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在職碩士論文 > 同等學力碩士論文 > 法學碩士論文

我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法律制度整合探析

時間:2020-02-21 來源:上海師范大學 作者:潘名月 本文字數:8529字
  摘要
  
  我國《民法總則》確定了宣告失蹤與宣告死亡并存模式,并建立了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然而在實務操作中,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形同虛設,制度缺陷明顯。但學術界對該問題的研究甚少,因此本文以該制度為研究對象,從民法體系化的角度出發,重新審視該制度在民法典中的作用,通過與其他國家相關財產代管制度的比較研究進行系統化的分析,試圖對我國當前的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進行整合,在吸收借鑒各國經驗的基礎上,構建一個相對完善的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

我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法律制度整合探析
  
  本文正文從第二章開始,第一部分介紹了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理論基礎,任何制度的構建都離不開理論基礎的支撐,因而此部分介紹了宣告失蹤財產代管人的理論基礎、歷史淵源和各國立法模式的選擇對財產代管制度的影響,目的是在這些理論基礎之上更好的構建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本文第三章闡述了我國現有制度體系下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的現狀和不足之處,提出此論文研究的必要性,只有明確了我國法律體系的不完善之處,才能在后文針對性的提出解決方案。本文的第四章介紹了域外各國與宣告失蹤財產代管制度有關的財產代管制度,試圖通過對其他國家各類財產代管制度的介紹,從中吸取經驗教訓,以各國的優秀法律成果完善我國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本文的第五章是這篇論文的重點之處,力圖擴大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的申請主體,允許以檢察院為代表的公權力申請法院設立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并規范財產代管人的設立方式和選任標準,具體規范了財產代管人的履職內容,明確其權利義務,構建財產目錄公示機制。當然,構建一個相對完善的監督機制和財產代管人的變更機制也必不可少。綜上,本文希望通過對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研究,引起學屆對該問題的重視和研究,共同構建起一個相對完善的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
  
  關鍵詞:  宣告失蹤、財產代管制度、監督機制。
  
  Abstract
  
  Our country's General Principles of Civil Law have established the coexistence mode of declaration of disappearance and declaration of death, and established the property agency control system for declaration of disappeared persons. However, in practice, the property agency control system for declaration of disappeared persons is null and void, and the system defects are obvious. However, there are few studies on this issue in academia, so this paper regards this system as the research object,reexamines the role of this system in the civil cod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systematization of civil law, and makes a systematic analysis through the comparative study with other countries 'property surrogate control systems, trying to integrate the current property surrogate control system of declared missing persons in our country,in order to absorb and draw lessons from each other. On the basis of national experience, a relatively perfect proxy control system for the declaration of missing persons 'property should be established.
  
  The main body of this paper starts from the second chapter. The first part introduces the theoretical basis of the property escrow system of the declaration of missing person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ny system can not be separated from the support of the theoretical basis. Therefore, this part introduces the theoretical basis,historical origin and the influence of the choice of various national legal models on the property escrow system, in order to better construct the property escrow system of the missing person on the basis of these theories. The third chapter of this paper expounds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shortcomings of the property escrow system of declaring missing persons under the current system of our country, and puts forward the necessity of this paper. Only when the imperfections of the legal system of our country are made clear, can the solutions be put forward in the following article. The fourth chapter of this paper introduces the property escrow system related to the declaration of missing property escrow system of foreign countries, trying to improve the property escrow system of the declaration of missing people in China by introducing various kinds of property escrow systems of other countries and learning from the experience and lessons. The fifth chapter of this paper is the focus of this paper, trying to expand the application subject of the property escrow system for declaring the missing person, allowing the public power represented by the procuratorate to apply for the court to establish the property escrow system for declaring the missing person, standardizing the establishment method and selection standard of the property escrow person, specifically standardizing the performance content of the property escrow person, clarifying its rights and obligations, and constructing Property directory publicity mechanism. Of course, it is also necessary to build a relatively perfect supervision mechanism and the change mechanism of Property Custodian. To sum up, this paper hopes that through the study of the system of property escrow for the declaration of missing persons, the academic circles will pay attention to and study this issue, and jointly build a relatively perfect system of property escrow for the declaration of missing persons.g persons.
  
  Key words:   declaration of disappearance, property agency system, supervision mechanic。
  
  緒論
 
  
  第一節 選題背景及選題意義。

  
  在實際生活中,有些公民下落不明、沒有音訊,在戰爭期間這種情況較多,但在和平時期這種情況也是屢見不鮮。據各地情況反映,下落不明有各種各樣的情況和原因,例如,因災荒(地震、水災)而離家出走,精神病人走失,也有的因家庭糾紛或者為躲避債務而離家出走,等等。短期內下落不明問題不大,如果長期下落不明,就會引發一系列的人身問題和財產問題。為解決由于自然人長期下落不明而造成的民事權利義務長期不確定的狀況,需要規定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它是一種不確定的自然事實狀態的法律確認,目的在于結束失蹤人財產關系的不確定狀態,保護失蹤人的利益,兼及利害關系人的利益。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 2017 年 3 月 15 日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自 2017 年 10 月 1 日起施行,其第四十二條至第四十四條對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人進行了規定,對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主體和權利義務進行了初步明確。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條對申請宣告失蹤的程序和管轄進行了規定,第一百八十六條對宣告失蹤的公告進行了規定,但是對失蹤人的財產代管人的改任監督等問題的規定不夠健全。本文通過對各國財產代管制度的研究,對我國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提出建議,力求構建一個更加完善的宣告失蹤財產代管制度理論體系。
  
  一 理論意義。
  
  宣告失蹤與宣告死亡制度是民法體系中為解決自然人因下落不明而導致的影響社會經濟秩序穩定的制度。羅馬法中并沒有設置相應的宣告死亡制度,只有關于自然人失蹤之后為保護失蹤人財產權益而設定財產代管人的零星規定。最早中世紀注釋法學派以宣告死亡為研究對象,直到后來德國普通法才將該制度以法律條文的形式進行確立。各國依據不同的立法政策,選擇不同的立法體例,進而相繼詳細規定了該制度。我國《民法總則》同時確立了宣告失蹤與宣告死亡制度,與此同時還構建了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然而在實務操作中,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實際應用較少,制度內容不夠完善,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屬于擺設。由于學術界對該問題的研究較少,關注度較低,因此本人選擇該制度為研究對象,從民法體系化、規范化、健全化的角度出發,深刻論證該制度在民法體系中的作用,并對我國目前的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進行基礎構建。
  
  二 實踐意義。
  
  我國采用宣告失蹤與宣告死亡并存的模式,宣告失蹤達一定期限后,并不必然導致宣告死亡的結果,這就使得宣告失蹤之后至宣告死亡之前這段期間,宣告失蹤人的財產及權利義務都處于不確定狀態,這種不確定狀態如果長期持續,將不利于社會關系的穩定,也將有損與失蹤人有利害關系的第三人的合法權益,因此法律有必要對自然人失蹤后的財產代管制度進行詳細規定,使得該制度在司法實踐中有法可依,保護自然人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秩序和社會關系穩定。
  
  根據對其他國家有關法律體系的研究發現,雖然設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已經是我國法律的一大進步,也是這次《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的一大亮點,但是我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相關規定并不詳細,財產代管人的主體、權利義務、責任和監督機構等制度規定急需完善,與其他法律制度的銜接存在很多問題。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有關宣告失蹤的程序的實用性不強,也未對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進行詳細規定,使得財產代管制度在現實社會實施中存在著很多問題,直接導致司法實踐可操作性不強,浪費司法資源。
  
  第二節 國內外理論研究現狀。
  
  一 國內理論研究現狀。
  
  1、失蹤的概念研究。
  

  李靜堂認為,失蹤指公民離開自己的住所或居所而生死不明的狀態。所謂“生死不明”,即不知去向,杳無音訊,厲害關系人和有關法院不能證明其存亡,對于這種既無死亡證明,又無足夠認定死亡事實的“生死不明”者,如果作為生存者對待,其財產關系和身份關系將長時間處于不確定狀態,這不利于民事法律關系和法律秩序的穩定。于是法律規定在一定條件下,通過法定程序宣告該生死不明者失蹤,使其與利害關系人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得到確定。這就是宣告失蹤制度。①梁慧星認為,宣告失蹤是指自然人離開自己的住所下落不明達到法定的期限,經利害關系人申請,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宣告其為失蹤人的一項制度。自然人的失蹤將影響到與其相關的法律關系,并使這種關系處于不確定狀態,為了調整由失蹤引發的不穩定狀態,保護相關當事人利益,有必要設定相應的補救制度。通過設定宣告失蹤制度,由人民法院確認自然人失蹤的事實,從而能夠結束失蹤人財產無人管理以及應當履行的義務不能得到及時履行的不確定狀態,有效保護失蹤人和利害關系人的利益,維護社會經濟秩序穩定。
  
  2、檢察機關成為申請宣告失蹤的主體問題研究。
  
  吳斌在《論自然人宣告制度的條件及其民事責任的承擔》一文中認為支持檢察院作為申請宣告失蹤和宣告死亡的主體之一,其理由為:西方發達國家已有成功先例,而且我國臺灣在修改“民法典”時也特別規定檢察官可以作為申請人。
  
  檢察院作為國家公權機關,在維護國家、集體和他人合法權益方面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因而檢察院等公權力機關可以在特定情況下有限的介入。
  
  ②梁慧星在《民法總論》中認為,現實生活中存在一些失蹤人并沒有利害關系人,或者雖然有利害關系人但由于某些不當目的或懈怠而不愿申請失蹤宣告或死亡宣告的情形,可以參考我國臺灣地區“民法”第八條的規定:“失蹤人失蹤滿7 年后,法院得因利害關系人或檢察官之申請,為死亡之宣告。”為貫徹死亡宣告制度設立的目的在于終結失蹤的自然人的法律關系長期處于待定的狀態以及維護社會秩序的穩定,特別設立檢察官為申請人。梁慧星建議若失蹤人并不存在利害關系人,或者雖然存在利害關系人,但卻由于各種不當原因怠于提出死亡宣告或失蹤宣告申請的,由人民檢察院介入并申請。③陳元雄在《民法總則新論》一書中認為,支持者觀點是檢察院可以作為公平正義的代表而擔任申請人。反對者觀點為失蹤人家屬若不愿宣告失蹤或死亡,并對其平安歸來持有期待,此時若由檢察官出面申請宣告其失蹤或者死亡宣告,顯得不近人情。④尹田在《民法典總則之理論與立法研究》一書中認為,檢察院若享有宣告失蹤或死亡請求權是公權力對民事私領域的干預,必須要有充足且合理的理由,只能在若不請求宣告失蹤或者死亡將會損害國家利益或者他人利益時進行介入。⑤王利明認為宣告失蹤主要涉及失蹤人財產的管理和對債權債務的清償,產生的仍然是民事法律后果,一般不涉及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因此原則上不應當允許檢察機關作為申請人。
  
  3、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法律地位問題研究。
  
  關于財產代管人的法律地位,即財產代管人究竟是代理人還是保管人我國學者有不同見解:
  
  王利明在《民法總則研究》一書中采用“保管人兼指定代理說”,認為財產代管人既是財產保管人也是指定代理人。作為財產保管人,負有像保管自己財產一樣的注意義務,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宣告失蹤人財產權益損失的,應當承當相應的損害賠償責任。由于財產代管人是由法院指定的,所以具有指定代理人的性質,財產代管人有權在法律授權范圍內代理宣告失蹤人進行特定的法律行為,如清償債務或接受債權。①梁慧星在《民法總論》一書中采用“管理說”,認為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僅是對失蹤人的財產進行管理,并不涉及宣告失蹤人的人身權利。管理的內容,包括保管、維護、收益以及必要的經營行為和處分行為。法律要求代管人在保護、維護、收益時,盡與管理自己財產同一之注意;在進行必要的經營和處分時,應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
  
  4、宣告失蹤財產代管人的訴訟地位問題研究。
 
 

  我國《民法總則》未對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人的訴訟地位進行規定,僅規定財產代管人應當妥善管理失蹤人的財產,維護其權益。支付失蹤人所欠稅款、債務和應付的其他費用。
  
  王利明建議參鑒訴訟擔當理論,民法上的權利主體或法律關系以外的第三人,以自己的名義,為了他人利益或者代表他人利益進行訴訟,目的在于主張一項他人享有的權利,從而成為訴訟擔當人。失蹤人的財產代管人對失蹤人的財產管理權來自法律的授予,因此屬于“法定的訴訟擔當”。這種訴訟擔當是一種特別的需要而非一般形態,但依訴訟擔當理論取得訴訟地位的財產代管人成為訴訟法中的正當當事人,因此可以成為相關訴訟中的原告或被告。②尹田在《論宣告失蹤與宣告死亡》(載《法學研究》2001 年)指出代管人的法律地位主要是:①代管人應該支付失蹤所欠稅款、債務和應付的其他費用(《民法通則》第 21 條第 2 款)。如果拒絕支付,債權人可以將其列為被告(《民法通則意見》第 32 條第 1 款)。②有權要求失蹤人的債務人償還債務如果債務人拒絕,可以作為原告提起訴訟(《民法通則意見》第 32 條第 2 款);③ 如果“不履行代管職責或者侵犯失蹤人財產權益的,失蹤人的利害關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財產代管人承擔民事責任”(《民法通則意見》第 35 條第 2 款);④對于被監護的失蹤人來說,代管人享有代理權(《民法通則意見》第 30 條第 2 款、《民法通則第 14 條)、“保護…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民法通則意見》第 30 條第 2 款;《民法通則》第 18條第 1 款)。①史尚寬在《民法總論》一文中指出代管人的“應訴之能力”和“起訴之能力”是管理權行使的內容之一。
  
  5、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與其他法律相關法律制度銜接問題研究。
  
  尹田在《論宣告失蹤與宣告死亡》指出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與其他法律相關制度的銜接存在問題。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以下簡稱為《婚姻法》)第 23 條規定,“父母有”“保護”“未成年子女的權利和義務”。依據文意解釋,它無疑包括“財產的管理權”該“管理權”不應該因為被監護人失蹤而受到影響。依據《民法總則》第 19 條、第 20 條、第 21 條的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全部或部分民事活動由其監護人代理該代理權也不應該因為被監護人失蹤而受到影響。《婚姻法》第 13 條的規定,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可以“共同管理”權,該“共同管理”權也不應該因為夫妻一方失蹤而受到影響。也就是說,在被監護人失蹤或精神狀況正常的夫妻一方失蹤的情況下,由于存在著法定的管理人,原則上就不應該任命財產管理人。而且,在失蹤人離開住所或居所之前如果依據《合同法》第 397 條的規定而委托他人處理事務的情況下,依據《民法總則》第 5 條的規定,原則上也不應該再任命財產管理人。而《民法總則》第 42 條至第 46 條不問有無法定管理人和委托管理人,一律任命財產代管人。由于宣告死亡并非以宣告失蹤為前提,因此在利害關系人只申請宣告死亡的情況下,是沒有財產代管人的。
  
  6、失蹤人的財產代管人的權限和責任明確問題研究。
  
  尹田在《論宣告失蹤與宣告死亡》指出只有明確地賦予代管人以管理權、一定范圍的代理權、費用償還請求權、損害賠償請求權乃至報酬請求權,只有明確地賦予扶養權利人以使用權、收益權乃至處分權,也只有明確地責令代管人承擔制作財產目錄義務、報告義務、在管理過程中盡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等,才能有效地實現失蹤人、失蹤人的扶養權利人、失蹤人的財產管理人之間的利益統一當然,監護人的監護權和夫妻對共同財產的管理權之內容也應該同樣地完全起來。
  
  【由于本篇文章為碩士論文,如需全文請點擊底部下載全文鏈接】
  
  二 國外理論研究現狀
  
  第三節 研究思路與研究方法
  
  第四節 創新與不足
  
  第一章 理論基礎、歷史淵源與立法模式選擇
  
  第一節 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理論基礎

  一 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前提條件
  二 財產代管行為的性質爭議
  三 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設立原則
  
  第二節 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歷史淵源
  一 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起源
  二“不在人保佐制度”
  
  第三節 立法模式的選擇對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啟示
  一 法國推定失蹤與宣告失蹤模式下的財產代管制度
  二 德國宣告死亡模式下的財產代管制度
  三 意大利三級混合模式下的財產代管制度
  四 各國立法模式對我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啟示
  
  第二章 我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現狀評析與不足之處
  
  第一節 我國立法現狀及評析

  一 《民法總則》規定及評析
  二 《民通意見(試行)》、《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及評析
  三 臺灣的立法現狀
  
  第二節 我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不足之處
  一 申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的主體范圍狹隘
  二 財產代管人的履職內容不明確
  三 財產代管人的變更機制不健全
  四 監督機制的缺失
  
  第三節 完善我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必要性
  
  第三章 域外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立法借鑒
  
  第一節 域外財產代管制度的立法內容及借鑒

  一 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的職務內容借鑒
  二 不在人保佐制度對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借鑒
  
  第二節 域外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監督機制借鑒
  一 監督人制度
  二 行政官署或法院監督制度
  三 親屬會議監督制度
  
  第四章 完善我國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建議
  
  第一節 明確財產代管人的設立標準并擴大申請主體

  一 財產代管人的選任標準和設立方式
  二 擴大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的申請主體
  
  第二節 明確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人履職內容
  一 規范財產代管人權利義務
  二 建立財產目錄公示機制
  
  第三節 完善財產代管人的變更機制
  一 賦予法院變更財產代管人的職權
  二 財產代管人的設立與變更采用相同的訴訟程序
  三 財產代管人的設立與變更均采用裁定文書
  
  第四節 建立完善的監督機制
  一 自然人監督為主
  二 法院監督為輔

  結語

  我國《民法總則》雖然規定了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但其內容并不完善,僅設立了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地基,該制度的框架體系仍需繼續構建。

  構建一個良好的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不僅要擴大申請宣告財產代管人的主體范圍,還要明確設立財產代管人的標準,在此基礎上,以清晰的法律條款明確財產代管人的權利義務內容,以此規范財產代管人的行為。設立財產代管人年度報告機制和財產目錄公示制度,維護宣告失蹤人利益的同時保護其利害關系人的財產權益,對穩定社會經濟財產秩序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對于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來說,監督機制有效的防止了財產代管人不規范的履職行為,防止其以不良目的使用或侵占失蹤人的財產。法院作為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中最重要的角色,擁有很多權利的同時也承擔了很多義務,賦予法院更改財產代管人的權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雖然本文對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的構建提出了幾點建議,但構建一個完善的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并不僅僅局限與此,如何進一步完善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并將其與我國其他民事制度相銜接,這還需要學界共同探索。我國的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還處于框架階段,急需法律規定予以補充,構建一個相對完善的法律體系。但我國學界對于此項制度還并未有足夠的重視,致使此項制度的構建路程停滯不前。可以明確的是,宣告失蹤人的財產代管制度的構建不是憑空捏造的,而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各國法律制度的體系上構建的。無論該制度如何構建,不可避免的是要明確財產代管人的權利義務范圍和違法責任,構建與之相對應的監督機制和改任機制。如此才能構建一個相對完善的法律體系。我國宣告財產代管制度的完善還需要學界共同努力構建。

  參考文獻

    潘名月. 宣告失蹤人財產代管制度研究[D].上海師范大學,2019.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赛车图片 大盘股票 排列5走势图专业版 福建体彩22选5开奘结果 华人博彩策略 3d三毛图库好运彩 明天那个股票涨停 体彩飞鱼53期开奖结果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管家 浙江11选5对应奖金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 中国软件股票行情 连码是什么数字 山东11选5遗漏 安徽快3时时彩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