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票據法論文

票據失票救濟公示催告的不足與失票訴訟的應用

時間:2019-10-25 來源:法制博覽 作者:朱喬喬 本文字數:2027字

  摘    要: 我國的票據失票救濟制度有三種:掛失止付、公示催告與失票訴訟。在司法實務中, 因公示催告制度的門檻與成本低, 應用也最為廣泛。失票訴訟制度雖有法律規定, 但使用率卻不高。本文擬從公示催告制度的局限性出發, 結合英美法系國家的失票訴訟制度, 提出失票訴訟取代公示催告的觀點, 并分析其可行性, 最后在此基礎上提出完善失票訴訟制度的相關建議。

  關鍵詞: 票據救濟; 公示催告; 失票訴訟;

  一、公示催告制度的局限性

  根據我國票據相關法律法規可知,我國的票據失票救濟制度主要有掛失止付、公示催告、失票訴訟三種。掛失止付作為臨時性的應急措施,必須搭配公示催告或者普通訴訟而存在。公示催告作為票據失票救濟制度中當事人使用最頻繁的制度,其具備保全票據款項、尋找票據實際持有人、廢除遺失票據所記載的票據權利、確定票據款項歸屬的功能。然而,公示催告制度仍存在以下問題。

  第一,我國公示催告制度為了維護失票人的票據利益不受侵害,允許采取各種強制性措施讓流通中的票據盡早結束流通,或者不惜犧牲善意第三人的利益明確表示在公示催告公告期限內票據權利轉讓無效。這一規定,無疑與票據法的首要價值目標流通性產生了沖突。

  第二,除權判決作出后,喪失的票據宣告無效,此時票據利害關系人應提起確認票據權利之訴還是撤銷除權判決之訴?一方面,當除權判決作出后,票據利害關系人就已喪失請求權基礎,而且在除權判決沒有被撤銷時,直接提起票據訴訟訴求否認除權判決的效力,將沖擊合法有效的除權判決。但是,《民事訴訟法》并未規定普通程序的裁判可以否認非訴程序的裁決,所以,提起確認之訴不可行。另一方面,除權判決雖規定于非訴程序中,但實質是在發生權利爭議后提起的訴訟。從這個角度上看,撤銷除權判決之訴可以采用普通訴訟程序的規定。既然最后還是回到訴訟程序,何不一開始就采用失票訴訟的方式進行權利救濟呢?

  二、失票訴訟制度對公示催告制度的取代

  票據訴訟制度是英美法系的做法,1996年我國票據法大膽將票據訴訟制度引進,進一步完善了我國的失票救濟制度。但與域外法相比,我國的票據救濟制度又顯得較為特殊。大陸法系國家,如德國、日本沒有失票訴訟制度。英美法系,如英國、美國則沒有公示催告制度。我國的票據法律則兩者皆有,失票人可自由選擇適用哪一方式進行救濟。

  筆者在無訟案例網上以關鍵詞“票據丟失”進行搜索,發現絕大多數案例為票據利益返還請求權糾紛、票據確認糾紛與票據損害賠償糾紛,而且大部分訴訟是因公示催告期間相關利害關系人申請而從非訴程序轉入訴訟程序的。因此,從司法實踐的角度來看,我國法律中“關于票據失票人直接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法院判令出票人交出票據復本或者請求付款”的規定,使用率確實不高。
 

票據失票救濟公示催告的不足與失票訴訟的應用
 

  公示催告和失票訴訟對流通票據的遺失都能起到救濟作用,但是前者是通過強制性規定阻卻票據流通,如止付通知的絕對效力、公告期限的設置以及逾期不申報的除權效力等。目前兩種救濟制度并存,再加上公示催告的門檻與成本很低,失票人幾乎都不選擇失票訴訟。此外,如果失票人可以提供擔保請求出票人補發票據或者要求債務人付款,則不必以公示催告為前提;如果拒絕補發票據或者拒絕付款,公示催告程序并不能直接解決該問題,仍需走訴訟之路。基于此,筆者認為我們應該盡快轉向失票訴訟制度。

  三、失票訴訟制度的完善

  依據上述內容可知,我國對失票訴訟制度的規定較少,在司法實務中操作起來十分困難。比如,法律沒有明確指出失票人除金錢擔保以外可否提供物的擔保,解除、免除擔保的條件是什么,無法提供擔保下法院是否可以裁定債務人將票據金額提存于法院等等。然而,失票訴訟制度若要取代公示催告制度,則必須對自身的制度規定進行完善。

  首先,請求出票人補發票據這一規定應當加以保留,特別是針對無法控制票據款項的票據、絕對喪失的票據、付款期限較長的商業匯票以及授權補記的銀行支票。在此之前,我國應參考英國的做法,改變對票據復本的態度,認可復本的法律效力。

  其次,請求債務人支付貨款這一規定應當加以保留,且請求對象僅限于付款人或承兌人,不能及于全部票據債務人。因為針對其他票據債務人而言,其已經通過轉讓票據的行為履行了合同義務,若再要求其支付貨款,則該債務人需再進行追索,徒增訴累。

  最后,對于失票訴訟中的擔保問題進行詳細規定。喪失票據為禁止流通票據或者有充分證據證明票據已經滅失的,可以考慮免除擔保;對于擔保形式與擔保數額的規定應當相對寬松,如既可以金錢擔保,也可以物保;失票人無法提供擔保的,法院可以裁定將票面金額及相關費用提存到法院等。總之,應當從降低訴訟成本,減少訴訟障礙,便利當事人提起失票訴訟的角度出發,進一步完善該制度。

  參考文獻

  [1]王小能, 主編.票據法教程[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1.
  [2]沈德詠, 主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 2015.
  [3]張雪楳.票據喪失救濟之公示催告程序疑難問題研究[J].人民司法, 2015 (08) .
  [4]邢海寶.票據公示催告的限縮與轉向[J].法學, 2018 (05) .

    朱喬喬.論失票訴訟對公示催告的取代與完善[J].法制博覽,2019(21):26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 秒速牛牛app 佳永配资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快乐10分一天出多少期 香港6合宝典资料2020年 股票市场指数有哪些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有 正规能赚钱的棋牌 山西11选五怎么看号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七星彩论坛特区 福建11选5推荐预测 内蒙十一选五一定牛 精准三码免费提前公开 重庆幸运农场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