrawaddy.com/news/burma/asean-chair-burma-can-make-progress-southchina-sea-disputes-official.html.
  55(5)“ASEAN Foreign Ministers’Statement On The Current Developmen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10th May,2014,Nay Pyi Taw,p.1,http://www.asean.org/storage/images/documents/24thASEANSummit/ASEAN%20Foreign%20Ministers%20Statement%20on%20the%20current%20developments%20in%20the%20south%20china%20sea.pdf.
  56(1)Jeremie P.Credo,“Myanmar’s ASEAN Leadership:Progress on the South China Sea,”CIRSS Commentaries,Vol.I,No.7,September 2014,p.2.
  57(2)Wroughton Lesley,Paul Mooney,“U.S.Says Southeast Asia Concern over China at‘All-Time High’,”Reuters.August 10,2014.http://in.reuters.com/article/2014/08/10/asean-southchinasea-idINK-BN0GA06B20140810.
  58(3)《昂山素季表示將闡明緬甸外交政策》,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網站,2016年4月22日,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j/201604/20160401303707.shtml.
  59(4)Elina Noor,“ASEAN not so Divided on the South China Sea,”East Asia Forum,17 August,2016.
  60(5)Carlyle A.Thayer,“South China Sea:Zero Draft of Chairman’s Statement 32nd ASEAN Summit,”Thayer Consultancy Background Brief,April 27,2018.

  原文出處:邵建平,馬曉東.現實利益與身份認同:緬甸對南海爭端的態度和反應[J].印度洋經濟體研究,2020(02):35-50+158-159.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湖北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股票涨跌与统计学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双 期货正规配资公司 十一选五复式投注表 2019年股票涨幅排名 一肖二码默认版块论坛 赛车pk10开奖软件 三分pk拾在线预测计划 炒股软件用鑫东财配资 白小姐精选三肖三码期期准 黑龙江彩票p62中奖结果 股票百度百科 好运快三人工计划大小 杠杆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