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資本主義論文

國外左翼加速主義的核心內容及其嬗變

時間:2019-10-22 來源:廣東社會科學 作者:劉秦民,馬希 本文字數:10662字

  摘    要: 自2013年, 以《加速主義宣言》發表為標志, 國外左翼加速主義學者提出了以實現全面自動化來實現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路徑。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 (1957-1958年手稿) 》中提出“機器碎片”思想, 提出資本主義自動化是對人在物質生活領域和精神領域里發生的雙重異化。左翼加速主義對資本主義的引擎采取了一種新的批判態度, 他們認為應該保留資本主義的社會設置, 引導資本主義加速的方向, 以此來重思加速主義的政治。

  關鍵詞: 加速主義; 自動化; 新左翼;

  2008年伊始的全球資本主義金融危機,以及伴隨而來的西方政治動蕩事件,催生國外左翼理論的復興。而其中視角最為獨特的左翼思想當屬左翼加速主義思想。盡管加速主義 (Accelerationism) 這個術語在科幻小說中,由羅杰·澤拉茲尼 (Roger Zelazny) 在《光明之王》 (Lord of Light, 1967) 中創造。但是學術化的“加速主義”誕生伴隨著《加速主義宣言》 (2013) 、《消極的速度:加速主義與資本主義》 (2014) 、《創造未來:后資本主義———一個沒有工作的世界》 (2015) 、《加速主義者:閱讀加速主義》 (2014) 這四部書的出版而確立,形成以斯爾尼塞克 (Nick Srnicek) 、威廉斯 (Williams) 、諾伊斯 (Benjamin Noys) 等理論家為代表人物并相互呼應的加速主義思想體系。左翼加速主義思想以馬克思主義思想為基礎,借鑒了瓜塔里和德勒茲的后結構主義思想,將加速主義政治、社會、經濟、哲學批判與后資本主義分析結合起來,成為對當今資本主義批判的獨樹一幟的觀點。加速主義學者指出馬克思主義包含非常豐富的加速主義批評思想,對全球社會治理具有重要價值,通過分析馬克思主義當中的速度與發展、速度與實現共產主義等問題進行了闡釋。將倫理思想推進到唯物歷史觀,推動馬克思主義與發展動態運動的結合,展開對當今資本主義社會的加速主義批判。

  一、馬克思主義包含了豐富的加速主義批判觀點

  加速主義學者認為馬克思主義包含著豐富的加速主義觀點,馬克思看到了自動化對于解放的力量,在《德意志形態》中,馬克思寫到:“沒有蒸汽機和珍妮走錠精紡機就不能消滅奴隸制”1。加速主義學者認為,在馬克主義理論中,自由或共產主義的領域只有在現代機械工業的巨大生產力提供必要性的領域時才會出現。而對于科學的革命的精神,馬克思在給盧格的信中寫到:“我們并不是說”,“停止斗爭吧,你的全部斗爭都是無謂之舉”,“而是給它一個真正的斗爭口號”“向世界指明它究竟為什么斗爭”2。加速主義學者認為在當今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主義的背景下,真正的“自由”只有在“必要的勞動力”停止的情況下才開始超越物質生產領域,沒有現代性的加速和技術收益的重新部署和價值超越,就沒有資本主義的解放。

  馬克思的加速主義批判思想是一種對歷史的“唯物主義”分析方法。加速主義學者認為馬克思指出了加速導致異化的根源,即自然關系異化為貨幣關系。“使自然科學從屬于資本,并使分工喪失了自己自然形成的性質的最后一點假象。它把自然形成的性質一概消滅掉 (只要在勞動的范圍內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它還把所有自然形成的關系變成貨幣的關系。”1進一步說,就是資本主義有反對自身的力量,馬克思、恩格斯認為資本含有“解構”其自身的傾向:其一,資本主義制度本身具有的對封建制度的解構力量,“凡是它滲入的地方,它就破壞手工業和工業的一切舊階段”,“資本”是自動體系,“資本”造成了大量的生產力,對于這些生產力來說,私有制成了它們發展的桎梏;其二,資本主義的自動化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緩和勞資矛盾,但是,自動化并沒有消滅工人的剝削,反而將工人的自然力量固定在機器力量中,工人失去了對個體發展的選擇性,資本生產的自動化的目的并不是資本家主動推動的,而“完全是由于對勞動的需求和工資的提高引起的”,這項發明使機器勞動增加了一倍,從而把手工勞動減少了一半,使一半工人失業,因而也就降低另一半工人的工資;這項發明破壞了工人對工廠主的反抗,摧毀了勞動在堅持與資本作力量懸殊的斗爭時的最后一點力量1,分工無止境地增多,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工人只有在一定的機器上被用來做一定的細小的工作才能生存,成年工人幾乎在任何時候都根本不可能從一種職業轉到另一種新的職業1。要解決人類真正發展的問題,不能僅僅著手于價值觀念的轉變,而應該從變革社會的社會生產力、從經濟基礎著手。
 

國外左翼加速主義的核心內容及其嬗變
 

  馬克思的加速主義批判思想是一種對歷史的“辯證”的分析方法。左翼加速主義學者認為,在《1957-1958年經濟學手稿》關于人與自動化機器的關系的片段3,是馬克思“最公開的加速主義寫作”4。資本主義誕生的兩百年對人類歷史而言,是一個被加速主義占領的兩百年5。歷史唯物主義對歷史持一種“辯證”的分析方法,認為人和生產之間存在一種辯證關系,技術是如何于社會變革的步伐一致。一方面,人與生產之間是不可分離的,人和生產是不可分離的,人作為自然人的關鍵在于參與生產,人的社會屬性在勞動中產生、發展,即勞動創造了人。在資本主義生產加速的過程中,也創造出新的革命階級,這是一種反對資本主義的根本性力量。“大工業卻創造了這樣一個階級”,這個階級在所有的民族中都具有同樣的利益,在它那里民族獨特性已經消滅,這是一個真正同整個舊世界脫離而同時又與之對立的階級。大工業不僅使工人對資本家的關系,而且使勞動本身都成為工人不堪忍受的東西1。另一方面,勞動生產又反作用于人,改變人對時間的看法、對技術的看法、對自身發展的看法、對未來的看法,這就是加速主義學者指出的,過于快速的生產改變了人本身。資本主義帶來的生產加速并不能減輕對工人的剝削,資本與勞動者之間的根本矛盾沒有改變。馬克思認為一條規律把勞動力的價值限制在必要的生活資料的價格上,另一條規律把勞動力的平均價格照例降低到這種生活資料的最低限度上。這兩條規律像自動機器一樣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對工人起著作用,用它們的輪子碾壓著工人1。根據馬克思的思想,資本主義本身將成為它所釋放的生產力進一步發展的障礙。在發展的某個階段,社會的物質生產力與現有的生產關系發生沖突,從生產力的發展形式來看,這些關系變成了束縛。資主義通過剝奪勞動成果來否定工人的存在,但這導致了資本主義可以通過“否定否定”來推翻資本主義的情況,加速主義在這里中找到了它的起源。

  馬克思主義的資本主義批判理論中包含對資本“無限制加速” (加速主義) 的全方位批判,涉及價值批判、制度批判、生態批判等。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辯證法就是具有科學發展理念的辯證法,這種辯證法是科學解決社會發展與速度關系的方法。加速主義學者將其血統追溯到馬克思,認為馬克思希望通過加速來“超越資本主義的價值禁錮”,斯爾尼塞克和威廉斯聲稱馬克思與尼克·蘭德一起,是加速思想的典范4。

  二、對加速的新定義

  對加速的研究和邏輯常常是先研究物理存在,較少涉及其社會存在的維度。關于時間和速度是否存在實體存有爭議,速度是否符合牛頓定律的性質或者特殊性6。社會科學的“速度”是以“社會時間”的概念為基礎,這種社會時間與自然科學的時間感是分離的,甚至與之對立7。加速主義探討的是社會速度的問題,維希留 (Paul Virilio) 描繪了速度的多重效果,形象地提出了未知的敵人,速度的非位置,空間的否定,永久的狀態緊急情況等精辟的詞匯表達了時間壓縮8。沒有獨特的絕對時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人時間度量,這取決于他的位置以及他的行動方式9。在加速主義批判思想中,對“加速”主要有以下四種理解:一是認為一味地“加速”是資本催生的否定自身的力量。二是認為社會加速是客觀的,是人對社會急速變化的感受,與資本主義的客觀結構密切相關。三是認為社會加速是美學主觀與客觀的統一,速度成為衡量事物變化的唯一指標。四是認為社會加速是客觀性與歷史性的統一,如果離開社會實踐,社會加速便不會存在。有學者提出新技術正在產生新的加速時間,從而極大影響人們對于機會、限制、機動性、信息、圖像等的理解7。因此,在當今資本主義中,社會組織的結構以加速為中心,因為“時間就是金錢”,因此社會組織的目標為在一段時間內尋求最小化時間或最大化活動,即產生了“加速主義”。

  作為批判哲學,加速主義批判思想首先要解蔽被資本主義的“加速主義”前提。20世紀60年代早期,阿爾杜塞放棄對“非哲學”的堅持,追求理論內部的“總問題”。這啟發了加速主義學者對于資本主義的看法,他們將加速作為分析的元問題來考慮。為什么“一切都越來越快”?加速主義學者在新世紀嘗試著回答這個問題,將這個問題放在倫理、哲學視野的范圍內來加以考察。昆汀·梅拉蘇 (Meillassoux, Quentin, 2008) 認為當今資本主義社會進入了“超混沌”,時間和空間極大延伸,遠遠超過大多數人類時間尺度,大量分布在地面空間中,人類無法立即體驗。因果關系的鏈條過于復雜,而且相互交織,為了理解當下的狀況,人們被迫理解困難的抽象10。受這些條件的影響,人們生活在無情的環境和金融危機攻擊之下,不斷發現自己處于危機狀態。危機已經成為一種長期的,看似永久的存在,人們以矛盾的方式生活在一種永恒的狀態中,但從未解決這些痙攣和矛盾。在資本主義框架內,加速永遠不會達到高潮,相反,它們是無休止的,無限期推遲的。

  三、當今國外左翼加速主義思想和核心內容

  (一) 解蔽思想預設———加速主義成為資本主義的主線

  如果我們遵循左翼加速主義思想,認為加速主義貫穿在資本主義的一條主線,因此,加速主義的范疇遠遠超出了“新資本主義文化”的范疇,那么,我們應當將加速主義理解為一種新的資本主義的狀況,表明新的勞動形式———自動化生產正在形成。要理解后資本主義的狀況,并且對這樣一種新的資本主義社會程序就做出分析,需要對加速主義的思想預設進行系統研究。換句話說,進入自動化機器決定人類勞動形式的狀況,對“緊迫的當下”的形成和理解的探究,將會更新對馬克思的雙重異化批判理論的認識。“真正的經濟———節約———是勞動時間的節約 (生產費用的最低限度———和降到最低限度) ”,“而這種節約就等于發展生產力”11。不過,我們在這里談論加速主義不能僅僅理解為快速的變化,應該避免誤解,左翼加速主義學者不是反對加速,回到慢速的前工業時代。相反,左翼加速主義學者主張在思考自動化和平臺的使用之外,如何能占有自動化技術和平臺等設置7。

  (二) 資本主義加速的被動與“時間”的有限性的矛盾

  伯恩施坦曾經在1898年《崩潰論和殖民政策》顯現了其對社會主義的短視,提出“社會主義的最終目標是什么?”“我 (伯恩施坦) 非常缺乏愛好和興趣”,因為,“運動就是一切”12,所謂運動就是社會的總運動,他認為社會運動等同于社會進步。伯恩斯坦修正主義思想關于社會速度的看法與新自由主義暗含的單向度理性不謀而合,盧曼指出資本主義社會系統衍生出了這種單向度理性,即純粹的維持資本主義系統的緊迫性———進化,要么繼續,要么停滯13。對于資本主義而言,將變革優先于停滯是建設性的。《歷史時間的挑戰與責任》強調資本主義體系無法在視野上超越“短期主義” (short-termism) 。這種短期主義與三個方面的矛盾相聯系:內在的“不可控制性”,這來源于其社會新陳代謝控制模式的對抗本性;競爭與壟斷間永久的辯證關系;雖然有經濟全球化的趨勢,但是無法在全球層面實現政治的整合。因此,新自由主義展示出對計劃的極度厭惡。這些矛盾的結果就是浪費與破壞的最大化,其標志就是人類勞動的不斷貶值,利用率的降低,金融寄生主義的迅速膨脹,核毀滅的日益威脅,野蠻主義的擴張14。桑內特 (Richard Sennett) 也觀察到由于快速產生的結果的壓力太大,“新資本主義”組織更珍視現在,“即時性的微小任務變成了重點”15。

  加速主義學者認為技術發展的加速步伐不是自主的,它取決于資本擴大其剩余價值來源的精益方式,打破過程中的技術和地理障礙。馬克思認為“節約勞動時間等于增加自有時間,即增加使個人得到充分發展的時間,而個人的充分發展又作為最大的生產力反作用于勞動生產力。”11但是,“加入資本的生產過程以后”,勞動資料的“最后的形態是機器”,或者更確切些說,即“自動的機器體系”,“這種自動機是由許多機械器官和智能器官組成”,“工人自己只是被當作自動的機器體系的有意識的肢體”11。自動化起著如此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資本主義中,生產力的動態沖動可以被視為社會變革的主要機制。資本主義在其力量與生產關系之間的特殊系統性矛盾中獨一無二,其發展和社會化生產力的前所未有的動力———尤其是工人階級的形式———不斷并且不斷將這個矛盾推向極致,資本的自我擴張,有時甚至會破壞生產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加速主義批判思想是一種強調資本主義本身內在動力的新方法,而不是提倡資本主義的增長。

  (三) 以價值的方式規范加速是實現社會主義的重要路徑

  加速主義的起源簡單地說,加速主義是馬克思主義思想中的信念或傾向,認為資本主義走出資本主義的唯一出路是加速資本主義在其追求中打破現有結構的傾向。諾伊斯從對1968年五月風暴后,受到法國哲學的影響,概括了他對資本主義未來的理解,創造了“持續的否定”一詞。德勒茲和瓜塔里的《反俄狄浦斯》、利奧塔的力比多經濟學和鮑德里亞的象征交換和死亡的思想,這些學者都提出了對解放道路的見解,試圖論證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生產的真正障礙是資本本身”的路徑問題。加速主義學者認為可以通過改變資本發展的方向,使得資本主義產生反對自己的力量,激化資本主義本身,他們認為這種傾向就是有價值導向的加速度。諾伊斯認為“無限制的加速”可以批判后福特資本主義的冗繁的規范性自詡,但是新自由主義的興起表明積累的加速度并不會導致解放。

  理解最終目的的加速對理解諾伊斯關于加速度的地位很重要,諾伊斯在《惡性速度:加速主義與資本主義》一書中,認為資本主義作為一種超越,以加速消滅了前資本主義世界,“加速主義是一個開始”16。他在《啟示論的強調與加速危機》17中提出要像馬克思那樣相信資本自身存在固有的解放力量,“不要從好的舊東西出發,而是要從壞的新東西出發”,資本主義擴張包含解放的動力與可能性,因而要對采取樂觀主義的啟示論態度,加速這一進程,扭轉這一過程的最終目的,以最終超越和取代資本主義。這種從馬克思主義唯物歷史觀出發的加速主義論調與哈特、奈格里的立場相得益彰,均認為資本主義擴張存在壓迫和解放相互交織14。勞倫斯 (Michael R.Laurence) 認為,利用加速主義的政治策略是有問題的,因為它強化了加速主義和批判力量的脫鉤,因此提供了一個政治上無能為力的理論。如果要克服資本主義,必須克服資本主義的主題,必須通過否定和階級斗爭來建立共產主義或后資本主義主體18。

  四、左翼加速主義思想的嬗變

  左翼加速主義思想的發展,按照歷史發展的維度,主要分為一下幾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十九世紀中晚期-20世紀,加速主義思想的萌生。他們面對資本主義的全球化過程中注意到:資本主義全球化的過程中的加速擴散的特征,“時間加速了”,“但是,這一加速過程很久以前就開始了”19。在這個時期,加速主義針對資本主義現代化,對其中的時空思想變遷特征進行了概括。雖然,“Accelerationism”一詞最早出現在科幻小說當中,但是很多哲學家都有加速主義思想,例如馬克思、尼采等都不同程度指出了資本主義加速與人的發展的斷裂。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 (1957-1958年手稿) 》中體現了“機器碎片”思想,“科學通過機器的構造驅使那些沒有生命的機器肢體有目的地作為自動機來運轉,這種科學并不存在于工人的意識中,而是作為異己的力量,作為機器本身的力量,通過機器對工人發生作用。”3。馬克思記錄了工人使用工具作為假肢器官以放大和增強人類認知和身體能力 (勞動力) 和機器生產的恰當說法之間的重大轉變,將后者與一體化的“自動機器系統” (自動機) 聯系起來其中,作為工業過程的自然知識和控制取代了“直接的勞動手段”。在這個系統內。工人越來越成為一個假肢:機器不是讓機器動起來,而是使工人動起來,讓他成為“強大的有機體”的一部分,一個受其精湛技藝或“外來力量”影響的“有意識的器官”20。個人被納入一種新的機械文化,接受適合其世界的習慣和思維模式,并且不可逆轉地被重新主張為社會存在。著名的《有閑階級論》作者托爾斯坦·凡勃倫 (Thorstein Veblen) 提出了科學和技術變革的起義性質問題,作為他對現代資本主義發展的演化分析的一部分 (壟斷的出現) 。對于凡勃倫來說,不是無產階級,而是技術階層,科學家和工程師,最終成為革命力量所在,凡勃倫看到了機器的革命力量傾向21。在這個階段,學者們注意到了大工業的速度因素,但是由于這個時期大工業社會的副產品———加速尚未完全展示出來,所以學者們并沒有將其作為認識社會的批判維度,這是加速主義思想的萌芽階段。

  第二階段,自20世紀初至20世紀70年代中期16,隨著資本主義現代性問題涌現,針對資本主義加速的批判系統思想開始出現,這是加速主義從無到有的過程,該階段以Accelerationism的出現作為標志。加速主義一詞最初是由羅杰·澤拉茲尼 (Roger Zelazny) 在小說《光明之王》 (Lord of Light, 1967) 中創造。當然,這些文本是加速主義產生之后,重新審視的結果。亞當斯 (Adams, 1904) 在《加速的法則中》根據他對十九世紀八十年代變化的觀察,提出“300年來從未沒有發生過如此革命性的變化”。22齊美爾 (Simmel, 1903) 在《貨幣哲學》一書中認為現代社會的速度有了更加強勁和永不止息的提高,貨幣提高了生活節奏23。馬里內蒂 (Marinetti, Filippo Tomaso, 1966) 1909年在法國《費加羅報》發表《未來主義宣言》,提出“永恒的,無所不在的速度”,機器象征著人類對自然的征服,展現了資本主義的新美學。德勒茲和瓜塔里在《反俄狄浦斯:反俄狄浦斯和精神分裂癥》 (Anti-Oedipus:Capitalism and Schizophrenia, 1972) 一書中,指出資本主義釋放出解碼、脫域社會形態的特殊力量,那么這些力量具體是什么?何為具體解構資本主義的路徑?德勒茲和瓜塔里認為資本對生產具有無限渴望,應解構這些資本主義價值觀、“去加速這個過程”,以實現資本主義解域24。羅馬俱樂部在1972年出版的《增長的極限》用計算機模擬出資本主義最終會掏空其物質積累25,打破了指數增長的線性樂觀主義。在這個階段,加速開始成為社會學家、未來學家等學者關注的維度,并且對加速產生的原因進行了關注,加速主義開始成為社會批判眾多維度中的一維。

  第三個階段:20世紀70年代中期-20世紀末,這是加速主義開始獲得學術地位,以加速社會學、時間社會學、空間地理學、德勒茲和瓜塔里思想作為滋養左翼加速主義理論的重要來源。諾伊斯認為德勒茲的“柏格森主義”是一種加速主義雛形,在《反俄狄浦斯》 (1972) 中指出只有通過現存的多元現實的激進化才能產生新的現象,加速解轄域化,因為現存的現實不可能破裂26。對于德勒茲和瓜塔里來說,資本主義總是違背其內在限制,通過俄狄浦斯網格的'機器'解碼的欲望流的重新轄閾化,面對資本的解體,正如尼采所說的那樣,要退出這個過程 (資本主義轄閾化) ,但要更進一步,“加速這個過程”24。這個階段以保羅·維希留 (Paul Virilio) 創立的競速學 (dromologie) 27詳細研究現代社會中速度的強迫性邏輯,從世界歷史的角度考察了加速,認為加速過程中的契機能形成較快者優勢,空間時間的決定性被速度空間取代。這是以加速作為視域系統透視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并且維希留從加速的政治角度,提出技術加速與軍事加速相互整合、相互補充的趨勢,為左翼加速主義思想的發展、成熟奠定了基礎。但這一階段的加速研究,還是圍繞著社會現象進行描述以尋求共情,并沒有形成體系化的、直指資本主義制度的批判面向。

  第四個階段:21世紀初-現在。加速主義成為具有體系的學說。以羅薩、威吉曼、奈杰爾 (Nigel) 等一批學者,針對當今資本主義的新變化,從技術的加速、社會變化的加速、生活節奏的加速三個層面對資本主義加速進行了系統、猛烈的抨擊,代表著作有《高速社會———社會加速、力量和現代性》 (Hartmut Rosa and William E.Scheuerman, 2009) ,《社會加速:現代性的新理論》 (《Social Acceleration:A New Theory of Modernity》,2013, Hartmut Rosa and Jonathan Trejo-Mathys) 。在《消極的持久性———對大陸哲學的批判》一書中,諾伊斯將accelerationism作為一個學術術語,用于指稱“新自由主義的生產主義” (neo-libertarian productivism) 26,如果資本主義本身產生解體力量,那么必然要使資本主義本身激進化,而且越糟糕越好,這種趨勢稱為“加速主義”26。2013年,以威廉斯和斯爾尼塞克在法律批判思想 (Critical Legal Thinking) 網站上發表了《加速主義宣言》 (Manifesto for an Accelerationist Politics) 一文,此宣言啟發西方學界熱議,著名的左翼學者瓜塔里也在此網站上發表對加速主義的評論。隨后,威廉斯、斯爾尼塞克、本杰明··諾伊斯相繼發表了《惡性速度:加速主義與資本主義》 (Malign Velocities:Accelerationism and Capitalism, 2014) ;《創造未來:后資本主義與無工作的世界》 (Inventing the Future:Postcapitalism and a World Without Work, 2015) 、《平臺資本主義》 (Platform Capitalism, 2016) 等代表性著作,補充和豐富了《加速主義宣言》的一些觀點。至此,加速主義成為一個新興的左翼思想流派。

  五、左翼加速主義批判思想的現實意義

  通過上述研究可以發現,左翼加速主義思想的理論光輝與缺陷并存。在當今左翼哲學面臨困惑和危機之際,加速主義學者倡導的方法論具有許多獨特和嶄新的簡介,并具有現實意義。

  加速主義方法論始終關注社會、人的發展狀況,把“加速”作為認識論的一個范疇,又將其作為批判的一個視域,其最終目的不是片面地表達言論,而是積極地關注現代人的發展,致力于增進人的福祉。例如,斯爾尼塞克和威廉斯認為在實現自動化之后,發放普遍基本收入28。在對速度與“善”的追求中,將“善”放在首位,充滿了對人類發展的關懷。

  加速主義學者從現實問題來引入方法論,對現代信息技術、數字技術及整個資本主義文化進行了有意義的探索與重思,對唯科學主義思潮掩蓋下的加速問題的消極影響有敏銳的洞察。加速主義學者從一個角度集中反思了后資本主義社會的哲學、特征和發展現狀,其具有后馬克思主義特征的加速主義方法論有助于我們以新的視域分析、探究、審視當下資本主義的社會問題。

  左翼加速主義批判思想對于我國當前對于社會治理的速度和發展理念有著重要的啟示意義。鄧小平同志指出,只重視量的增長,就會導致盲目追求產值和速度。發展速度不要攀比,不要搞一刀切。29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報告中,出現“加快” (35次) 、“加速” (1次) ,“快速” (1次) 。從十九大報告內容結構出發,類似“加速”的表述方式全面滲透到經濟、社會、科技、文化、政治中。當今中國步入新時代,在樹立正確的速度觀方面,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首次提出“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30。這就將發展的目的放在速度前面,以目的引領速度,新時代的馬克思主義速度觀跳脫出了加速主義的怪圈,唯有如此,我們才能進一步地理解馬克思最初所說的“一切等級和固定的東西都煙消云散了”31。

  注釋

  1 (3) (4) (5) (9) (10)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54、194、47、47、194~195、75頁。
  2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418頁。
  3 (31)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771~793、774頁。
  4 (11) Avanessian&Mackay, Accelerate:The Accelerationist Reader.Falmouth:Urbanomic, 2014.p.9, 353。
  5 夏瑩,《青年馬克思是怎樣煉成的?》,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9頁。
  6 Stephan K9rner, Kant, Harmondsworth:Penguin, 1955, p.33.
  7 (16) (19) Hartmut Rosa and William E.Scheuerman, High-speed society:social acceleration, power, and modernity.University Park: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2009, p.180, 179, 349-362.
  8 Paul Virilio, Speed and Politics, New York:Semiotext (e) , 1986.
  9 Steven W.Hawking, A Brief History of Time.New York:Bantam, 1988, p.33.
  10 Quentin Meillassoux, After Finitude:An Essay on the Necessity of Contingency.Cornwall:Continuum, 2008.
  11 (24) (25)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107、107~108、90頁。
  12 [德]愛德華·伯恩施坦:《社會主義的歷史和理論》,北京:東方出版社,1989年,第195頁
  13 [德]于爾根·哈貝馬斯:《現代性的哲學話語》,曹衛東等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04年,第420~422頁。
  14 (28) 復旦大學國外馬克思主義與國外思潮研究國家創新基地,復旦大學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心、復旦大學研究院:《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報告 (2010)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446、26頁。
  15 [美]理查德·桑內特:《新資本主義文化》,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10年,第32、30頁。
  16 (34) Benjamin Noys, Mglign Velocities:Accelerationism and capitalism.Winchester:Zeros, 2014, p.103-104, 1.
  17 Apocalyptic Tones and Accelerating Crisis, http://historicalmaterialism.org/conferences/sixth-london-conference/sessions-an, 2010/5/13.
  18 Michael R.Laurence.“Speed the Collapse?Using Marx to Rethink the Politics of Accelerationism”, Theory&E-vent, Vol.20, No.2.
  19 [英]恩·貢布里希:《寫給大家的簡明世界史---從遠古到現代》,張榮昌譯,南寧: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3年,第177頁。
  20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83頁。
  21 [美]凡勃倫:《有閑階級論:關于制度的經濟研究》,李華夏譯,北京:中央編譯局,2012年,第277~279頁。
  22 [德]哈特穆特·羅薩:《加速:現代社會中時間結構的改變》,董璐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52、54頁。
  23 [德]西美爾著,《貨幣哲學》,陳戎女等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02年,第408頁。
  24 (40) Deleuze, Gilles and Félix Guattari, Anti-Oedipus, trans, Robert Hurley, Mark Seem, and Helen R.Lane 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83, pp.239-240.
  25 [美]D.梅多斯等:《增長的極限》,于樹生等譯,北京:商務出版社,1984年,第92~94頁。
  26 (42) (43) Benjamin Noys.The Persistence of the Negative:ACritique of Contemporary Continental Theory, Edinburgh: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10, p.61, p.55, p.5.
  27 Paul Virilio, Vitesse et politique:Essai de dromologie.Paris:Editions Galilée, 1977.
  28 Nick Srnicek&Alex Williams, Inventing the Future:Postcapitalism and a World Without Work.London:Verso, p.80.
  29 中共中央宣傳部理論局:《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巡禮》 (上)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93頁。
  30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30頁。
  31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75頁。

    劉秦民,馬希.當今國外左翼加速主義思想研究[J].廣東社會科學,2019(05):68-75.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喜乐彩 千炮捕鱼达人内购版 河北快3 申城棋牌主页 网上买彩票 北京十一选五任4技巧 天天捕鱼金币怎么打到上亿 体球网即时指数 163皇冠足球比分网 彩83苹果 新疆十一选五 捕鱼达人3d攻略 河北快3助手 不赚钱把健康分享给顾客也是种美德 博远棋牌跑路 极速快3