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民族學論文

江西瑤族村寨的民俗文化解讀

時間:2020-02-12 來源:江西廣播電視大學學報 作者:曾曉林 本文字數:8885字

  摘    要: 山地民族因其適應特殊的山林環境呈現出其獨特的歷史文化與民族精神。全南瑤族村是江西唯一仍保留瑤語及民俗文化特色的村落,瑤民系來自廣東始興瑤鄉的過山瑤。全南瑤村在民居建筑、服飾飲食、節日文化、民間信仰、民間歌舞等方面呈現其民族文化特色,在現代化進程中瑤族民俗文化顯現調適與變遷的趨向,應積極挖掘整理與傳承瑤族歷史文化,汲取精華,合理利用,打造好“客瑤全南”,為瑤寨經濟社會發展與鄉村振興服務。

  關鍵詞: 瑤族; 過山瑤; 盤王大歌; 花棍舞;

  江西瑤族同胞不多,全南縣陂頭鎮瑤族村是江西唯一仍能操瑤語并保存民俗文化較完整的過山瑤村落。半個多世紀來,瑤族村幾經發展有了巨大變化,雖然經濟發展較滯后,但當地山水秀美,民風淳樸,民族文化特色較鮮明。“過山瑤傳統文化內容和表現樣式豐富:有適應山居生活的居住和飲食文化、記錄歷史與傳說的服飾文化、歌頌祖先與祈求豐收的歌舞節慶文化、維持民族發展的制度文化、融合圖騰崇拜—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的宗教信仰及祭祀文化等。”[1]本文在田野調研基礎上,結合文獻資料和訪談資料,試圖對全南瑤村作民族志式解讀,進一步梳理其民俗文化變遷歷史圖景。

  一、瑤族村的歷史淵源與人口

  我國瑤族主要分布在廣西、湖南、云南、廣東、江西、海南等省區的山區,是中國南方一個比較典型的山地民族。瑤族人自稱“勉”“金門”“布努”“拉珈”“炳多優”等,因經濟生活、居住地區和服飾的不同,又有“盤瑤”“過山瑤”“頂板瑤”“白褲瑤”等多種稱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統稱為瑤族。過山瑤是其中一支,“在過山吃山的歷程中,創造了獨樹一幟的生存智慧,主要包括:以盤瓠神話為發端,創造盤王文化以增強民族自信心;借用封建王朝名義,創作《過山榜》以維護本民族利益;從北往南遷徙,過山吃山種山以實現民族大轉移。”[2]江西瑤族村有二個,一個為景德鎮市樂平浯口鎮瑤沖村,村里共居住了25戶97人(其中瑤族戶口69人),但已不操瑤語。[3]另一個為全南陂頭鎮的瑤族村,屬過山瑤。

  全南地處江西省最南端,有江西南大門之稱,森林覆蓋率80%,與廣東省的連平、翁源、始興、南雄等縣市毗鄰,境內峰巒疊嶂,林海莽莽,如詩如畫的青山秀水孕育了許多古樸奇特的民間民俗文化和獨具特色的民族風貌,其中瑤族民族風情最有魅力。全南瑤族居民又以龍源壩鎮和陂頭鎮最為集中,其中陂頭鎮瑤族村是江西省唯一還保留瑤語的民族村。龍源壩瑤民已隨新農村建設項目的推進于10多年前全部遷到鎮上集中居住,目前只有陂頭鎮瑤寨最有特色,其山寨分為上瑤(又稱白芒坑)和下瑤(又稱高圍子)自然村組,距縣城50多公里,距陂頭鎮20多公里。這是一支由廣東省始興縣羅壩鄉(當地有瑤前排村)、深渡水瑤族民族鄉隨狩獵遷徙而來的過山瑤,盡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瑤族處于急劇漢化中,‘過山瑤’變為‘漢化瑤’,瑤人在身份認同上‘自我’與‘他者’的邊界日益模糊”[4],但全南瑤村仍保留自己民族語言、服飾、生活習慣和民俗文化,還部分保留著刀耕火種的生產方式。

  1958年全南當地政府還沒有解決其定居生活前,他們居無定所,生活在人煙稀少的深山老林里,一家一戶各占一座山頭搭棚而居,過著貧窮孤單的游獵生活,每當所居山頭野獸減少、耕作不利時,他們就卷起鋪蓋遷徙到另一座山居住,這種遷徙方式被稱之為“過山”。2019年8月21日,在瑤族村委會,據1930年出生于廣東始興羅壩的瑤民王水英說,他是12歲時隨父親王天祥過山遷入全南龍源壩馬土的,兩年后大爺和叔叔也來到里,1947年在歧山村何賢標等的幫助下遷入何姓山場居住,即現今陂頭鎮瑤族村,臨解放時邵、趙、鄧等瑤民因與王姓等互有親戚關系,通過介紹也從始興遷入瑤族村。過山瑤的生活較艱苦,“一把刀,一把斧,一支鳥銃”是他們與大自然搏斗、維持生計的主要工具,一般沒有固定的土地,也沒有由幾十戶村落所組成的內部家族組織,主要靠打獵為生,經濟來源主要是挖筍、采草藥、養蜜蜂;生產方式以刀耕火種為主,因為沒有水田可供栽種水稻,在旱地上種植苞谷、薯類便成為主要食物。1958年地方政府號召瑤民就地安置,才在過山所至的全南縣境逐步定居下來,全南縣人民政府給予了瑤民平價糧食供應,讓他們有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時到今日,瑤民在政治生活上已極大改觀,有省人大代表4人,省政協委員2人,省黨代表1人[5];至2019年,瑤族青年學生考上大專以上7人;現有瑤漢雙語小學一所,有教師二人,其中專門聘請了從廣東始興嫁入的瑤族老師教瑤語,現有學生一、二年級共5名(三年級以上學生需到約3公里外的竹山小學),人數不多,但極大方便了瑤族兒童就近入學。

  全南瑤族有自己的語言,說“勉”話,屬苗瑤語族瑤語支,多通漢語,會講全南口音客家話,無本民族文字,一般通用漢文。全南縣總人口21萬(2019年),2008年瑤寨共有160多戶、510多人,如今已有不少外遷到縣城或鎮里,2019年4月全村人口僅332人[6],2019年8月21日調查時村委會提供的最新數據為71戶,335人,村內常住人口270多人,全部為瑤族。瑤民姓氏為王、趙、鄧、邵、晁、盤、邱等七姓,一般族內通婚1,也會與全南客家人通婚,如王水英的長孫媳婦就是“漢妹瑤媳”。在這里,女性有一定的影響力,村子也尊陳、林、李三個女神,傳說這三位“道姑”在瑤民祖先落難時曾全力搭救過,后來便尊為神,有傳說這三位女神實際上是其歷代口碑良好的三位祖婆。瑤民男女婚嫁顯得樸實而活潑,既可以女嫁男家,也可以男子入贅女家,地位平等,甚至女性還享有特殊重要的地位,所以瑤民所生有兩個以上的小孩,一般商量著一個隔一個地分別隨父姓或母姓,有的還可隨外婆的姓氏,以至有的家庭有四五個姓。因瑤族是百萬人口的少數民族,有一段時間取消了計劃生育特殊政策,瑤族夫婦只準生一個小孩,孩子便按當地客家人的習俗,大多隨父姓了。2008年3月,去全南瑤寨采訪調查,縣委宣傳部和陂頭鎮特意安排調查組去訪問瑤胞王天祥老人,他1911年出生于廣東始興瑤村,1942年隨他父親狩獵、過山到全南龍源壩鄉,直到1959年按政府要求定居于陂頭鎮瑤寨。王天祥老人說,他以前讀過兩年書,能識漢字,他父親1969年過世,母親也于1974年故去,他有三個兒子,其中一個不健在了,他兒子的房子隔他家十幾米遠,其中一個當時任瑤族村村主任,還有一個女兒在廣東工作。2019年8月21日到王天祥老人的大兒子王水英家訪談,得知王天祥老人于2016年底去世,享年106歲。王水英1930年出生于廣東始興,12歲隨家人過山到全南,有5男3女,二弟王海英名下有3子5女,三弟王葉英有5男5女,據其長孫媳(現為瑤村婦女干部)介紹,王天祥老人名下有孫輩26人、曾孫輩上百人,有2人考上大學,在全南工作。
 

江西瑤族村寨的民俗文化解讀
 

  二、瑤族村的民居建筑文化

  全南瑤族的民居建筑與當地客家人比較有一定特色,當然也有變化。2006年9月及2008年3月在瑤寨調查時所見,這里的民居建筑與全南客家人的建筑相比,房屋結構大多為不設廳堂的三開間,兩邊住人。雖然住房都是以土夯筑而成的二層樓房,但瑤民在設計時往往有吊腳樓,在正墻二樓、側墻外體設計陽臺式過道,這過道如果從地面層看就成了吊腳樓,在這里可晾曬衣服、玉米及薯類,也可放置引火用的干柴。有意思的是這些房子有的用青瓦,有的還是以杉樹皮覆蓋,放置工具等的雜房則大多搭在后面或房側。其廚房及灶臺的設計與當地客家人的有異,而且在廚房一側還能見到供奉著觀音菩薩、財神等瑤民信奉的神像,這在客家人中是沒有的情形。瑤民的廚房在三開間正中一間,灶臺往往在廚房中間,灶面不靠墻,供兩側站人做餐食;灶尾靠正墻而砌,煙囪在墻外,灶口往往對著大門,燒火做飯時,瑤民是將整根木頭推入灶孔,分多次燃燒,直到將柴火燒完,這不像全南客家人會把木頭分段剖成小塊柴片以作燃料。瑤民廚房里灶臺上方的木梁上也是一道風景,那就是掛了許多燻肉,靠灶火燻制獵物——盡管瑤民現在不以打獵為生,但每年閑時特別是秋冬時節,成年男子還是根據獵物情況及在家耕田種植的季節安排,進山狩獵半個月乃至一個月,并且總是有所收獲的,雖然現在很多動物列入保護而禁獵,獵物也隨生態的變化而越來越少,但狩獵的生活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還是保留下來;同時,作為昔日主要的生存方式,作為族群記憶之一,瑤民常以此當作精神的游歷與滿足,正如隨新農村建設已改建的沖水廁所,瑤民還是不太適應,不如蹲茅草坑的感覺來得真實與自然。現代化的推進,也使瑤民在精神上經歷一次洗禮,血管里仍然流淌著的山居民族特性不是一下子就能改變,也不是說就一定要改變的,只是可以隨著現代化進程作某些調適,比如在法律框架下不去捕殺被保護的動物。聽鄉里李姓宣傳委員介紹,在全南舉辦的農民運動會中,瑤民就強烈要求設立爬山項目,這是他們的強項,也是他們特有的民族習慣,有了這個項目,瑤胞無疑能取得好成績,這是瑤民的自信,也是展示其風采的最佳時節。但時隔十年,2018年7月隨贛州市民宗局干部進山調查時,這些建筑形態和民俗習慣早已變得面目全非,到處是火柴盒式磚瓦建筑,原有土坯房在前幾年贛州市所推動的鄉村整治及空心房拆除進程中,幾乎被拆除干凈,全南縣民宗局干部提出的保留部分有文化特色的土坯房的建議難于落實,只是在新建的房頂上幾乎都豎著一根鐵質橫梁,且已生銹,特別顯眼,甚至刺眼。問及現任村干部及部分村民,這橫梁表達什么內涵,竟無一人能說出所以然來,僅有的回答說是從粵北瑤寨考察時所看到,就移植過來了。三開間房子及直對大門的大灶膛柴火灶已沒有了,更別說有灶臺上的燻肉了,所幸瑤民冬季習慣做的油浸肉習俗沒有因民居建筑形態改變而改變,得以繼續保持下來。2019年8月考察時,繼續惦記著這鐵質橫梁的內涵,在訪談65歲的前任村支書趙觀勝時再次提起這個話題,得到的答復是以前瑤民住山時搭木棚而居,現在住房頂層添上這支橫梁是為保留其民族記憶而按照木棚棚頂支架形態設計的。這解釋有其合理性。但為何那么多村民不知其詳,反過來思考,值得注意的是在發展瑤族經濟的同時,也要加快瑤族歷史文化的整理與挖掘,讓瑤民更清楚自己的民族文化,特別是瑤鄉旅游開發時應汲其精華,廣泛傳承,順應時下全南縣政府提出的打造“客瑤全南”目標時,瑤族文化與客家文化應互鑒互通,共享共樂,行穩致遠。

  三、瑤族村的服飾與飲食文化

  全南瑤族服飾具有本民族的特色。男衫較樸素,黑色立領,對襟布扣;女衫藍色斜開襟,配以鑲有花邊裝飾的短圍裙。男女衣褲的襟邊、袖口、褲足邊鑲有花紋,大多為兩條平行白邊,女袖口有的為黃白紅三邊。男性帽子用彩線鑲聯,前面兩角任其翹起,后面兩角縮成半圓,做成略呈三角形頭帕,供結婚后扎戴,未婚女子則用彩色花巾扎束。但現在瑤民平時少有穿其民族服裝,除非有上級重要領導來檢查工作時偶爾穿一下;當然如有團體旅游的客人到來時,也會穿民族服裝,不過這是配合表演之需。

  瑤族一日三餐,生活艱苦時,一般為兩飯一粥或兩粥一飯,農忙季節可三餐干飯,或在米粥或米飯里加玉米、小米、紅薯、木薯、芋頭、豆角等。有時也單獨煮薯類或把稻米、薯類磨成粉做成粑粑。燜煮飯多用鐵鼎鍋架在火炕中的鐵三角架上或泥筑的灶上。有時也用“煨”或“烤”的方法來加工食品,如煨紅薯等各種薯類,煨苦竹筍、烤嫩玉米、烤粑粑等。居住山區的瑤族,有冷食習慣,食品的制作都考慮便于攜帶和儲存,故主食、副食兼備的粽粑、竹筒飯都是他們喜愛制作的食品。勞動時瑤民就地野餐,大家湊在一塊,拿出帶來的菜肴共同食用,而主食卻各自食用自己所攜帶的食品。常吃的蔬菜有各種瓜類、豆類、青菜、蘿卜、辣椒,還有竹筍、香菇、木耳、蕨菜、香椿、黃花等。

  “每一個族群、民族、社會或者國家,都有其獨特的歷史記憶以及表現這種歷史記憶的形象。”[7]全南瑤族有其傳統飲食文化。一是油茶,這是瑤族民間傳統飲料;還喜歡利用山區獨特的環境與特產,自己加工制作蔗糖、紅薯糖、蜂糖等,蜂蜜水是常用飲料;現今主打“林下經濟”,多種植靈芝,故靈芝茶更為普遍;二是油浸肉,通常春節前殺年豬時制作,肉熟后浸入豬油中并封罐,可保存近一年,是待客的上佳菜肴,燻肉也是待客上品,但已鮮見;三是鮓,是以鹽和紅麴腌制的魚,瑤族著名的宴賓佳肴,一般每年入冬后至次年立春前是制鮓的最好時間,存放時間一般不宜超過次年夏至,今不多見;四是粽粑及竹筒飯,日常上山勞作時常帶的食品,今多為節日特色食品;五是荷包胙,瑤族節日菜肴。因山居環境,各種野菜也是瑤民所愛;蔬菜常要制成干菜或腌菜,肉類要做成味道十分濃郁的菜肴,鮮肉或臘肉,先炸烤焦黃,然后再煮。居住在山里的瑤民,擅于捕捉候鳥,宰殺后腌制成別具風味的“鳥鮓”,成為待客的上等菜,小鳥可帶骨剁成“肉糝”,加蔥、姜、辣椒,炒得骨酥肉脆后食用,現因保護生態環境理念的落實,以鳥作為食料今不多見。瑤族人大都喜歡喝酒,一般家中用大米、玉米、紅薯等自釀,并加入楊梅、山棯子、糖梨子等,制作果酒,每天喝二三次。瑤族在向客人敬酒時,一般由少女舉杯齊眉,以表示對客人的尊敬;也有德高望重的老人為客人敬酒,被視為大禮。瑤民禁食狗肉、貓肉、蛇肉。

  四、瑤族村的節日與信仰

  全南瑤民主要節日有盤王節、春節、清明節、端午節、中元節等,但通常不過中秋節。因屬“過山瑤”,擁“盤王”為始祖,有盤王節,定在農歷十月十六日,全寨人會唱歌、祭祀,并以豐盛的食物來慶祝一年的豐收,此時家家備有米酒或果酒、糯米粑粑招待客人,男女青年也可借此機會擇選意中人,一旦男女情投意合,雙方的家長就可通過媒人去說親,并以豬肉和酒為禮品。逢年過節時,瑤胞會舉行祭祀儀式。瑤族對祖先很尊敬,每逢節日必備豬肉、雞、酒等祭拜祖先,并習慣在進餐之前念祖先幾輩姓名,表示祖先先嘗,之后子孫才能受用。尤其對豐盛的餐食更是如此。對老人和客人都很尊重,吃飯時需擁為上座。遇有客人,會以酒肉熱情款待,還把雞冠獻給客人,以示尊敬。

  全南瑤族宗教信仰較復雜,道教、巫術和原始宗教均有。“瑤傳道教是瑤族從事游耕、長期山居形成具有本民族特點和道教色彩的原始宗教信仰。”[8]瑤民的巫術祈告的心理與全南客家人是一樣的。在大門框上,常能見到貼有7條(有的5條)約12×5cm的長條形無字紅紙,小門常為3條或5條,在灶壁上也貼有1—2條這樣的無字紅紙條。經訪談,原來這是瑤民的一種特有的祈告習俗。過去瑤民大多很窮,把紅紙貼上,有小孩問怎么“冇字”,諧音成為“冇事”,即沒有什么不祥之事發生,此后家人沒有生病等天災人禍出現,認為這是貼紅紙帶來的福份,便成為習慣相沿至今。

  2008年3月調查時,王天祥老人還介紹說,瑤民過年節時,會放銃敬神,敬盤王,“還盤王愿”,按神靈旨意取法名,也敬祖神;會信些佛教與道教,人去世后會做法事;也會為生病的人驅鬼神,但不太靈。過去瑤民有病,大多是自己采來草藥醫治的,現在大多到鄉鎮醫院看病。2019年8月訪談發現,仍有“還盤王愿”習俗,但因耗費財力物力,較少見;故在廚房側角仍能見到菩薩等神像,初一、十五及傳統節日時祭拜;仍會拜山神,但不太嚴格。

  當然,作為習慣狩獵的民族,瑤民在上山狩獵或出行時,也會敬山神,只是沒有在廣東始興瑤鄉居住時那么隆重,只要點三品香、燒些草紙,祈求山神即可,一是告示山神以免得罪,二是盼能狩獵有成,三是保佑自身安全。狩獵成功后,獵物的分配也是民主公平的,打頭銃者得獸頭(將獵物的頭朝耳沿割下)及四蹄,血及腸雜喂獵狗,然后按出山的人數及獵狗數平分成若干堆,人和獵狗各占一份。這種分配方式是最原始的,也是最民主公平的,它在某種意義上維系了內部的平等與公正,也是內部凝聚力的重要體現。

  五、瑤族村的歌舞藝術

  全南瑤族因其有本民族語言(有瑤語,無民族文字,通用漢字,會說全南客家話),在民間還保存了大量的民間文學作品且題材豐富,有反映人類起源和民族來源、遷徙的神話傳說《盤古》《盤瓠傳說》《過山榜》等,也有反映時代生活的歌謠。全南瑤族來自廣東始興,又可追溯到粵北乳源過山瑤,全南瑤歌與粵北瑤歌一脈相傳,“日常瑤歌既保持了對底本的推崇,注重瑤族歷史文化傳統語境的重現,又在日趨變化的生活實踐中汲取養分,呈現出新時代的新興事物,并注入外來多元文化特別是客家文化元素。”[9]是可以用瑤語演唱,也會用全南客家話演唱。

  全南瑤寨還有民間山歌和舞蹈存在,這與《贛南民歌集成》所說的“他們幾乎已與本地居民完全同化,本民族民歌已失傳”2是有出入的。所幸的是《贛南民歌集成》收輯了幾首瑤歌。王天祥老人還保存有6大本歌本,大多是民國時期抄錄的,以祭祀儀式歌為主,也有歌頌婚戀的,里面夾雜著大量的頌詞和佛道意識,很空靈,較難明晰其義,也許正因如此,歌本里面滲透出有待破解的民族信息與文化密碼。《廣東新語》載:“歲仲冬十六日,蓋田野功畢也,諸謠至廟為會,名曰耍歌堂。”[10]男女同集跳舞唱歌,同時自由戀愛,結婚禮儀甚為簡單。瑤族定在農歷十月十六日舉行的“耍歌堂”是傳播歷史和喜慶一年辛勤勞動獲得豐收的傳統節日,這天也正好是全南過山瑤的盤王節,全南瑤族雖然沒有隆重的“耍歌堂”活動,但其間有著必然的文化聯系。全南瑤族的歌謠還是很豐富的,2008年3月在瑤寨調查訪問時,應調查組請求,時年97歲的王天祥老人把歌本搬出來給大家看,還認真地唱給調查組聽,并允許調查組對歌本拍照留存。他老人家怕調查組聽不懂,便以全南客家話來唱,比照文字,調查組還是聽懂了一部分,歌聲節奏韻律鮮明、動聽。2019年8月21日,應調查組的請求,在王天祥的大兒子王水英老人家里,88歲的王水英小心翼翼地拿出他父親去世時留下的3本歌本3,并試著唱了兩小段給調查組聽,但因老人家眼力較差,加上多年不唱,我們對照歌本能聽清一部分,但大多沒能聽懂,非常可惜沒有能在十年、二十年前進行挖掘搶救,要知道王水英老人說,他以前是能夠單獨、完整地唱完全部歌本的啊,他的兒孫輩已無人能唱。這類瀕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挖掘、整理、保護與傳承,時不我待!

  全南瑤族的民間歌舞主要是“花棍舞”,已列入江西省級非物質文化名錄。“花棍舞是流傳于全南瑤族民間的一種獨具特色的舞蹈,它的民俗文化內容與民間舞蹈文化已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也是國家文化遺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1]當瑤民遇到年景不順、多災多難時,就會請法師做法事“驅邪鎮鬼”,祈求來年風調雨順,這種儀式瑤民稱之為“朝皇”;主持朝皇儀式的是本族德高望重的長輩(俗稱師爺,老藝人王天祥是瑤族村第一代“瑤王”,也是能唱完整《盤王大歌》的師爺)。朝皇儀式法事器具主要有:點兵棍(棍的上頭繪有人像,棍身繪有一條彩色的龍)、令牌(俗稱牙梗)、搖鈴、符印(俗稱老君印)、錫角等,朝皇儀式活動一般持續兩夜一天,其間一直歌聲不斷,且歌且舞。現時表演的《點兵棍舞》(俗稱《花棍舞》)就起源于朝皇儀式中師爺點兵表演的舞蹈。表演時,瑤民穿亮麗的民族服飾,手持點兵棍,青壯年男女群起涌動,圍著篝火載歌載舞,既驅疫又體現瑤族同胞向往美好生活的豐富情感。《點兵棍舞》舞蹈曲調是由瑤民廣為傳唱的一支情歌“啷啷溜唉、啷啷溜……”改編而成,既抒情又粗獷,舞蹈動作柔情剛勁,時而舒緩抒情,時而激情熱烈,盡情揮灑,溶入了熱烈的舞蹈體育動作,極富藝術感染力。《點兵棍舞》曾參加1991年江西省首屆少數民族文藝調演,獲創作二等獎;參加第六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拉薩分賽場開幕式文體表演獲表演三等獎;參加2002年贛州市文化局主辦的全市舞蹈調演獲二等獎。隨著外出務工人員的增多,現在瑤民已基本不跳了,跳《點兵棍舞》的人員則是全南縣劇團專業演員和部分學校藝術團。這份珍貴的遺產很值得細究,值得慶幸的是2007年9月經贛州市人民政府批準已將其列入贛州市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全南陂頭鎮瑤族村完整地傳承了瑤族民俗。全南縣有關部門及一些專家學者如黃文華、方賢芬、譚知真、曹曉蕓、廖小鳳、曾愛娣等,也積極地挖掘整理當地豐富的民族、民俗文化資源,對“花棍舞”“跳盤王”、瑤歌等瑤族民俗文化進行深入挖掘,打造以穿瑤族衣、吃竹筒飯、看花棍舞為主要內容的“瑤族風情一日游”線路,并與廣東韶關、始興等的旅游資源串成一線,吸引省內外游客,感受瑤族風情,以保護、傳承與發展瑤族民族文化,促進瑤族經濟發展。

  六、結語

  全南瑤族是分布在江西南部的少數民族,當地保留有瑤語及特色鮮明的民族文化,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瑤族村的民居建筑文化、服飾、飲食、民間歌舞等民俗文化也發生劇烈變化,應汲其精華,挖掘整理,分類保護與傳承,合理利用,促使瑤寨經濟文化有序發展。

  參考文獻

  [1]李錦云.堅守與調適:乳源過山瑤傳統文化傳承研究[D].中南民族大學,2018.
  [2]徐祖明.過山瑤文明進程中的生存智慧[J].廣西民族研究,2016(1):108-115.
  [3]徐黎明.讓百年瑤族村恢復傳統風貌——樂平浯口鎮瑤沖村保護特色文化打造美麗宜居環境[N].江西日報,2019-03-21.
  [4]周露丹.乳源瑤族族群認同與“過山瑤”身份建構——基于粵北乳源瑤族村落的田野調查[J].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集刊,2018(1):48-70.
  [5]譚知真.紅土地上的“吉普賽人”——江西全南過山瑤紀實[M].南昌:二十一世紀出版社,2017:102.
  [6] 陳聲年,王靜.瑤族村里聽新謠[N],江西日報,2019-04-10.
  [7]納日碧力戈.中國山地民族歷史記憶的再思考[J].黔南民族師范學院學報,2015,35(5):6-7.
  [8]聶森.“瑤傳道教”的儀式功能及其象征意義——基于貴州東南部過山瑤村寨的田野調查[J].宗教學研究,2016(4):165-169.
  [9]邱婧,王琴.口頭詩學與日常瑤歌——基于當代粵北瑤歌變遷的文化人類學考察[J].民族藝術研究,2015,28(6):16-22.
  [10]李筱文.瑤山起舞——瑤族盤王節與“耍歌堂”[M].廣州:廣東教育出版社,2008:132.
  [11]曹曉蕓.藝術奇葩民間之魂——談江西全南瑤族花棍舞的美學價值[J].黃河之聲,2011(23):82-84.

  注釋

  12019年8月21日入瑤寨調研前,筆者將調研提綱“全南瑤族村與始興瑤族通婚情況”發給村干部委托統計,當天收到該統計表,計有娶入嫁出、姓名、出生年月、文化程度、職業、夫家姓名、子女情況等信息,娶入或嫁出大多是互有親戚關系,以王、鄧、邵、趙三姓為主,有的夫妻為同一姓氏;其中始興瑤女嫁入到瑤村12人,年齡跨度為1948-1996年;全南瑤女嫁出到始興10人,年齡跨度為1963-1988年。這娶入或嫁出的22對夫妻中,有王姓13人,鄧姓11人,邵姓9人,趙姓6人,其中夫妻同姓氏的有3對;另有晁姓2人,官姓1人,還有一位姓氏不詳。可以看出過山瑤族內婚的痕跡。
  2贛州地區文化局編《贛南民歌集成》,內部印刷,1983年,第2頁。
  3他說原有6本,其他幾本下落不詳。據同去調研的全南縣文化館干部方賢芬說有7本,全南縣組織部人才辦譚知真主任說有5本。

    曾曉林.基于田野調查的江西全南瑤族民俗文化變遷[J].江西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19,21(04):30-3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怎样看股票k线图买 群英会任二计划 山东11选5一定牛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福建快3开奖视频 陕西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质和走势图 四川体彩金7乐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官网 股票指数最高点 连续3天下跌的股票 华东15选5今晚预测号码 同花顺在线股票行情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幸运农场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